《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8章「游二狗」和「小捲毛」

幾人躲在暗處,眼看天快黑下來,也沒有想到能脫身的萬全之策。

按理來說,這個地方雖然不及蘭都管理嚴苛,但也是有縣丞的,這麼皇而堂之的抓人,不會不管。

不過奈何被派遣到這兒的,多半都是稍有些財力,想要用官家身份傍個身,靠些油水度日子。

先不說血煞和生死門有沒有給些好處,即便是不給,誰會願意在這山高皇帝遠的地方,為了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冒生命危險。

自然是能避則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我記得我們休憩的客棧,不是十二營的驛站嗎,既是同門,他們總該幫忙通個信增援吧。」

靳游川站在門口轉了一圈,晃着手上的扇子,步履依舊不緊不慢。

肖敏和姜山對視了眼,動了下下巴,倚在窗邊,用指腹摸着杯沿。

「靳公子有所不知,我們十二營雖然都是鏢師。但也有等級之分。一般來說,銀二以上,多半不會來此,等級低的一些,也都為保本職,不會和我們交涉太多。換句話說……」

「換句話說,就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覺得要是等級高的人死一死,自己升級還能輕鬆些。怎麼不想想,我們不過也是營內的冰山一角。連光明正大的法子都贏不過,還想靠掉餡餅,跟外面那些爭玄玉圖的蠢蛋一樣,想着守株待兔。」

姜山和小五是認識久了的,她什麼脾氣清楚得很,自然對她刀子嘴習慣了的,只是怕靳游川聽的心窩疼,想着如何說的好聽些。

「姜兄弟不必緊張,我倒是覺得肖姑娘說話坦率,不轉彎抹角,而且針砭時弊。不過,日後還是不要在外人面前說的如此直白,免得被有心人聽去,成了把柄。」

「我又不傻,這裡又沒他人。」

靳風聽她這話揣摩了片刻,嘴角微揚,肖敏想起了什麼,緊忙道,

「我的意思是,你一個,他一個,誰看上去想長心眼兒的,全當我自言自語了。」

也不知道她今天是怎麼了,總覺得不敢瞧這紈絝,一聽他說話就忍不住接。

不過不說別的,他長得倒是挺好看的,體態要比那些整日無所事事的公子哥纖瘦,但又不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羸弱。

身量倒像是衣架子一般,竟能把那些桃紅柳綠的花外衫穿的硬是看着順眼。

令我堂堂肖五爺忍不住在內心默念:美色誤人吶。

靳游川看她有些心虛,想着一時半刻也出不去,還不如多聊兩句,

「對了,我上次在鄴北,就聽說肖五爺的名號,若不是你有傷在身,怕是再來個把人都能單槍匹馬殺出重圍。說起來,還是在下的不是。」

她聽出來這傢伙是在恭維自己,剛要開口姜山倒是借了嘴,

「哎,說起這事,還有我一半的功勞,要不是我……嗷!」

肖敏使勁兒踩了他一腳,疼得他縮着身子,舞的正盡興的手指頓住,歪頭轉過去,看見小五掰的手指關節作響,不敢再吭聲。

靳風看了看,知道這事另有蹊蹺。不然麟秀榜上年齡的之類的,是這麼被傳出去的。

「肖姑娘,你說我同你……和姜兄弟,怎麼也算是共患難一場了吧。而且自問,這個問題也並未冒犯,只是委實好奇,你這名聲,難不成……」

「好了好了,姜山,你自己和他說,我心煩得很。」

姜山再三試探了說完不會冒着被擰掉腦袋的風險,把她這誇大其詞的江湖名號娓娓道來。

當初她的確是憑本事拿了第五,只是即便如此,以她當時的年紀,還是難免有些不服氣的來找茬。

因為顧長安和姜山的關係,(主要還是顧長安)才勉強算是能避則避,可是長此以往終究不是辦法。

為了一勞永逸,肖敏絞盡腦汁也不知道怎麼辦,總不能天天應付那些因為擂台沒交手不服氣的人,這樣下去,累也得把自己累死。

正巧和姜山他們出去吃茶,在茶樓里看到說書的,看掌柜給個送戲本的銀兩。

反正她從前無事的時候也經常瞎寫,說不定還能賺筆錢,於是自己寫了戲本,讓姜山找了幾個熟識,幫忙把那戲本傳一傳。

一來二去,三人成虎,也就有了……

「聽說那十二營有個年紀最小的鏢師,力大如牛,直接進了第五。人稱肖五爺。」

「聽說那肖五爺一頓能吃一大鍋的包子,就我家這個,天天都來。」

「聽說肖五爺身長九尺,那身量的衣服都難買,都是我這裡才能做。瞧瞧咱家的布料,結實耐穿。」

「還有我家的鞋……」「我家的馬鞍……」

「兵器都徒手摺斷了好些把,只有我這兒的用的最久……」

她是想震懾震懾同營的,但也沒讓姜山出去吹的這麼離譜,短短几個月,感覺但凡是家鋪子,自己都光顧過。

可是那些店面的老闆,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別說見過買過了。

非但如此,這事還傳到了卜游的耳朵,這下可好,不但銀兩被壓榨,還被師父罰着砍了一個多月的柴,打掃庭院,打水栽樹……

「你還好意思和我提,要不是因為你,我會被家裡那個……長輩訓斥,說我太愛出風頭,還扣了我的俸祿。」

「那不是你讓我出去傳的嗎?」姜山像是受了委屈,站在邊上小聲呢喃。

「別以為我聽不見,我是讓你隨便說說,我是沒想到,你這隨便的程度,驚天地泣鬼神。」說著,肖敏抬手行了個拱手禮,「佩服,佩服……我現在是不敢教你識文斷字,鄙人學識淺薄,實在不敢為汝師。唯恐不及。」

姜山又陷入了雲霧裡,歪着身子湊到靳風旁邊,

「靳兄,小五此言,是何意?」

他瞧了眼對面的肖敏,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