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葬禮》[血色葬禮] - 第1章 弱小的使命

生在一個美麗強大的異界國卻是弱小的存在,不能適應那裡的生活被迫來到現實世界,接受着弱小的使命。

傍晚三個幼嫩的男孩,每天放學並排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都跟隨着一輛豪華車在他們不遠處。

三個男孩的頭髮有着不同的顏色,最大的男孩大概九歲,他的名字叫詭鳴,火紅的頭髮有些凌亂十分耀眼,外表沉着如一個大哥哥一般很照顧比他小的兩個男孩。

較小一些的男孩七歲,一頭烏黑的短髮看上去調皮活潑可愛,他的名字正和他想配,木獰,一點都不安寧。最小的一個只有六歲,天生水靈可愛如一個女孩子般,銀髮細絲裊裊,楚楚動人,傾城真的很傾城,然而傾城就是這個男孩的名字。

黑髮的木獰一手拍了下身邊的紅髮少年,笑嘻嘻的說:「鳴,今天美女阿姨和帥哥叔叔還是不在家么?」

詭鳴的父母在他出生就常常不在家,他很少見到父母同時出現在他身邊。

小時候要麼是父親要麼是母親輪流照顧他,一旦其中一個離開家就是好幾天甚至幾個月不見人。除了吃飯時間其他時間也都見不到照顧他的父母。

從小看着別人家的小孩有着父母陪伴玩耍,他卻只有聽從父母的話呆在家裡或者在家附近一個人玩。

漸漸他長大了,家務活他自己能治理後,他父母就是幾個月見不到人影,他越大就越見不到父母。現在他已近有近四年沒有再見到他的父母了。

詭鳴頭也不回的恩了一聲,走着沒想說話的意思。

「那我去你家陪你吧!你就沒那麼無聊了。」

木獰和詭鳴是幼稚園認識的朋友,他們家只相隔兩條街的距離,常常在一起玩。最開始詭鳴習慣了寂寞不喜歡和他在一起,最後因為木獰天天纏着他玩耍最終成為了很好的兄弟。

詭鳴側過頭看着正笑嘻嘻的木獰。不知道他整天都這麼高興的原因是什麼,那笑着的傻樣還真是天真無邪「不用了,你不回家的話你妹妹櫻會到處找你的。」

「哎呀,不用管她,她就那樣總像自己是老媽,對我管來管去,搞得我活像個她弟弟,她到成了我姐姐。我老爸老媽就更不用說了,一回家准被莫名其妙的亂揍一通。「木獰邊說邊不耐煩的搖頭擺手。

「那是你活該的,誰叫你常常亂來,不揍你揍誰?「這時詭鳴身邊的銀髮男孩開口沒好語氣的說。

這話讓木獰不樂意了,衝到男孩面前雙手捏着他那吹彈可破的可愛臉蛋「你個女孩子懂什麼?我只是和我那些『兄弟』聯絡下『感情』再說就算我沒做那些事,我老媽老爸照樣莫名其妙揍我。」

「什麼女孩子?傾城可是個男孩,還有你那叫什麼聯絡感情?明明就是去打架。回家被揍是因該的。」詭鳴打開木獰捏男孩的雙手沒好語氣的說。

「鳴都這麼說還想抵賴,哼,鳴今天我陪你玩吧。叔叔阿姨不在家的話我天天陪你。」

木獰看着男孩那賣乖,不滿的撇了一眼他沒再說什麼,畢竟他打架一是家常便飯,原因不為別的就為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和那張嘴。多數因為罵臟招別人揍。

詭鳴一腳踢在木獰屁股上,沒好語氣的說閃一邊去,然後疼惜的撫摸着被木獰捏紅的笑臉「不可以哦,傾城的媽媽爸爸見不到你會擔心的,要是你出了什麼事的話,以後你的媽媽爸爸就不會讓你和哥哥玩了。」

銀髮水靈可愛的藍炎傾城,如女孩般的名字完全符合他那美麗可愛的外表。他家有權有勢是個名副其實的貴族。一直跟着他們的那輛豪華車就是藍炎傾城的專屬車。

藍炎傾城和詭鳴認識也是因為一次偶然。

在藍炎傾城四歲的時候,他在大街上邊跑邊哭似乎是被什麼嚇着了,他身後的一大群奴僕和他的父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詭鳴和木獰放學回家看到了,詭鳴他衝到藍炎傾城身前,對着天空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後藍炎傾城就不再哭泣了。就那樣他們也就認識成為了朋友。

藍炎傾城很喜歡詭鳴,老是要和他一起玩,一向坐車上學的他也就與他們步行回家。

剛開始他的父母、奴僕都不願意,可是他執意要這樣他們也沒有辦法,時間久了,只要有詭鳴在藍炎傾城身邊,愛哭的他也就漸漸沒那麼愛哭了,不過偶爾也會哭。

藍炎傾城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