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君一諾》[許君一諾] - 第一章現代灰姑娘

當早上6點的鬧鐘剛發出叮的一聲,杜涵就睜開了眼睛伸手按停鬧鐘。

五分鐘洗漱穿戴好,杜涵開始準備全家四個人的早餐。

她是一名十五歲的初三學生,在老師的眼裡是個各方面優秀絕對可以考上重點高中的女生。

「嗨……」正在煎雞蛋的杜涵嘆了口氣,只有她自己知道,就算自己的成績可以達到重點高中的分數,如果後媽不高興的話,她就會與重點高中失之交臂。

她的父親與後媽是二婚,她的親生母親在生她時難產而死,母親死後沒過幾年父親就找了個漂亮的女人結婚,並生下了比她小三歲的妹妹,杜欣。

杜欣是個可愛的孩子,父親很快冷漠了從小就與別的孩子不同,不哭不鬧面無表情的她。

懂事以後,她明白了自己在杜家的地位,可有可無的前妻的孩子。她開始被後媽與妹妹當傭人一樣使喚,被後媽欺辱凌罵,當她頂着臉上的巴掌印站在父親面前,得到的卻是父親冷漠的眼神和不耐的話語。

杜欣看了眼時間,六點半了,她叼了片麵包離開了家。

這個時候去學校可以複習一會英語,明天就是中考了,她一定要努力,考上重點高中。

知識能改變命運,她一直這樣相信着。

「哎呦,這不是咱們學校的學霸嗎」幾個身影突然出現,攔住了杜涵的去路。

一直低頭背單詞的的杜涵抬頭,面前穿着校服染着彩色頭髮的幾個女生是她所在學校有名的五人不良少女組合。

也是一直欺負她她卻不能反抗的一群渣子。

「這麼早就去學校啊」領頭的女生黃佳走到杜涵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不愧是學霸,這麼用功」

「你有事么,沒事我先走了」杜涵退後一步拉開與黃佳的距離。

「你怎麼還那麼拽」黃佳揚手就給了她一巴掌「你不記打是吧!」

…………

杜涵靠坐在牆角,冰冷的冬天地上的雪還沒有化,她書包里的筆記書本散落一地,它們身上印着腳印,靜靜躺在雪水中。

杜涵仰頭望着天,現在回去換衣服來不及了吧。

這群女人第一次欺負她時她反抗了,但是當班主任通知家長來學校,後媽警告了她,黃佳的父親是父親的合作夥伴,如果她再惹事,就讓她退學。

她明白自己沒有資本,只能拚命的學習,爭取往上爬的機會。因此她學會了迎合後媽,學會了面對同學的欺辱忍氣吞聲,一切,都是為了能夠飛上那自由湛藍的天空。

杜涵將書本一本一本的撿起擦拭。

頂着這一身狼籍和紅腫的臉,她又要被嘲笑了。

…………

「杜涵」一下課,坐在杜涵前面的李雲轉過來,雙手杵着下巴靠在她的桌子上「你的臉怎麼了」

「沒事,不小心磕到了」杜涵抬眼看了眼李雲,埋頭繼續抄寫單詞。

李雲是學校的校草,長得帥成績也好,再加上運動神經不錯籃球打得好,學校很多女生都喜歡他,就連不良少女黃佳也是李雲的愛慕者之一。黃佳一直纏着李雲,每天各種獻殷情,但不知為何李雲一直無動於衷。

她有一種感覺,李雲喜歡她。

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自信從何而來,杜涵心裏嗤笑一聲。

李雲和她相比,就好比天上地下,這樣萬眾矚目的人怎麼會喜歡她這樣毫不起眼的人呢。

「疼不疼」李雲看着面前瘦弱卻堅強的讓人心疼的女孩,伸手去觸摸她紅腫的臉頰,明明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她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呢,只要她開口,他絕對會好好招呼那個欺負她的傢伙。

冰涼的指尖觸碰到發燙的臉頰,杜涵一瞬間的驚訝,然後抬手抵開了李雲的手指,她別過臉「不疼」

「…….哦」李雲有些尷尬的收回手,他乾咳了一聲,然後起身離開了。

杜涵扭頭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似乎沒有人注意到剛才她和李雲的曖昧。

因為李雲的打擾,杜涵沒有複習幾個單詞上課的鈴聲就響起,杜涵扭頭看向窗外,只見李雲像一陣風般超過趕來的老師衝進教室,氣喘吁吁地在座位上坐下。

「同學們請翻開課本113頁」

「杜涵」李雲小聲喚了聲,背靠着杜涵的課桌,反手將手裡的東西放在了杜涵的桌子上。

察覺到的杜涵一邊注意老師的動向一邊拿起紙袋拆開,裏面是個水煮蛋。

杜涵看了眼李雲寬闊的後背,打開了一起放在桌上的小紙條,上面豪放的寫着兩個字『敷臉』

杜涵愣了愣,笑了。

然後她趕緊把那個水煮蛋塞進了抽屜,捧起跟着大家一起大聲讀了起來。

心,撲通撲通,跳着。

午飯時間。

「杜涵,一起去吃飯吧」前面的李雲轉過身,一手靠着杜涵的桌子笑着說。

杜涵猶豫了一下,笑道「好」

平常為了攢錢都不捨得去餐廳吃飯,但今天,就奢侈一下吧。

「哎?」熟悉的女聲在身後響起,一條雪白的手臂圈住了杜涵的脖子「小涵你不是答應中午和我們一起吃飯么,現在怎麼要爽約和李雲去吃飯呀?」

杜涵身子一僵,她什麼時候答應和她們一起吃飯了,黃佳她…….想做什麼?

「是呀」

其他幾個女生團團圍在杜涵桌邊,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小涵你這樣不對啊,怎麼能重色輕友呢」

「大家明明說好一起吃飯的」

「杜涵你和她們說好了一起吃午飯么?」李雲疑惑的看着這幾個別的班的女生,杜涵什麼時候和這幾個不良少女成為朋友了,他怎麼不知道。

那圈着自己的手臂悄然滑下在她的腰側狠狠掐了一下,杜涵咬唇忍住,她抬眼看向黃佳,她卻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李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