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偏執反派後我一路躺贏了》[馴服偏執反派後我一路躺贏了] - 第2章 未來權臣陸禹擎

「娘,我沒事了,你別擔心。」陸相安好久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只是她不太習慣這具身子的音色,奶聲奶氣的,說出來的話怎麼聽都像是在撒嬌。

「好,好……」柳氏一邊應着好,一邊卻喚來了府醫。待確定陸相安已經沒什麼大問題後她才放下心來。

「阿鸞,你告訴娘,可是那兩個大膽的賤婢害的你?」柳氏眉眼一橫,問道。

陸相安的心微微有些沉重。

原主的死,源於一件衣裙。

她衣櫃的最頂層,放着一套精緻的流仙裙,那衣裙價格不菲,原主幾乎花掉了所有的零花錢才買到手的。那是她賣給某個「好姐妹」的生辰禮物,原主格外珍惜。

可是某一日,她發現那衣裙的袖口被撕壞了一點,那衣衫輕薄,定然是洒掃的婢女不小心勾壞的弄壞的。

於是原主直接闖進了丫鬟的屋子,叫罵起來。她蠻橫的厲害,爭執之下被撞傷了頭,丫鬟這才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連忙下跪認錯。可原主依舊喋喋不休,一句要將她送進大牢也被丫鬟聞訊趕來的娘聽到。

女兒進大牢她定然也會受到牽連,原主話音一落便受了一重擊,昏死過去!

好一個死無對證啊,半夜拋屍,也虧得原主任性嬌蠻,離家出走住到好友家去的例子不在少數,要不然這件事怎麼可能瞞得住?

不說原著中有沒有瞞住,至少現在她來了,就定要那母女血債血償,要不然怎麼對得起原主?怎麼對得起被她佔用的這具身子?!

「阿鸞?」柳氏見陸相安面色不對,擔憂的輕喚了一聲。

陸相安自然不會瞞柳氏。柳氏問什麼,她便答什麼。

很快柳氏就意識到了,今日的女兒乖的不像話,若放在以前,發生這樣的事兒,定然在她這個為娘的面前會哭鬧不止。

不過柳氏也沒多想,只當是因為陸相安受了驚嚇,又心疼了好一陣。

又跟陸相安說了會兒話 ,囑咐她乖乖睡覺,柳氏就離開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去幹什麼了。

陸相安枕着手臂,躺在榻上,回憶着柳氏方才同她說話的模樣,深情語氣,只覺得心裏又酸又暖,怪異得很。

竟也分不清是原主的感情還是她的了。

總之感覺還不錯。

陸相安勾了勾嘴角,想着想着便睡過去了。明明昏迷了好久的,也實在是因為這具身子太小,扛不住困意。

一直到下午才醒,隱隱約約的能聽到外面兩個人的談話聲。

「我妹妹醒着嗎?」

「夫人守了小姐一夜,小姐方才醒過來了,夫人走後又睡下了……」

這是……陸禹擎?

記憶中的陸禹擎生性淡漠,對誰都冷,包括她這個妹妹。原主從小就任性,愛胡鬧,總愛跟陸禹擎對着來,但是陸禹擎表面上對她不管不問冷淡至極,但其實還是很關心她的,也總是處處讓着她,可惜了,原主沒看出來。

她記得很清楚,後來陸禹擎位高權重之時,同同僚閑談聊到早夭的妹妹,眉眼帶着難得的溫柔,高冷權臣突然笑了,直接驚呆了一眾同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