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之下》[仰望之下] - 第1章 天香樓

一抹淡淡的月光映照在不起眼的小村落里。

土路上匆匆忙忙行走的人們時不時向後面眺望,老人的嘆息聲夾雜着孩童的嚎啕聲,讓這本恬靜的夜晚布滿了一種恐怖的色彩。

「走遠了吧?追不上來了吧?」一個眉目還算清秀的婦女拍打着自己懷中的嬰兒,麻木的問着旁邊的男子。

男子搖搖頭,「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婦女眼見男子沒有回答她的話,有些着急的又晃了晃他的手臂,見沒有回應,力度又大了幾分。

婦女拉扯中突然感覺一個粗長的東西竟被拉了下來,她疑惑的定睛望去,全身的毛孔卻全然聳立起來。

「啊!啊!」婦女驚恐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斷臂,大叫了起來。

「怎麼了?啊!」

”手,手臂,我男人的手臂。 ”婦女緊緊抱住孩子龜縮在一個角落, ”她來了,她來了。 ”

眾人本想過去安慰一下婦女,但是就在這一瞬間,藏在雲中的月亮卻慢慢出來了。

人群憑藉這一絲光亮,看見了那個成為他們噩夢的女孩。

沒等人們反應過來,一陣接一陣的慘叫聲再一次回蕩在人群之中。

村落的人害怕的擁擠成了一團,一起望着那個身披紅衣的女孩緩緩扔下另一隻手臂。

她似抬未抬的瞅了一眼面前的人群,吸吮了一口食指的鮮血,好像得到滿足似的起身伸了一下懶腰。

滴滴鮮血在女孩的指尖下墜,令人作嘔的殘肢被她隨意踢開,就在這一步一步中,這一聲聲哀嘆中,靠近了那些龜縮的人們。

「該回家了,我的帝國同袍們。」

當空的明月映射出哀嘆中人們的鮮血,惹目的艷紅,濺散在冰冷的石頭上,陣陣悲痛的哭泣,也在最後一個嬰兒閉上眼睛的一刻,徹底安靜。

第二天村落沒了往日的喧囂,沒了嘰嘰喳喳的鳥鳴,只有成群的禿鷲用那尖細的嘴巴向土堆戳去,在這一片毫無生息的土地上,尋找着它們的食物。

……

點點雨滴落在一身不起眼的黑色蓑衣上,即便是雨夜,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彷彿也在宣示着這座城市的繁榮。

「小二,一晚多少錢?」

「您這從哪來啊,一晚5貫錢,快進來吧。」

「謝謝!」

開門的小二有些吃驚的低頭看了一眼,驚奇的發現在那黑色蓑衣下,竟還包裹着一個小女孩,開門的手變的不知所措起來。

「這是我孫女,你別多慮。」說著,黑衣男子就粗魯的推開了門,隨即就把一串錢扔在了小二手裡。

「不敢不敢。」小二接過男子的蓑衣,「客官,您知道我們這臨近京都,最近這世道可不安寧,這上面發話,說要住店,要登記一下籍貫和姓名的,您看…」

「朱天傲,南都人。」

「好嘞,朱…朱爺,您裏面請。」

「爺爺,上面好熱鬧啊,我們去看看好不好啊。」小女孩睜開那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豎起耳朵聽着樓上的嘈雜。

小二一聽這,馬上換上一副笑臉。

「爺,我們這天香樓可是遠近聞名,雖未在京都內圈,可名聲可不小,今天正好是我們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賽,您雖已是爺字輩,可過過眼癮,也是不虛此行啊。」

朱天傲沒有理會小二,只是慈愛的摸了摸小女孩的頭,「燕兒,你如有興趣,咱就去看上一看。」

「嗯嗯!」燕兒從朱天傲的懷中跳了下來,蹦蹦跳跳就上了樓。

朱天傲正在掏錢想買個好座位,突然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