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之下》[仰望之下] - 第2章 賜婚

若煙雨指尖輕輕撫摸着古琴,不時間就傳過一陣優美的琴聲,眾人聽着音樂,那嘈雜的交談聲也隨之消失。

一曲罷,若煙雨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

「多謝諸位賞臉,今日是我天香樓大喜之日,小女子不才,就將自己這琴藝拍賣,願晚宴結束之後,單獨為其彈奏。」

「二千錢!」

「五千!」

「媽的,哪來的窮鬼,三萬錢!」

夏越抿了杯中一口酒,「劉兄,這若煙雨可謂是人中極品,你這初來駕到,不想領略領略這帝都美人嗎?」

「不敢不敢,這種極品佳人只有像公子這種青年才俊才可享用。」

劉歌唱擺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心想,我想要拍下來,可我兜中的錢可全跑你那裡去了啊。

「哦?」夏越輕佻一笑,「照劉兄的意思,爺這種青年才俊要享用青樓的極品?」

劉歌唱雙目睜大,嚇得連忙起身,「不是不是,是我,是我這種土狗才會要,我五萬錢!」

「艹,煙雨小姐今天我要定了!十萬錢!」一個長着驢臉卻有豬一樣身材的男子站了起來,「十萬!爺出十萬!」

劉歌唱有些狼狽的縮了縮手,「公子,您看這..」

「劉兄剛才說要拍下來,還說這種人就是你這樣土狗才會要,你這拍到一半不拍了,難道是說我帝都之人,全是土狗嘍?」夏越用力放下杯子道。

「不是不是,我十五萬!十五萬!」劉歌唱忙再次加價,心裏和吃了幾斤屎一樣難受。

劉歌唱的十五萬一叫出來,周圍瞬間安靜下來。

就算是富家公子滿地走的帝都,也沒什麼人會隨便拿出十五萬錢去約一個不賣身的女子去給自己彈奏一晚上琴,即便這個女子是若煙雨。

「哈哈哈,好樣的,劉兄!我就知道你財大氣粗,多謝你幫我拍下來若煙雨啊。」

夏越突然起身擁抱了劉歌唱,「其實我也是個土狗啊,在佳人面前,爭奪的男人不都如同土狗一般,就看誰錢多,誰就能當那條金光閃閃的土狗了,哈哈哈哈。」

劉歌唱面部明顯抽動了幾下,「這..是啊,都是土狗,都是土狗,我這就是特地拍下來孝敬公子你的。」

「哈哈哈,媽的,敢叫爺土狗,哈哈哈,煙雨姑娘,隨爺上樓吧,爺最愛聽你的琴聲了。」夏越一邊笑着拍了一下劉歌唱的腦袋,一邊向若煙雨走了過去。

夏越作為天香樓的忠實粉絲,若煙雨自然認得,不過對於他,若煙雨一直敬而遠之。

但看着旁邊不敢怒更不敢言的劉歌唱,若煙雨也只好微微欠身向劉歌唱表示歉意,隨罷就和一直大笑的夏越上了樓。

劉歌唱看夏越上樓,再也忍不住踢了一腳桌子,斟上一杯酒獨自喝了起來,周圍還時不時傳來一陣辱笑聲,

「劉公子,一個人喝悶酒啊,我叫朱天傲,咱倆喝兩杯?」朱天傲神不知鬼不覺的坐在了劉歌唱旁邊,自顧自的端起了劉歌唱桌上的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老頭,你找我喝乾什麼,快那涼快到那去,沒看我煩着呢。」

劉歌唱一把搶過朱天傲的酒,接着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呵呵。」朱天傲也不惱,樂呵呵的按住了還想倒酒的劉歌唱,「公子此行,可是為聯姻而來?」

劉歌唱一個手滑把酒杯摔在了地上,「你怎麼知道?」

朱天傲從後背拿出一個金燦燦的令牌,閃爍般的在劉歌唱眼前晃了一下。

劉歌唱瞪大了眼睛,「你是?你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