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之下》[仰望之下] - 第6章 我要買若煙雨

夏悠悠氣的身體上下發抖,一襲紫色的宮廷裙下是一雙引人注目的長腿。

或許是因為天香樓燈光過於絢爛,夏越看夏悠悠腿的時候竟然被反光照了一下眼睛。

”怎麼了!怎麼了? ”

劉歌唱一身酒氣的從樓上的包間走了下來,兩隻眼眯着睜不開,左右臉蛋上都布滿了紅暈,甚至脖子上都有幾個艷紅的紅唇印。

劉歌唱被兩個女子扶着走下了樓,夏悠悠握緊了拳頭,一拳重重打在劉歌唱鼻子上,沒等劉歌唱回過神來,就又是一腳正中人體中部。

”哎呦,我艹,小娘們,下手還挺重,什麼來頭啊,我可是駙馬爺,帝國第一駙馬爺劉歌唱,你聽沒聽過! ”

夏悠悠這身打扮顯然是精心準備的,本想着這第二天再和劉歌唱膩歪一下,誰知洞房剛過,自己剛換完衣服準備去找劉歌唱,就聽說劉歌唱來了天香樓。

”劉歌唱,你真不是個東西,剛剛完婚,你就出去招花惹草! ”

劉歌唱聽見這熟悉的聲音也是瞬間醒酒。

看着一群圍觀的吃瓜群眾和面前的夏悠悠,劉歌唱也不顧什麼尊嚴和面子了,灰溜溜的小跑到夏悠悠面前跪下。

”悠悠啊,我錯了,我鬼迷心竅啊,都怪那個夏越,我剛來到京都就是他老纏着我來這天香樓啊,你也知道,這男人一迷上這個,實在是控制不住啊! ”

聽着劉歌唱這番話,夏越也是氣沖沖站了起來,似曾相識的一巴掌扇在劉歌唱臉上。

”媽的,爺就說你這玩意不是什麼好東西,悠悠嫁給你真是糟踐了,你把爺整進大牢不說,還敢污衊爺,爺打死你! ”

夏越上下齊動,巴掌和腿一起用力,**的大巴掌聲聲響脆,就在夏越想一腳踩在劉歌唱臉上的時候,夏悠悠竟上前抱住了劉歌唱,用身體捂住他。

”悠悠你這是什麼意思?快起來!讓爺打死這個不知好歹的玩意! ”

夏悠悠眼淚嘩嘩流下來。

”越越,咱倆有緣無分,即便是劉歌唱混蛋,他畢竟是我的丈夫,是我的男人,是我的依靠,我求求你別打了,他要真是污衊你,我替他賠罪好嗎? ”

夏越懸空的手突然不知放在何處,他深知帝國傳統就是夫為妻綱,多少男人在家辱罵妻兒、外面尋花問柳,作為女人卻無可奈何。

因為在大烈帝國這個以軍隊聞名的國家,男人,特別是壯年,擁有着高高在上的地位。

”你也這麼想嗎? ”

夏越有些心疼的看着夏悠悠,雖然夏越找過的女人無數,但卻無一例外對他們都很好,自己也曾真正追求過夏悠悠,內心深處也一直認為只有夏悠悠這種女人才能配上自己的身份。

他和夏悠悠也互有愛慕,即便夏越是個花心大蘿蔔,即便他不學無術,即便他們接觸不長,但夏悠悠還是愛上了他,可現在,夏悠悠卻保護着一個欺負她的男人。

”越越,我們倆個有緣無分,我愛過你,我也承認你想娶我也是出於一些目的,這些我們暫且不談,你可曾想過你打了他又怎樣,在這帝國之下,在我父親的仰望之下,你我,皆是玩偶罷了。 ”

夏越收回了手,他沒辦法反抗帝國,也沒辦法改變傳統,和夏悠悠說的一樣,自己也不過是夏通天的玩偶,自己打了劉歌唱又能怎樣,夏悠悠畢竟不屬於他。

”回屋! ”王明這時走了出來,一把摟住夏越,夏越是他們五少的頭領,他見不了夏越這種無力感,更見不了夏越竟然為情所困。

”長公主,駙馬爺,你們是帝國的象徵與牌面,這煙花之地,的確不符合你們的身份,還請你們回去吧。 ”王明不卑不亢的說道。

夏悠悠神情複雜的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