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之下》[仰望之下] - 第7章 馬車暢談

怪不得京都總流傳夏越有些神經問題,他的腦迴路總是和別人不太一樣。

對一個東西感興趣了,就是直接搶走,不和別人商量,今天趕上是夏越講點道理,還給五萬錢,要不講道理,早就拍拍巴掌砸店了。

”公子,我若煙雨雖說步入風塵,可依舊敢說守身如玉,在這天香樓賣藝也屬實是迫不得已,我只是攢夠我的賣身錢就回歸平常百姓了,你又何苦這樣! ”

夏越饒有興緻的扭頭看着若煙雨。

”一日步風塵,終生風塵人,若煙雨,爺給你面子是因為你臉蛋漂亮,和漂亮女人爺從來不講道理,若你今日非要講道理,那也無妨,那你說說,哪一個平常百姓,可以留下你這昔日的青樓頭牌! ”

若煙雨貝齒咬緊了紅唇,一雙無處安放的小手用力攥着裙子。

”從了吧,小娘們,咱夏王爺也是你這常客了,咱可是看着夏王爺稀罕的你不得了啊,哈哈哈。 ”張三大聲的起鬨道。

”這常說人生得意莫過於洞房花燭夜,這夏王爺給不了你夫妻之名,卻可以給你夫妻之實啊,哈哈哈。 ”張四也是附和道。

”夠了! ”若煙雨轉身拿起一把割羊肉的小刀架在脖子上。

”公子,小女子並非剛烈之人,可也絕不這般受辱,你若不放我離開,我就死在你面前! ”

”死就死唄,我喜歡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心。 ”

夏越絲毫不畏懼,還隨手拿起了和若煙雨一個桌子上的小刀,自顧自割起羊肉吃。

”哥哥,差不多行了,帝國美女無數,沒必要為難她啊。 ”妙兒此時也是出來勸阻,拽着夏越的衣袖想帶他離去。

夏越輕輕擺下了妙兒的手,搖搖頭道, ”爺是皇族,自我出生到現在這麼多年,也沒有這幾日受到的委屈多,上位因為一個賤商打我入牢,夏悠悠還是因為那個賤商離我而去,今天!爺親眼看見他入的你的房間,為什麼他滿脖子紅唇印出來的,你說!爺哪裡不如他! ”

若煙雨甚至都沒有思緩, ”如果公主晚到一會,可能小女子已經和姐妹們一起隨劉公子入寢了。 ”

夏越聽到這,沒忍住一刀子扔了過去,若煙雨卻很巧妙的躲到了一邊。

”夏王爺,我也聽劉公子說,你被貶了,甚至幾日後還要去涼都充軍,小女子勸你還是回去準備一些暖衣,那邊可冷啊。 ”

夏越被氣的全身抖動,不斷往上頂的怒火讓他一直處於大喘氣,恥辱!天大的恥辱!

”媽的!爺要殺了你,爺要殺了你個賤人,一個青樓女子和一個賤商,竟敢侮辱我,你們都該死,都該死! ”

”夏越!你已經不是王爺了,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公爵之子,你不給我活路,我又何必恭維於你,一口一個夏王爺叫着,實際上只是一個只會欺凌弱小,在天牢卻被一個死人嚇到嘔吐的孬種! ”

夏越轉身從張三腰中拔出長劍,嚇得眾人忙齊齊後退,就在夏越衝鋒的時候,林妙兒一把抱住了夏越。

”哥哥不要,不要,你是王爺時都不能隨意當街殺人,現在就更不能了,哥哥,你要冷靜啊。 ”

林妙兒眼淚汪汪的望着夏越,夏越看着一臉決然的若煙雨,身子一下軟了下來。

左手無力的把劍丟落在地下,自己所隱藏的身份,自己所隱藏的尊嚴,在被若煙雨全盤托出後,夏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夏越請回吧! ”

若煙雨見其已經把劍扔到地上,自己說話也變得更加硬氣。

”妙兒,我還能再像以前那樣,叫自己爺嗎? ”

妙兒還未回答,若煙雨就插嘴道, ”你若還稱爺,自然無所謂,可惜,你已經當不起這個字了! ”

”你閉嘴! ”妙兒這次比夏越爆發還要快。

”堂堂皇族之人,即便名號已廢,越哥哥依舊是公爵之子,即便充軍,依舊是你們在場之人遠遠無法觸及的存在! ”

林妙兒把夏越護在身後, ”帝國皇族威嚴,豈是爾等可以踐踏的! ”

若煙雨語塞的望着眼前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