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之下》[仰望之下] - 第9章 下馬威

夏越這麼多年都沒聽到過幾次災禍之兵,更多的時候只是在聽書的那裡看那些說書先生把災禍之兵當故事說。

可無論什麼人,什麼嘴,災禍之兵,始終代表着悲哀與戰爭。

”之前聽說過,但這一陣子,聽的更多了。 ”

夏越有些支支吾吾的,即便自己想要變得鎮靜一點,可還是對這個話題有些畏懼。

”災禍之兵,這個令無數人又厭惡又恐懼的存在,卻是當權者眼中的利器,反之是倍受人們推崇的福音之兵,讓當權者不太感興趣。 ”

三王爺一邊說著一邊緩緩挪動着一天擦一遍的佛像。

夏月本來還打直的腿在看見佛像後面的東西時,兩個腳竟開始不聽使喚的扭曲了起來。

”這,這是?這是什麼! ”

”踏雲乘霧吞日月,碧水洪潮食蛟龍,災禍之兵,殘食! ”

三王爺本來略顯憂傷的臉上布滿了一種說不上來的殺氣,這種殺氣並不是在死人堆中凝聚而來,而是來自於三王爺手中的一把鐵扇。

這把扇子長九寸五,扇面十八擋內的兩根褐色的大骨淡淡有一抹紅色,十六根小骨則是墨綠色。

扇子打開後,其頂端還齊齊展露出一排小尖刀,扇上赫然畫著一副饕餮食禽圖,再一合上,尖刀則全部隱藏回扇面,兩條扇子上的白青色玉帶還微微下垂而來。

”這不是天徹帝國的東西嗎?怎麼會在我們家? ”夏越震驚的看着三王爺展示着殘食。

傳聞災禍之兵自帶靈性,大烈帝國的 ”哀嘆 ”好殺戮,天徹帝國的 ”殘食 ”好吞噬,一把劍是喜歡沾滿鮮血,而一面扇則是喜歡割斷肉體。

”世事無常,人生難免大起大落,你來到這人世間畢竟不過十餘載,為父覺得你平常雖紈絝,也不過是小打小鬧,畢竟你娘走的早,我也不過是希望你安安穩穩做個快活王爺,瀟洒度過這一生啊。 ”

夏越有些陌生的看着自己的父親,三王爺此時說的話,讓夏越感覺到的不是感動,而是一種未知的催熟**,他這番看似真摯的話語,在夏越看來,卻有些強行催情的感覺。

”罷了罷了,孩子。 ”三王爺又恢復到往常的模樣,安靜的坐在那長藤椅上輕輕搖晃着。

”這就是上位一直不肯放過我們,卻也一直不殺我可能的原因啊。 ”三王爺有些難過的閉上了眼睛。

”上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戰爭狂人,在他眼中唯有侵略才可以揚名帝國,這災禍之兵,我實在不忍給他啊。 ”

夏越靜靜的看着三王爺,即便他有一萬個問題想問,但還是忍住了。

”我與上位本在年幼時是最好的兄弟,本來我是老三,他是老四,我們都無緣於皇位,我也是這麼想着,所以無所太高奢望,只求着一生安安穩穩,快快樂樂。 ”

三王爺停頓了一下,緊接說到, ”可能是我無能,上位年幼時便英勇無雙,多次隨先皇征討四方,他也因此受封南都十三郡一百三十城,可他不滿足啊,不知他用什麼辦法,竟在先皇征討北方回來後,突然用雄厚的財力,集結數十萬鐵騎橫掃我帝國北方,他,他這弒君弒父啊! ”

說到這時,三王爺不自覺的眼淚流了下來。

”這把殘食,就是先皇征討天徹帝國,意外收穫留給我的,這種武器,令世人所不齒,這麼多年天徹帝國也不敢大肆尋找,我也從未和人說起,不知是上位念及同窗親情還是打探到消息我這有這把神兵,他一直都是供奉着我,卻一直不讓我入朝為職啊。 ”

夏越這一瞬間恍然大悟,他終於明白了夏通天是怎麼回事了,結合鐵牛和自己父親的話,他明白了,這夏通天是一個只為帝國和自己的動物,在他眼裡根本沒有情誼,任何的一切只是為達到他目的的手段。

不知道是因為鐵牛的言語,還是因為眼前父親的華雲,讓夏越感覺到,自己引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