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落盡緣客歸》[煙雨落盡緣客歸] - 第10章 殘障的生活方式

  三天後等顧思煙病好了,李臣帶着她一起回京。
  回到王府,下人都很好奇王爺帶回來的姑娘,畢竟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就連前王妃他們也只是聽說卻從未見過。
  各個翹首以盼的看着,誰知王爺下了馬車橫抱着一個被斗篷包裹住嬌小的人兒,連臉都沒露出來。
  全王府的人都看得出王爺可心疼帶回來的姑娘了,估計王府將會有新的女主子了。
  脫了斗篷見她還未醒來,李臣合衣抱着她再睡一會。
  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悠悠轉醒。雖然還沒完全清醒但是知道自己被那個熟悉的味道包圍着:「王爺,我們還沒到嗎?」
  顧思煙睡得小臉微紅,唇兒晶瑩剔透,糯糯的聲音讓李臣覺得欺負她是每天的必行一事。
  「早到了,看你睡得香,沒叫醒你,現在都響午了,起來用膳吧!」
  下人們魚貫而入的把午膳擺好,李臣就抱着小白兔一口一口的喂她,「我能自己吃嗎?王爺!」
  李臣根本不理她,只管做自己的,繼續喂。
  顧思煙嘆了一口氣完全不能溝通,只能接受這種殘障的生活方式。
  吃完飯,李臣牽着她到處走走,熟悉一下府里的情況,走到一半見風有些大,李臣想去屋內取件披風給她,握着她的柔荑輕聲道:「等我一下。」
  顧思煙含情脈脈的點點頭,李臣剛走不久,只見身穿青衣的男子緩緩走近來,男子很年輕,生的眉目如畫,美如冠玉。他細細的打量着她卻無半點冒犯之意只是好奇並拱手道:「在下李梓晨,王爺的好友。你是李臣帶回來的姑娘吧!難怪啊……難怪……」
  顧思煙垂眸,屈膝還禮。誰知踩了裙擺重心不穩,李梓晨本能的伸手虛扶了下。
  倏爾一陣寒風吹過,一聲劍鳴銳利,眼前有什麼閃過,李梓晨一聲悶哼,彎腰扶住了小腹。他的雙手,沾滿了鮮血。
  被眼前景象驚呆了的她被一個力道拉過來,跌跌撞撞地撞在一個冰冷的懷抱里。她沒來得及想什麼,只看到李梓晨一手鮮血,心裏頭就開始湧上慌亂,想奔過去扶他,「李公子……」然後,一把劍,架在了她脖頸上,顧思煙登時僵住。
  她轉頭,對上幽靜若海的眸子,她顫聲,「王……爺……」
  他的劍,往她脖頸壓一分,疼痛感立顯。顧思煙僵硬着身子,一動不敢動。雖然她剛剛恢復的身體被鬧得搖搖欲墜,可在李臣面前,她不敢軟下去。
  「我跟你說過什麼?」狠戾的眼神看着她。
  「不能給別人碰,可是……可是……我是不小心……要摔倒,李公子是好心扶我。」
  「我知道,要是他是有心扶你,估計這會手都沒有了。」語氣中夾雜着一股暴戾。
  顧思煙跟李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