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 - 第2章 造虐啊!她好像又調戲貓了

「叮!本次支線任務隨機觸發,獎勵不定,請宿主積極探索劇情!

特彆強調:倘若宿主一直未完成任務,女主怨恨值可能會反彈哦。

最後,祝宿主遊戲愉快!」

夕瑤,不,她現在是卓希瑤了。

她入戲很快,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後,朝領頭刀疤臉走了過去,「喂,」

刀疤臉拚命地往後縮着身子:你不要過來啊!.jpg

此刻,他的身體幾乎被折成了90度,臀部死死地卡在牆體里,只稍微動彈一下,就痛的撕心裂肺的。

「要殺要剮隨你便!」

刀疤臉見逃不過,梗着脖子嘴硬,「我們混道上的,最講究一個「義」字,無論如何是絕不會出賣僱主的!」

「老大!」

此話一出,一眾小弟們瞬間敬佩地看向刀疤臉,眼含熱淚,

「老大,你太仗義了!以後小弟一定誓死追隨!」

卓希瑤默默彎腰,從腳下撿起了一根鋼管,在刀疤臉面前站定。

小手一擰。

咔嚓一下,將實心的鋼管彎成了U型。

刀疤臉:「 =͟͟͞͞(꒪⌓꒪*)?」

「好漢饒命!」

刀疤臉認慫得相當快。

眾小弟:「???」

「好漢饒命啊!~我坦白,我交代,」

刀疤臉對上卓希瑤泛着冷意的血色雙眸,哭喪着臉,

「但是我也不知那人叫什麼,只聽出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挺年輕的,自稱姓許。」

「你誤會了,」卓希瑤神色微妙:「我不是要問你指使人是誰。」

這個事情,不出意外應該是她的好妹妹卓初雪的手筆,她沒什麼好問的。

小說里都這麼寫。

刀疤臉:「?」

「我就是想找你借點錢,買點吃的。」

說著,卓希瑤不由分說地,從他身上翻出一個錢包,拿走了一大疊鈔票,在綁匪震驚的目光中,又遲疑地抽出一張最小的放了回去。

綁匪看着錢包里僅剩的1毛錢:「……」

系統:「……」

習慣了。

卓希瑤收好錢,哐當一下將鋼管扔到地上,拍拍手就轉身往外走。

走到外面的時候,卓希瑤就發現四周荒無人煙,離京都差不多十萬八千里。

別說吃的了,鬼影都沒一隻。

跑了這麼遠才找到這麼一個絕佳的獨棟廢棄小樓,想想綁匪也不容易。

卓希瑤煩躁地嘖了一聲,她好餓!

沒有妖力,儲物空間里吃的和飛行器也拿不出來,她好煩!

原著里,女主沒有成功逃脫,被虐打得奄奄一息的時候,男主出現了。

但綁匪卻暗示污衊這是女主自導自演的一場苦肉戲,男主因此憤恨地離去,愈加厭惡女主。

後來女主被幾人拍下不雅照,發佈到網上,引起全網黑。

卓希瑤回顧了完劇情。

嘖嘖兩下,卓初雪這女人可真夠狠的啊!

「叮,觸發支線任務:洗白女主綁架一案。

完成獎勵:消除2點女主怨恨值。(當前怨恨值:100)

額外獎勵:100萬RMB!」

卓希瑤本打算坐着綁匪的車離去,聽完任務的獎勵後,轉頭又往回走。

這2個怨恨值不要白不要。

還能得100個W,血賺!

工廠里,綁匪們沒了卓希瑤的威脅,個個哀嚎不止。

卓希瑤回到倉庫,自顧自地坐到了綁匪們之前吃喝的地方,翻找了一圈,抓起一包泡麵聞了聞,開啃。

桌子上有幾個手機,有綁匪的,也有她的。

卓希瑤將綁匪的手機拿到手裡,手指飛快地按了幾下,沒幾秒就解了鎖,點了進去。

接下來,卓希瑤一邊玩着手機,一邊磕着瓜子,神情悠閑得彷彿來度假。

綁匪們面面相覷,連個大氣都不敢喘。

#

「喵。」

正玩的開心時,卓卓希瑤突然聽到一聲細微的貓叫聲。

荒郊野外,有幾隻小野貓很正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