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 - 第3章 笑死你爹我了

叮!

卓希瑤嗑着瓜子,突然看到她桌上的手機亮了一下,彈出了一則「重金尋人」的消息。

「重金」兩個字如磁鐵般,頓時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進去:

【蘇白,男,24歲,患有阿莫茲海默症,於今日上午在京都大街走丟,白衣銀髮,如有提供線索者,重金酬謝20W!】

卓希瑤撇撇嘴,連個照片都沒有,騙人的吧?

果斷地關掉小廣告,繼續嗑瓜子.

還20萬呢!這牛皮吹的!

十幾分鐘後,一聲尖銳的剎車聲響起。

卓希瑤透過虛掩的門縫往外看去,眼睛一亮。

20萬暫時沒有,100萬來了!

門外,傅司擎一身高定西裝,從加長的黑色勞斯萊斯上下來。

他整個人,從頭髮絲到腳上的皮鞋,無不透漏着有錢二字。

卓希瑤撇了下嘴,這狗男人出來救自己的未婚妻,還盛裝打扮一番?

咋的?來吃席啊?

傅司擎不知道卓希瑤正暗中打量着他。

看了眼前面破敗的小樓,眉頭蹙了蹙,再次看了一眼手機。

屏幕上是備註卓希瑤的對話框,最後一條信息是卓希瑤發的:

【擎哥哥救救我,我被綁架了,地址在XXXX。】

傅司擎最後核對了一下地址,應該是這裡沒錯了。

他本來是不想來的,誰知道這是不是卓希瑤耍的新把戲。

那個女人所說的話,他一個字都不會信。

可他又不能不來,初雪還等着卓希瑤的腎救命呢,卓希瑤不能出事。

至少,不能在這個時候出事。

想到這,傅司擎吩咐人守在門外,隨後讓助手拿着兩箱鈔票跟着自己,抬步往小樓走去。

走在路上的時候,傅司擎設想過很多種畫面,無一不是卓希瑤渾身是血的模樣。

眉心隱隱有些擔憂。

到這個時候,他不得不承認,那個女人雖然可恨,倒也有幾分姿色,甚至比初雪還要美上幾分。

以卓希瑤的長相,可能會被衝動的綁匪**。

若是那樣的話,他恐怕不好和卓家交代。

尤其是初雪,應該會怪他沒把她的姐姐照顧好吧。

初雪總是這樣,處處為別人着想。

想到卓初雪,傅司擎眼中流露出溫柔,等初雪身體好了,一定要好好陪陪她。

不過,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想到有可能發生的一切,傅司擎加快了腳步。

「爺,有點不對勁啊,怎麼附近連個把守都沒有,裏面真的有綁匪嗎?」

助手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傅司擎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可人都到這了,總要過去看一看的。

終於走到小樓跟前,傅司擎推開虛掩着的房門,當下怔愣住。

他這一路設想的好幾個畫面,一個都沒對上。

空蕩蕩的小樓里,綁匪們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證明他們還活着。

一旁的牆上,甚至還「鑲嵌」着幾個人,垂着腦袋,不知是死是活。

而他憂心了一路的女人,正翹着二郎腿坐在一旁,舒心地磕着瓜子。

腳底下滿滿都是瓜子皮。

「喲,來了啊。」卓希瑤抬着下巴打了個招呼。

狗男主,終於等到你了。

再不來,本座的嘴皮都要磕起泡了。

而傅司擎第一反應:「卓希瑤,你果然在耍我!」

卓希瑤:?

「呵,你為了證明我在意你,真是煞費苦心,不惜僱傭綁匪演出一場好戲!」

傅司擎的嘴角帶着嘲諷,語氣冷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