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 - 第4章 幾百斤的壯漢說哭就哭

看着卓希瑤不說話,傅司擎還以為卓希瑤承認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

他就說嘛,一個人不可能一下子就有這麼大改變,果然這一切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

今天他破天荒地和她說這麼多話,她心裏一定樂瘋了吧?

「行了,這場戲陪你演到現在,我已經仁至義盡了,」傅司擎想着卓初雪,耐着性子道,「只要你和我回去做手術,今天的事,我就當做沒發生過。你心裏應該很清楚,我要是報警的話,你勾結綁匪、敲詐勒索我的罪名會有什麼後果吧?」

卓希瑤聽着傅司擎的話,噁心得差點沒忍住將他暴揍一頓,在聽到「報警」兩個字的時候,她眼睛一亮。

對啊!報警!

說來慚愧,在秩序崩壞的末世里待久了,竟忘了現在還有可愛的JC蜀黍們!

犯罪嫌疑人團伙:「……」

傅司擎:「?」

她真的敢報警?

難道真的不是她自導自演的?

還是她真的自信JC查不出幕後的指使人是她?

傅司擎看不懂卓希瑤的做法,沉着臉,眸色晦暗不定。

附近的JC在他們接到一個綁匪的自首後就立馬出警了,此時已經在路上。

在出警前,他們本還以為會不會是一場惡作劇,畢竟哪有犯罪團伙哭喊着跟JC救命的?

可現在,他們又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自稱是受害人。

JC心裏直犯嘀咕:「這就有點離譜吧?綁匪和受害人同一天報警?還是同一個案件?」

本着負責任的原則,他們還是在五分鐘後就到達了現場。

在推開門的一瞬間,綁匪們熱淚盈眶地迎上去:「**同志!你們終於來了!嗚嗚嗚~」

JC們看到模樣凄慘的綁匪時,一下子愣住了。

竟一時有些分不清,到底誰才是受害人。

「JC同志你好,剛剛的報警電話是我打的,」卓希瑤笑得一臉無害,一股腦地將綁匪們的手機塞到了JC手裡。

還一一介紹:「這個刀疤臉就是頭頭,這個是他手機,裏面有通話錄音,銀行賬上還有轉賬記錄,順着這條查下去應該就能查出幕後黑手啦。」

JC們聽得一愣一愣,到底誰才是辦案的?

而刀疤臉就急了,他手機里怎麼可能有通話記錄和銀行信息?

他可是個專業的綁匪,怎麼可能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看着卓希瑤笑意盈盈的模樣,刀疤臉猛地想起來:「是你!」

這個女人從剛才就一直在玩他的手機!一定是她做的手腳!

卓希瑤眨眨眼。

這個世界的網絡安全比末世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不過是找到通話錄音和轉賬記錄而已,對她來說,有手就行。

然而卓希瑤當然不會承認給自己找麻煩,只露出一副懵懂無害的眼神。

似乎在說,你說啥?

很快,JC們就當著眾人的面播放了那條錄音。

是個女生的聲音,但是用了變聲器,已經失真了。

大意是讓他們綁架卓希瑤,她會給他們一筆錢,最後還讓他們在傅司擎面前暗示這是一場苦肉計。

傅司擎聽着聽着,臉色就一點點沉了起來。

那個聲音雖然經過處理,但某些語氣,聽着卻有點熟悉。

有點像……卓初雪?

可傅司擎不願意相信那就是卓初雪。

在他眼中,卓初雪溫柔可人,善良大方,絕不會做出這種陷害自己親姐姐的事情。

說難聽點,他更寧願這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