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要命!小奶狗總在我懷裡肆意撩撥] - 第7章 姐姐,你為什麼摸我?

「蘇白,你沒事吧?」

卓希瑤擺弄完手機,就聞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魔氣,嚇得來到浴室前敲門。

但因為不是原來的妖身,她有些不大確定到底是不是魔氣。

門內,蘇白冷冷地看了下屬一眼,眼神嫌棄。

黑衣人:「……」

卓希瑤見蘇白沒回應,又連忙拍了一下門,「蘇白?」

忽然,她突然聽到裏面傳來「砰」的一聲,而後鼻尖就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她的20萬!

卓希瑤想都不想,慌忙一下將門推開,闖了進去。

一道黑影從窗戶掠出,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蘇白,正狼狽地坐在地上,腳上的傷口正源源不斷地冒出鮮血。

身子底下的白瓷磚被染紅,觸目驚心。

「蘇白!」卓希瑤瞬間被吸引了注意力,慌忙過去查看他的傷口。

「抱……抱歉,我不小心被花灑砸到腳了,然後又摔倒了。」

氤氳的水霧裡。

蘇白頭髮被水打濕,焉嗒嗒地貼在額頭上,濕漉漉的眸子微紅,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

意識到魔氣不在附近,卓希瑤放下心來,「我先扶你起來。」

她剛說完,就覺得有些不妥。

眼前的少年腰間只系著一條浴巾,肌膚細膩,裹着水汽,透出一層淡淡的粉。

結實健碩的胸膛下,是一塊塊線條分明的腹肌。

見鬼!看起來瘦瘦弱弱的小奶貓,竟然有腹肌?

卓希瑤驚了,鼻息間滿是蘇白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她口乾舌燥起來,眼神閃躲着,盡量不去看他:「那個什麼,你自己爬起來哈,我去給你拿睡衣。」

說完,也不管坐在地上的少年,直接起身跑了。

她風一樣地逃離了現場,又風一樣地送來了睡衣,然後重重地關上了門。

而後,卓希瑤才狠狠地鬆了一口氣,回過神來。

那個看起來脆弱的,似乎被風一吹就倒的人類幼崽,竟然有腹肌?

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卓希瑤找來了醫藥箱,浴室的門恰好開了,蘇白穿着睡衣,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

卓希瑤抬頭,當下愣了一下。

她拿的睡衣是原女主為傅司擎準備的,上衣是黑綢緞的寬鬆襯衣,領口勾着金絲,沒有別的圖案。

款式簡約大方,帶着點冷酷又禁慾的味道。

但此刻,這套睡衣穿在蘇白這個小奶狗身上,卻絲毫不顯違和。

銀色的濕發被捋向腦後,稜角分明的眉骨沖淡了美人尖特有的美感,眉眼鋒利,呈現出一種成熟男人特有的冷峻氣質。

「這個給我的嗎,姐姐?」

蘇白湊近她,嘴角勾着一抹淺笑,漆黑的瞳孔里,似有萬千星光。

凸起的喉結上下滾動,聲音又啞又蘇。

卓希瑤本來就是個顏狗。

眼下,這個秀色可餐美人突然靠的這麼近,她多少有點心猿意馬。

卓希瑤口乾舌燥着,「你,你別過來……」

蘇白微微低頭,「姐姐的臉怎麼這麼紅,是發燒了嗎?」

「沒……沒有,我就是有點熱。」卓希瑤回過神, 「這裡是一些消毒藥和消炎藥,你簡單處理下,明天再去醫院看看。」

卓希瑤剛說完,肚子又傳來了「咕嚕嚕」的聲音。

聲音很大,兩人都很明顯的聽到了。

瞬間,卓希瑤只想鑽進地縫裡。

但這不能怪她。

原主本就飢腸轆轆的。

她下午啃的那包泡麵,早在打架中消耗得一乾二淨了。

從昨晚餓到現在,沒有妖力沒有異能。

這具身體還能站着說話,已經算是十分優秀了。

空氣靜默了一瞬後,蘇白打破了寂靜,彎了彎眼睛:「姐姐餓了?」

「啊,沒有……是,有點……」

卓希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胡亂說些什麼。

將手中的葯一股腦塞進他手裡後,就窘迫地溜進了浴室。

卓希瑤的心跳也漸漸平復下來後,

她便在浴室里到處嗅着,想看看是否有魔氣的殘留。

可惜一無所獲。

再出來後,她看到蘇白正坐在沙發上,面前放着兩碗熱騰騰的湯麵。

「我見冰箱有一些食材,就私自做主煮了點面,姐姐要不要嘗嘗看?」

蘇白頭髮干透,又軟軟地垂下來,坐姿乖乖的。

桌上的碗里升騰着熱氣,卷卷的麵條上搭着幾根綠油油的蔬菜,旁邊還有擺着煎成愛心狀的雞蛋。

光看着就很美味。

「你竟然會做飯?」

卓希瑤驚訝地坐下,拿起筷子將麵條夾進嘴裏,眼前一亮。

麵條Q彈爽口,青菜清爽鮮甜,雞蛋煎得很香,咬一口還能流出糖心。

卓希瑤從來沒想過,一碗普通的麵條能做的這麼好吃。

她向來重口,可這碗面的每一粒鹽似乎都精準地踩在了她的味蕾上。

「好吃嗎?」

蘇白瞳孔晶亮透徹,靦腆又期待地看着她。

彷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