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看我砍不砍你就完事了》[妖魔?看我砍不砍你就完事了] - 第3章 世界

「燁哥哥,我進來了。」

少女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向了門。

「等一下!悅兒!」

提醒顯然的有些晚了。

「啊!燁哥哥,你耍流氓!」

看着捂着臉逃走的少女,楊燁有些無語。

這算什麼事啊?

一天來了兩次,悅兒不會把我當成那種奇怪的人了吧?

還有,我的好悅兒,你走之前就不能幫我把門關了嗎?

看着外面因為悅兒的叫聲側目而來的眾人,楊燁尷尬不已。

天色漸晚,簫悅端着飯菜來到了門前。

她躡手躡腳的推開房門,將飯菜放到桌子上。

來到床前望着正呼呼大睡的楊燁。

楊燁的睡顏並不平靜,他的眉頭皺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燁哥哥是個笨蛋,有什麼都喜歡自己扛着。」

簫悅喃喃自語道。

她看着楊燁,想要去把皺起的眉頭撫平,又怕將他驚醒,於是伸出去的手便停滯在空中。

伴隨她的動作兩人的臉龐也在不經意間靠近。

低頭瞧見楊燁蒼白的嘴唇,簫悅不知道怎麼了,思維一下子空白起來。

面色泛粉,一雙紅唇微動,不自覺向楊燁緩緩靠近。

楊燁被鼻上的一陣瘙癢驚醒。

一睜眼,看見在不足一尺的上方是少女白皙嬌美的面孔。

兩人的目光交匯。

一時間寂靜無聲。

「啊切。」

被少女的頭髮撩弄,小小打了個哈切。

時間重新開始流淌。

少女粉白的臉蛋自下而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通紅。

「那個悅兒……」

「唔。」

楊燁話未說完少女便捂着臉跑了出去。

「喂!」

楊燁傻眼。

這算怎麼一回事啊?

我們來看「逃走」的簫悅這邊。

簫悅此時像是只煮熟的蝦子一樣,捂着臉口中不停道。

「丟死人了!」

路過的行人都打笑到小丫頭也知道懷春了。

唯有一個壯漢在一旁臉色發黑,沉默不語。

次日,清晨。

楊燁在昨日睡前忍痛花了五點功德換來了一瓶治療外傷的丹藥。

要知道在外麵價格昂貴的護脈丹也只要十點功德罷了。

僅僅是治療外傷的丹藥而已竟要五點功德,好在裏面有三顆丹藥,算下來也不虧。

還別說效果挺好,今日起床已經能正常活動了。

洗漱完畢,推開窗戶,一片陽光灑在身上。

今天是難得一見的好天氣。

……

自從大災降臨這個世界以來已經有七十年了。

沒人知道大災是怎麼來的。

它就那樣毫無徵兆的發生了。

七十年前的一日忽有巨大的裂縫出現在鎮南關以北的地方。

裂縫中不斷的吹出煞風,那煞風能削掉大修士的頂上三花,讓任何人都不敢橫穿過去。

裂縫的上空是比尋常罡風還要猛烈千萬倍的黑色雷霆,就算是最好飛龍神舟也撐不了三下它的轟擊。

裂縫隔斷了南嶺與大秦朝之間的聯繫,使其孤立在外。

而大秦朝的官府制度如今已然成為了一個空洞的外殼,真正的統治者儼然變做了各個大大小小的家族。

魏家,是其中最強大的家族,它的當代家主也是當年大秦朝冊封的南嶺州太守。

它控制着南嶺大半的土地,是明面上,也是實質上的統治者。

其下又有環江郡周家,三陽郡鄭家,高丘郡的馮家,都是統御了一郡的大家族。

再就是三十多個控制了一縣之地的家族。

而楊燁所在的楊家僅僅只是一個小縣城齊林縣的五大家族之一罷了。

大災帶來的變化還遠不止這些。

在大災之後,天氣的變化極快,且多是陰沉。

在最少的一年裡,只有不到十天的時間出過太陽。

若不是修行者用法陣來保護作物,恐怕早就顆粒無收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