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妖孽帝尊:皇妃又跑了] - 第2章 她可不會手軟!

雲霧繚繞的山峰。

雲七七臉色泛着不正常紅潮,緊緊蹙着眉頭,手裡的匕首深深扎入手腕,鮮血汩汩。

彷彿,要靠這樣才能撐着最後一絲清醒。

在她面前三丈遠處,幾個猥瑣噁心的男人,正搓着手朝她嘿嘿獰笑。

但他們卻忌憚着她,始終沒有靠近她三丈之內。

她知道,他們想等她徹底沒了反抗力氣,再出手。

眼裡,忍不住閃過一抹寒芒。

「七妹,你今天是插翅難飛,還是別垂死掙扎了。」

在幾個男人身後,一名白衣少女微微笑着,端莊美麗的皮囊下,是毒蛇一樣的狠辣。

身為神醫世家雲家的女兒,能夠繼承《天醫神針》的只有一個。

這個人,一定是她雲墨靈!

而不是雲七七。

想到老爺子對雲七七的評價竟然是神醫世家第一天賦學醫者,雲墨靈眼裡閃着惡毒猙獰的冷芒。

既然雲七七這麼有天份,那她就毀了雲七七!

看看老爺子出關之後,還會不會要這麼一個身敗名裂淪為世人笑柄的傳人。

雲七七眼裡寒芒一閃,冷笑一聲:「三姐,你真的覺得你能毀了我?」

雲墨靈眼神微微一變,忽然像是覺察到什麼,立刻撲向雲七七:「你休想!」

然而,她慢了一步。

雲七七撐着最後一口氣,急速往後退去,退到了山峰的懸崖邊上,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雲墨靈撲到懸崖邊上時,只看到雲七七那詭異莫測的笑容。

那粉艷艷的唇瓣在一片雲霧中開合,讓她看得清楚分明,瞬間齜目欲裂。

「三姐,要是我死了,你怎麼跟爺爺交代?」

雲墨靈氣得差點抓狂。

怎麼會這樣?

她是想毀了雲七七,但從來沒想過殺了雲七七。

因為,毀掉雲七七,爺爺最多以為是雲七七自己不檢點。

可要是雲七七死了……

雲墨靈臉色都變白了。

「三、三小姐,現在該怎麼辦啊?七小姐她……」雲墨靈身後的幾個男人,也嚇得面無人色。

他們居然逼死了雲家的小姐!

雲家,隨便一個人出手,都能把他們給滅了啊!

雲墨靈眼中毒辣寒芒一閃,忽然轉身,素手一揚。

「啊——」

「你好……狠……」

慘叫聲,瞬間響起。

幾個男人倒了下去,面目潰爛,嘴角流血,身體抽搐。

明顯,是將死之兆。

雲墨靈淡淡瞥了幾個瀕死的男人一眼,語氣森寒:「只有死人,才不會背叛。」

說完,她飛快地下了山。

今天,她雲墨靈沒有上過山,也沒有見過雲七七。

這裡的現場追究起來,最多就是這幾個男人給雲七七下藥,想玷污雲七七,結果被雲七七用毒藥給殺了。

但可惜,雲七七不慎失足,跌落山崖。

很完美,天衣無縫。

……

雲峰山下,懸崖峭壁。

一個身材頎長,俊美無雙的男人,正坐在天然的崖底寒潭中。

他黑長的青絲如瀑布般瀉下,絲絲熱氣從他精瘦白玉的身軀上升起,寒潭上方點點水珠滴落,滑過他那張如天公偏愛,親手雕刻出來的絕美俊臉。

平平無奇的崖底,冷氣逼人的寒潭,因為他的存在,瞬間成了一幅世上最美的畫。

『撲通』!

一個重物,從崖頂墜落,直入寒潭。

雲七七隻覺得寒冷的氣息『嗖』一下竄入四肢百骸,出奇的舒服,令她就算在水底有種窒息的錯覺,也禁不住唇齒間發出一聲輕微的低吟。

寒冷,果然是解除燥熱的最佳方式。

想不到,這崖底竟然有一個寒潭,讓她免受了閻羅王的召喚。

雲七七等身體落到寒潭底下,不再下沉了,這才飛快地遊動四肢,往寒潭水面上游去。

雲七七壓根沒想過寒潭裡還會有其他人,她直接游出了水面,微喘着用力呼吸新鮮空氣。

結果,一抹冷冽到比寒潭水還能凍死人的視線,凝固在她身上,使得她一下子定睛看去。

天!

她面前竟然有一個很美的男人!

男人黑眸微睜,淡淡看着泛起漣漪的寒潭水面。

最後,視線落在了雲七七那張還微微泛着不正常紅暈的小臉上。

隱藏在腦海里最深的記憶,瞬間被翻了出來。

「你這個變態!」

他記得,那時她是這麼罵他的。

然後,一把毒粉撒了出來。

她是想教訓他,讓他嘗一嘗烈火焚身的痛苦,但她那時卻不知道,他本來就天生體內有寒毒,正需要這把火來治癒他的寒毒。

陰差陽錯,他欠了她一條命。

被男人冷冽的黑眸凝視着,雲七七內心一陣燥熱,身體里更是傳來一種說不出來的**感。

她知道是她中的那種藥性未除,頓時不敢再久留。

「打擾了。」她轉身,朝岸邊游去。

雲墨靈回到雲家之後還不知道要怎麼編排她的死,她必須早點回去,免得被雲墨靈奸計得逞。

今天要不是為了給娘親采那一年才開一次花的草藥,她也不會被雲墨靈暗算。

男人盯着她遠去的身影,並沒有阻攔。

雲七七離開之後,男人從寒潭中起身,神態慵懶,魔魅十足。

「尊主,是否認得這姑娘?」寒潭邊上,不知何時立了一條悄無聲息的黑影,頭顱微低,語氣恭敬。

「四年前,救我的人,就是她。」男人長臂一撈,衣物完美貼合他健碩身軀。

但,關於是如何被『救』的,男人卻隻字不提。

親信頓時眼露恍悟。

哦,原來尊主這次特意到南關來,就是為了剛剛那位姑娘啊!

說起來,尊主和這位姑娘還真是有緣分,在這崖底寒潭,竟然也遇到她了。

親信暗暗地笑着。

此刻,雲七七已經在山上采了幾株草藥,服了下去,徹底解除了體內的殘餘藥性。

她眼露寒芒,微微凝視峰頂片刻。

隨後,飛速施展輕功。

當雲七七到了之前她墜崖的峰頂,卻只見到滿地鮮血,被雲墨靈買通的幾個男人,全都中毒而死。

呵……想就這麼撇清關係,殺人滅口?

雲七七勾起一抹腹黑的微笑:三姐,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