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人》[亞人] - 第3章 吐露愛意

劉馨的生日會只邀請了三人。

其他兩人是她的好閨蜜程敏和陳佳佳。

她們一見面就如同其他多數女生般說個不停。

廚房中的鍋勺碰撞聲也不絕於耳。

但是好像少了個人。

求知慾現在強的一批的江瑞知道有些不合時宜,但還是發表了內心的疑問:「劉馨,怎麼就阿姨一個人在忙,叔叔呢?」

此話一出,全場陷入沉寂。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江瑞感到十分後悔。

「沒事的。」劉馨表面上笑嘻嘻的,確實明眼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強顏歡笑。

「我父親在一年前就去世了。

他對我們真的很好,一直為了我們努力打拚。

於是身體垮了,得了病,我們家沒有錢,無法得到完善的治療。

我很想他,母親也是。

我心裏知道,母親是為了不影響我,總是在安慰我,可其實她才是最難過的人。

回想當初,自己實在是太任性了。

同時我也很幸運,有這樣的父母。」

父母,這個對自己來說十分陌生的詞彙卻漸漸變得親切了起來。

畢竟從小到大,身邊連撫養者都不在。

「節哀。」這是江瑞唯一的安慰。

在兩個閨蜜的安慰下劉馨抹去眼角的淚花,道:「現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對了,江瑞,我一直想問你,那天你為什麼會幫我說話。」

江瑞有些不解:「哪天?」

程敏真為江瑞着急,連忙提醒:「就牛奶那次。」

「哦。」江瑞這恍然大悟的模樣真頭疼。

「也沒什麼,就是看不慣。」

陳佳佳此時不懷好意地反問:「真的就是這麼簡單嗎?我看其他人對你做過更差勁的事你也沒反應哦。」

「那不一樣。」江瑞脫口而出,在三雙期待的眼神中江瑞只能說出心裏的那些小秘密。

「我從小就是一個人,因為我只是工具。

無論父親還是母親,在家族中都沒有什麼權勢,只能被當做家族聯誼的工具。

他們之間沒有愛,對我也是如此。

我唯一的快樂就是有錢,因為錢能讓我做到許多我自己無法完成的事。

之後我開始不再與人交流。

我在自己的世界裏如深陷泥潭,一片死寂。

直到那天,我遇見了你,劉馨,我那灰暗的世界出現了不一樣的色彩。

我只是不願那美麗受到污染。

對,僅此而已。」

這麼一說,把劉馨的臉搞得通紅。

陳佳佳和程敏還在旁邊起鬨。

「對了,小馨你還記得嗎,就軍訓那次,江瑞因為教官揩你油當場打起來了。」程敏不知道怎麼想出這奇葩事。

陳佳佳連忙附和:「哎呀,那場面,刺激。」

結果顯而易見,江瑞被打趴下。

但江瑞不服,明明是教官性騷擾女學生,學校卻隻字不提,只說了自己頂撞教官。

於是當天晚上就去校長室理論。

結果被罵,然後與校長發生了肢體衝突。

這導致江瑞被近乎整個班級,還有大半個學校孤立。

沒被開除只是父母派人用錢解決了。

但從那時開始劉馨對江瑞的情愫就已經萌發。

江瑞回想起只得擺擺手:「這別提了吧。」

兩女哈哈大笑,江瑞嘴角卻露出苦澀。

劉馨突然問道:「江瑞,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當然。

那時我就坐在那,你突然出現。

你跟我打了個招呼,笑得很美。

後來班主任來了,就把我們拉去干苦力。」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