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婉燕承哲》[葉清婉燕承哲] - 《腹黑王爺的御賜小仵作》第9章 王爺想要殺人滅口嗎

燕承汸如蛇一般陰冷的眼神黏着葉清婉的背影,然後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冰室門口。

「怎麼,二皇兄還想要留下來觀賞本王如何洞房花燭嗎?」

燕承哲邊說邊朝葉清婉伸出手,那雙仿若裝着星辰的眸子,此刻溫柔如水,看着葉清婉,似能將人魂魄吸進去。

葉清婉垂眸瞥了眼那隻手,從善如流的伸出手,然後倚着他的胸膛,儼然是一副嬌羞的女兒家姿態。

燕承哲順了順她如墨的長髮,然後扭頭似笑非笑的看着臉色陰沉的齊王。

「即使如此,**一刻值千金,本王就不打擾你享受了!」

燕承汸離開時,深深的看了眼從未開口說話的葉清婉,然後拂袖離去!

身旁的隨從若有所思的也瞟了眼葉清婉,然後離開了。

待人都走了之後,葉清婉立馬從燕承哲的懷裡掙脫了出來!

然後抬頭目不斜視的看着他,燕承哲也不惱,只是語氣略帶嘲諷:「葉姑娘可真會過河拆橋,用完就打算丟了?」

「王爺乃千金之軀,民女無福,消受不起!」葉清婉頓了頓:「多謝王爺剛剛出口相救!」

「本王可不是為了你!結果如何?」

葉清婉也不在意,從袖袋裡拿出了那張驗屍單,表情肅穆的雙手呈給了他。

燕承哲盯着那張驗屍單良久,最終還是接了過來,他本可以請別的仵作來給母妃驗屍,但幾乎沒有一個女仵作。

對於母妃的暴斃,他心裏有無數個猜測,如今結果就在自己眼前,他只覺得那張紙有千斤重!

「蠱毒?」

燕承哲在看到上面的結果時,狐疑的看向站在那裡巋然不動的身影。

「這世上,或許真有無色無味的毒,但是一定會在體內造成不可磨滅的印記,但是民女在給王妃檢查過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五臟六腑甚至都完好,直到切……」

葉清婉頓了頓,抬眸看了眼他,燕承哲沒有說話,默認她繼續說下去。

「民女切開了她的心臟,還有胃,均在上面發現了黑色小點,像是蟲子,並取出來了一些,王爺可找人辨別。」

葉清婉說著,便將一個疊成方形的手帕放在了桌上,並將其打開。

只見潔白如雪的手帕上,好幾個黑點。

「蟲子不是應該長長的嗎?這怎麼看都像本世子吃的糕點上的芝麻。」

葉清婉和燕承哲第一回默契的抬頭掃了眼傅宸淵,那眼神兩字:白痴!

「王爺……」

「去吧!」

景言點了點頭,將錦帕小心翼翼的收起揣在懷裡,然後快速離開了閣樓。

「天色已晚,你怎麼還不走?」

燕承哲這話是對傅宸淵說的,葉清婉卻以為說的是自己,便福了福身,準備離開!

「你站住!」

「王爺何意?」

燕承哲涼涼的瞥了眼杵在那裡看熱鬧的某人。

傅宸淵不可思議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看他沉默,眼神里透着一絲受傷。

「得,那就不打擾二位洞房花燭了!見色忘友啊!無情,太無情了!」傅宸淵傲嬌的哼了哼,轉身離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