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生活與林靜川》[葉生活與林靜川] - 第一章:葉生活的日常生活

「唉,又是摸魚的一天。」在一個陰天的下午,北風呼嘯,透過窗戶打在葉生活的臉上。

「今天的風怎麼這麼大?」葉生活一邊在辦公桌前敲着鍵盤一邊感嘆到。

葉生活將手緩緩的放在鼠標上,熟練的用鼠標找到自己經常玩的遊戲。「呵,今天就玩這個吧。」

電腦上,遊戲正在啟動中。葉生活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後全神貫注的盯着電腦里自己正在操作的角色。

此刻,正在用電腦寫文件的同事小王透過窗戶玻璃看到葉生活正在用電腦打遊戲,便提醒到:「喂,還摸魚呢,待會主管來了!」

「唉,別吵我,一波了。」葉生活一臉不屑的回答道。

葉生活玩的很起勁,但不料高個子主管正漫步走來。「這下有好戲看了。」同事小李悄悄的說。

「贏了!」葉生活面帶笑容的說。但他渾然不知主管就在身後。

「小葉啊,玩啥呢?」主管一臉假意的說。「新出的遊戲,我跟你說,這個東西是真的頂啊。」葉生活說。

說著說著,葉生活轉過頭與高個子主管四目相對,立馬錶情嚴肅的坐好。

「好玩嗎?」主管問。

「不…不好玩。」葉生活惶恐的說。

「上班時間打遊戲,開除!」主管大喊道。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葉生活一個人的臉上。這讓葉生活十分尷尬和難堪。

「現在工作本來就不好找,我看誰還敢像他一樣,都給我滾蛋。」主管生氣的大喊。

葉生活把手從鼠標鍵盤上拿起,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拿着東西走出公司的大門。

葉生活回到家,把手裡的文件全部扔到床上,以這種方式宣洩自己的情緒。他打開床頭櫃發現裏面一根煙都沒有,他從錢包里拿出一百塊錢到樓下超市買一包煙。

「老闆,來包煙。」葉生活輕聲的說。由於他是這家超市的常客,所以超市老闆知道他喜歡那種類型的煙。

「給,三十。」超市老闆說。

「三十,給你一百。」葉生活說。

「找你七十,最近又遇到啥事了?」超市老闆說。

「啊,沒事,就是讓那個混蛋主管給開除了。」葉生活說。

「嗷,我聽說那個主管好像是你們老闆的小舅子吧。」超市老闆說

「啊,對,反正我也不想幹了。」葉生活說。

「慢走,祝你好運」超市老闆說。

葉生活左手拿着一包煙,右手從兜里拿出一個綠色的打火機。他抽出一根煙,叼在嘴裏,用打火機點燃。煙味瀰漫了整個嘴唇。

邁着小碎步,葉生活抽着煙回到家。

葉生活面無表情的坐到床上,把煙頭插到煙灰缸里,把剩下的煙全都放進床頭櫃里,打開手機,默默的打着字。

「今天氣不順,丟了工作,明天準備去染個頭。」

葉生活關掉手機,走到客廳里打開電視。他就這樣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里播放的白痴節目。

轉眼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葉生活站起身關掉電視回到卧室。

熄燈後。葉生活躺在床上,心中五味雜陳。自己從小成績優異,高中大學對自己來說也是沒問題,但偏偏二十幾歲的年紀因社交讓自己無奈和自卑。

心中對這個社會的刻板印象使他無法入睡。

經過了一個失眠的夜晚,早上九點,葉生活準時起床,洗漱後穿個帶有骷髏標誌的T恤,一條牛仔褲,一雙藍色運動鞋,一件皮夾克就出了門。

葉生活來到一家理髮店,剛到店門口,理髮師小張主動的給葉生活開門。「來了,葉哥。」小張說。

葉生活對小張笑了笑然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靜靜的等待小張忙活完之後給自己染頭髮。

不一會,小張拿着推子走出來說:「好了葉哥,過來吧。」

葉生活走到洗頭的檯子上,小張把葉生活烏黑的頭髮洗的乾乾淨淨。葉生活坐到理髮的座位上。

「葉哥,今天剪什麼頭?」小張問。

「給我染個淡黃色,就用上次的那個顏色。」葉生活說。

小張明白了葉生活的意思,拿了一盒淡黃色的染膏。小張給葉生活圍上理髮圍布。小張把染髮膏和一瓶雙氧奶擠到調膜碗里,使勁攪拌。接着塗抹到葉生活的頭髮上,塗抹完之後,小張讓葉生活等待一個小時。

葉生活打開手機,找到自己熟悉的遊戲,玩了一個小時。

時間到了,小張用梳子不斷的梳理葉生活的頭髮,最後用固色洗髮水給葉生活洗頭。

葉生活不斷的在鏡子前梳理自己的頭髮。「葉哥,我這手法可以吧。」小張自信的說。

「手法相當好啊,今天沒帶現金,手機轉你。」葉生活說。

「沒事,那個,葉哥,煙給我一條。」小張說。

葉生活從煙包里拿出一根煙遞給小張,說:「給,轉過去了啊,我先走了。」葉生活說。

「拜拜葉哥,常來啊。」小張說。

葉生活走出髮廊,準備回家把柜子里的東西用一用。

回到家後,葉生活打開柜子,柜子里有着大大小小的東西:鉛筆,橡皮,文具盒……

「這不是我小時候的東西嗎,沒用了。」葉生活說。

葉生活把柜子里所有的東西都掏出來,發現了一張西餐廳的代金券。他拿起代金券看着上面的字隨即又抽了一根煙。

「截止時間,九月三十號。」葉生活說。

葉生活嘴裏叼着煙,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