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寵成癮不忘你》[一寵成癮不忘你] - 第十章 威脅

  程婉瑩也看出來他不喜歡送自己,忙開口說道,「姜伯母,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最後還是她自己走了,姜媽媽開始埋怨着姜景墨,「景墨,你看程小姐多好啊,跟你正相配。」

  「媽,以後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我根本不會結婚。」姜景墨冷酷的說道,不等媽媽反應過來,他已經上了樓。

  姜景墨回到房間,想起媽媽說的話,讓他娶程婉瑩結婚?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根本對她提不起興趣。

  也就是說姜景墨對女人根本沒有生理反應,但是除了一個人,就是那天闖入他的酒店房間的女人。

  那個女人就是鹿菀童,說到漂亮,她一副懵懂的表情,清純有餘,性感不足,他也說不清對她是什麼感覺。

  他只是覺得這個女人很傻,竟然被男人騙到了酒店,好在有他在,她才躲過了一劫。

  陸家宅子里,陸嘉成正急得團團轉,公司剛剛損失了一個大單子,別的正在進行的項目也出現了問題。

  現在的陸氏公司已經風雨飄搖,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公司接二連三的出問題,再這麼下去,公司非破產不可。

  「嘉成,你怎麼了?」夏芯妍端着一碗湯羹走進了他的房間,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可是他哪有心思喝湯,他看着手上的幾個合作案,不是合作夥伴反悔,就是項目被查出不合規格。

  「你別進來煩我。」陸嘉成心煩意亂的推開了湯羹,那碗湯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湯湯水水灑了一地。

  「都說了,叫你不要來煩我,就會添亂。」他大聲的責怪着夏芯妍。

  她忙蹲下來收拾,「對不起,我這就出去。」

  這個女人可是很懂得耍心機,要不是她的插入,陸嘉成不會那麼快的拋棄鹿菀童,她是看中陸家的產業,才會耍手段當上了陸太太。

  陸嘉成一邊打着電話,一邊喝斥着對方,她一看這個情況,趕緊收拾了碎片,退出了房間。

  夏芯妍的家庭並不富裕,雖然陸嘉成不那麼有錢,可是她嫁過來,也可以說享着榮華富貴了。

  「你們是怎麼搞的,那個老頭上周不是答應要簽合同了嗎?這個項目不能停,你們再去談。」陸嘉成在電話里訓斥着手下。

  囑咐了一番,他放下了電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從那次於老闆的事情,他就開始懷疑是鹿菀童身邊的那個男人的陰謀。

  他也查了那個男人的來例,姜景墨,D城最大的企業家,涉足房產,珠寶,網絡開發很多的產業,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如果是姜景墨警告了他的合伙人,那麼陸氏公司可算是走到頭了,D市根本沒人敢得罪他,那麼就沒人敢和陸氏公司合作了。

  這樣可不行,姜景墨是鹿菀童找來的,現在只有找到她,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他來到了她的家裡,以前他可是常來,輕車熟路。

  鹿菀童這幾天天天陪着媽媽,媽媽的情緒也漸漸好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