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蛇血三千年功力他吸收了八千斤》[一滴蛇血三千年功力他吸收了八千斤] - 第1章 血脈重生

「陸琦,我待你如摯愛,你為何要害我!」
陸明軒大吼一聲,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壓的楠木製作的床一聲『嘎吱』響。
陸明軒滿頭大汗,原來是一場夢。
不,那不是夢,身上脊髓深處的疼痛,代表着那是一個月前發生的事實。
陸明軒,風火成陸家主脈傳人,他父親是陸家家主。
而陸琦,陸家第一支脈大長老的女兒。
兩人同宗不同脈,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可以說是形影不離,私下裡甚至已經山盟海誓,私定終身了。
陸明軒怎麼也想不到,這三年來,陸琦每一天都會在陸明軒喝的酒中下可以抑制血脈的閻羅花粉,最後和大長老對他出手,奪他血脈。
「實力,一切都是因為我實力不足,如果我天賦超凡,實力強大,他們怎麼敢這麼對我?」
陸明軒雙拳緊握,渾身顫抖,雙眼滿是血絲。
「端木麟那樣的天才,才是我陸琦的良配,不是你這個廢物可以比擬的!
你既然那麼愛我,不如成全我,以你的血脈,幫助我覺醒更強大的血脈!」
腦海里,陸琦美麗的臉上滿是扭曲的笑意,一柄尖刀狠狠地**了陸明軒的脊髓。
廢物!
這是陸琦對他的稱呼,陸琦三天前的話彷彿還在耳邊迴響。
吱呀!
這時,房門被推開,走進一個端着葯盤的丫頭。
看到陸明軒醒來,秋月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隨即激動地幾乎落下淚來。
「少爺!
你醒了!
夫人和我都擔心死了……」 「我沒事了,我娘呢?」
陸明軒不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是黑暗中耳邊老是聽見母親李萍暗暗的哭泣聲。
秋月道:「夫人去李家求葯了,我現在去把夫人叫回來,少爺醒了,她一定很高興。」
陸明軒搖搖頭,道:「我去吧,躺了這麼久,也該活動活動身體了。」
一個月前,就是李萍擔心陸明軒的安危,出去尋找,才救了陸明軒,不然陸明軒已經死了。
自從六年前傳出陸明軒的父親在外面遊歷被人擊殺後,他就與李萍相依為命。
這次他的昏迷,恐怕對母親是個不小的打擊。
李家本來是風火城的一個不知名的小家族,後來,由於李萍嫁給了當時的陸家家主陸雲天,李家藉助陸家的勢力,青雲直上,實力不斷的壯大。
陸明軒記得,那個時候,李家對李萍,還有他,那是好的不得了。
但是後來陸雲天出事之後,李家對他們母子的態度就變了,特別是陸明軒的外公過世之後,由他的舅舅執掌陸家,對他們母子越來越疏遠,甚至不聞不問。
可是還沒等陸明軒到李家大廳門口,就遠遠聽到內廳中傳來一道低沉的斥責聲。
「小妹,你要跪到什麼時候,不嫌丟人嗎?」
李家,大院之中。
李萍跪在那裡,微微顫抖。
在四周,圍着很多李家子弟,指指點點。
大院上方,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大漢一臉冷漠的看着李萍道:「你的兒子莫名昏迷,就吊著那麼一口氣。
當務之急,應該是去找棺材才是,你再下跪也是沒有用的……」 「不!」
李萍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要全力拯救他。
「 「辦法也不是沒有。」
李福輕咳一聲,道「端木家族你知道吧?
他們其中一條支脈的小公子看上了你,如果你願意倒貼的話,想要多少丹藥就有多少丹藥。」
端木家就是玄元劍派白虎院的大家族,支系龐大,資源雄厚,按說根本是瞧不上李家這種小族。
但端木家最邊緣的支脈有個叫做端木磊的,偏好少婦這一口,在逛街時無意撞見買菜的李萍,簡直驚為天人,四處打探她的消息。
就算是旁門支系那也是端木家的,李福心中養養,恨不得直接把妹妹綁去端木磊床上,但同樣的他也要忌憚陸家,如果說服李萍自願過去,那是再好不過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