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鬼成神,九界顫抖》[一鬼成神,九界顫抖] - 第1章 牛頭馬面上凡間勾魂

香格咖啡屋。

一個年輕仔在品着咖啡,在他右邊還有一束玫瑰花。

他是在等一個女孩子,一個他暗戀八年的女孩子。

他決定了,今天一定要表白。

他喝了半杯咖啡,她終於來了。

她曼妙的身姿,邁着碎步走到他的對面座位落座。

她說:炎小衛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炎小衛說:韓雯我喜歡你。

炎小衛手裡捧着玫瑰花,遞給韓雯,韓雯沒有接過花,而是不屑的瞥了一眼花,又掃視了炎小衛一遍後,說:我不喜歡你。

炎小衛說:為什麼?

韓雯說:你太弱了,我們不適合,這樣吧,你慢喝,我先走了。

韓雯說完起身,徑直走出咖啡屋,她沒有遲疑,她沒有不舍,她沒有回頭,彷彿多留一秒就是浪費時間一樣。

炎小衛看着韓雯走出咖啡屋,看着她走進一個男人的車裡,又看着車啟動,看着車上街,看着車消失。

炎小衛暗想,她走了,真的走了,或許她在我這真的覺得是浪費時間吧。

炎小衛眨了眨落寞的眼睛,掃視一圈咖啡屋,暗想,這裡也許再也不來了,再見吧,香格咖啡屋。

炎小衛站起身,抖了抖衣服,走去買單,然後走出了咖啡屋。

那一束玫瑰花,他沒有帶走,他走出遠遠了,回頭看去咖啡屋,依然見那一束玫瑰花很紅很鮮艷的躺在桌子上面,服務員還有收拾,再過一會,服務員就收拾掉了吧。

炎小衛假裝毫不在乎,假裝走路走得很洒脫,假裝她拒絕自己是理所當然,假裝自己真的,真的不難過。

可是,過了兩個路口,他的眼睛就模糊了,他知道,他流淚了。

他也不去擦拭眼淚,任由淚水流着,過馬路也不看路,紅綠燈也不看,他如行屍走肉一樣走着。

嘀嘀…嘀…

一陣汽車的鳴笛聲響後,就見一聲猛烈的撞擊聲「嘣」。

炎小衛被車撞得在空中翻了兩翻掉到地上,不省人事。

車停在路邊,走下來一個性感嫵媚的女人,此時,她很慌,她慌慌張張走到炎小衛的身邊,見炎小衛口吐鮮血。

她更慌了。

她急急忙忙掏出來電話,撥打電話。

電話通了。

她哭叫着:媽媽,我撞到人了。

電話那邊傳來她媽媽的聲音:韻兒你說什麼?

她哭着說:我開車撞到人了。

她媽媽說:啊?韻兒你打120了沒有,你別哭,媽媽一會就來。

韻兒說:沒有,他吐血,吐好多血。

她媽媽說:快,快打120,我現在去找你。

韻兒說:好,我就打120。

韻兒和她媽媽掛了電話,她就打了120電話,120一會就到了。

韻兒跟着急救車到了醫院。

炎小衛被送進手術室里,韻兒在醫院的走廊里來來回回的走着。

她很着急,很慌亂。

她來回踱着步,她剛剛只是看了一眼手機,再抬頭看路時,正見一個人闖了紅燈,她摁着喇叭,踩着剎車,但還是來不及了,還是撞着人了。

她又慌又懊惱,今天怎麼這麼倒霉,剛剛被老闆批評,一出來就撞到人。

韻兒在走廊的椅子坐下來,撓了一下頭髮,雙手合十,祈禱着希望他沒事。

這時,她媽媽到了。

韻兒一見她媽媽到,霍的起身,跑去抱住她的媽媽,哭着說:媽媽,怎麼辦?

她媽媽說:韻兒乖,不哭了,不會有事的。

韻兒說:他吐了好多血,他會不會死,他死了我會不會坐牢,我好怕呀。

她媽媽說:乖,不哭,他會沒事的,要相信醫生。

韻兒和她媽媽在走廊上坐着等,等了好久。

有幾個小時,手術室的門才打開,醫生走了出來。

韻兒和她媽媽迎上去問:怎麼樣了?醫生。

醫生說:情況是穩定了,可還是沒過危險期,而且還醒不醒得過來全靠他自己了。

韻兒聽了醫生的話,怔住了。

她媽媽也怔住了,沒想到這麼嚴重了。

護士把炎小衛推出手術室,推進一間普通病房裡,韻兒和她媽媽也跟着走進去。

這時。

醫院裏突然出現兩個人,兩個不像人的人,一個長着牛頭,一個長着馬面。

醫院裏的人沒有人看得見他們,他們徑直走進普通病房裡,走到炎小衛的床邊,韻兒和她媽媽同樣也看不見牛頭馬面。

牛頭馬面是陰曹地府的鬼差,專上陽間勾走鬼魂。

他們站在炎小衛的床邊,一人抓着炎小衛的一邊肩膀就一拽,拽出一道人影來,這人影就是炎小衛的鬼魂。

炎小衛的鬼魂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肉體,滿是不舍的表情。

他又看了一眼韻兒,見她紅着眼睛,地站一邊,嘀咕着我不是故意撞你的,你快醒醒吧。

炎小衛知道了,是她開車撞了自己,可炎小衛並沒有怪她,或許要怪就怪自己吧,當時自己為什麼不看馬路,不看紅綠燈,一時精神恍惚卻付出生命的代價,怪誰呢?

牛頭說:別看了,走吧。

炎小衛說:我再看一眼。

馬面說:走吧,別整些沒用的了。

牛頭馬面拎着炎小衛的鬼魂,走出病房,下到地府。

牛頭馬面帶着炎小衛到一個地方,這地方叫地府訓練營,也叫做鬼校。

炎小衛看着鬼校的門口,納悶了,他說:當鬼也要學習嗎?

牛頭說:當然。

炎小衛說:不去投胎了嗎?

馬面說:這是投胎前的必修課。

炎小衛說:投胎前的必修課?

牛頭說:對。

炎小衛說:這,到時候喝了孟婆湯不就全忘了嗎?

馬面說:放心吧,喝了孟婆湯是忘了凡間的事,在這鬼校學的都不會忘。

炎小衛說:哦,孟婆湯還可以選擇性遺忘,好吧。

牛頭說:走吧,別愣着了。

牛頭馬面又拎着炎小衛走進鬼校里,走進一間辦公室,辦公室里坐着的是母夜叉,她是鬼校的負責使者。

牛頭馬面把炎小衛往地上一扔,說:新來的,交給你了。

母夜叉坐在那頭也不抬,悶哼一聲,嗯。

牛頭馬面就出去了。

母夜叉說:過來,簽上自己名字。

炎小衛爬起來,走去,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炎小衛。

母夜叉說:你被分到一七七班,去吧,自己找去。

炎小衛說:這就開始上課了,沒有書嗎?

母夜叉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