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鬼成神,九界顫抖》[一鬼成神,九界顫抖] - 第4章 陰礦界挖礦

陰礦界,黑乎乎的,潮濕濕的。

人在這活不過一天,鬼在這時間一長就變成不是鬼樣,而是變成垃圾抹布一樣,又臭又丑。

炎小衛說:這是什麼地方?烏漆麻黑的,還潮濕。

韓大胖說:你剛剛不是說不怕嗎?

炎小衛說:這是陰礦界?

韓大胖說:對,看你驚不驚?

炎小衛說:我不驚。

鬼差帶着他們兩隻鬼到一間房子,做好登記,把他們交給陰礦界的鬼衛,鬼差就回去了。

陰礦界的鬼衛有五個,一個坐在房子裏面,其他四個就是到處巡邏。

坐在房間里的鬼衛是陰礦界的頭頭,這裡的鬼奴叫他礦鬼頭,其他四個叫做巡遊鬼衛。

兩隻游鬼衛帶着炎小衛和韓大胖到一處礦山,然後一鬼交一籮筐,就說:你們在這挖礦吧。

炎小衛和韓大胖驚呆了。

只有籮筐,沒有工具,難道用手挖?

他們想問游鬼衛,可游鬼衛已經走遠,他們又左右看了一圈。

見旁邊的鬼奴是用手直接扣着陰礦,一個一個鬼奴的十指都露出白森森的骨頭,有的鬼奴還把十指都磨掉子半,甚至也有手指磨沒了的。

炎小衛說:這怎麼挖?

韓大胖說:完了完了,我美麗的手指。

兩隻鬼剛一嘀咕,突然一條鞭子抽了過來,直接抽在炎小衛和韓大胖的身上。

兩隻鬼痛得直想罵人,他們剛一轉頭想罵人,就見巡遊鬼衛怒目圓睜的瞪着他們,喝道:趕緊幹活,禁止交談,禁止喧嘩。

炎小衛回過頭,心裏暗罵,我草。

韓大胖咬牙切齒的說:干吧。

赤手挖礦,這不是真的缺礦,這是懲罰。

在懲罰的時候還產生一點點的經濟價值,這就是地府十殿共同管理陰礦界的理由。

炎小衛剛挖了幾下,鬼手就火辣辣地痛,他皺着眉頭,低聲說:這樣下,我們會變成跟他們一樣沒有手指了。

韓大胖說:這下驚了吧?

炎小衛說:驚了,這不是鬼待的地方。

韓大胖說:可怎麼辦呢?

炎小衛說:堅持幾天看看情況吧。

韓大胖說:只有這樣了。

炎小衛和韓大胖用挖着礦,挖了半天,得到幾塊黑乎乎的礦,剛剛放進筐里,旁邊就走過來兩隻,一走到,其中一個鬼就直接端起韓大胖的筐就把礦倒進那個站着一旁的鬼的筐里,倒完就把筐扔回原處。

韓大胖見狀,喝問:你們是誰?拿我的礦幹嘛?

那鬼不理會韓大胖,他又徑直走去想端炎小衛的筐,炎小衛伸手一抓,抓住筐,不讓他端起,喝問:你們是誰?拿我們礦幹什麼?

想要端筐的鬼獰笑一聲,說:你最好放開手,不然一會沒好果子吃。

炎小衛說:你不說明白,我絕不放手。

想端筐的鬼奴說:你聽好了,這是五殿鬼奴的頭頭,鬼稱五鬼奴頭,我是他的第一小鬼弟,明白了沒?

炎小衛說:似乎明白了,鬼奴頭麻,也是鬼奴對嗎?

小鬼弟說:對,但他是五鬼奴頭。

炎小衛說:既然都是鬼奴那你滾回去挖礦吧,休想搶我們的礦。

炎小衛說完話,就拉會礦,那小鬼弟就上前想揍炎小衛,炎小衛抬腳就踢過去,踢中小鬼弟,小鬼弟翻滾在地上,爬起來想再上去,站在一旁的五鬼奴頭就攔住小鬼弟,他要親自動手。

五鬼奴頭上一步,直接一拳砸到炎小衛的肚子上,炎小衛痛得卷在地上。

五鬼奴頭說:服不服?

炎小衛說不服。

他一說完就向五鬼奴頭撲上去,五鬼奴頭抬腿就一腳,踩上炎小衛的胸口,同時,韓大胖也撲向五鬼奴頭,可五鬼奴頭隨意一拳,就把韓大胖打飛出十米遠,韓大胖捂着肚子滾在地上,想起又起不來。

五鬼奴頭喝問炎小衛,你服不服?

炎小衛說:我不服。

五鬼奴頭的腳又用力一踩,炎小衛的胸口又一股刺痛傳遍全身,他咬着牙,怒目瞪着五鬼奴頭。

五鬼奴頭獰笑着問:你還不服嗎?

炎小衛說:不服!

五鬼奴頭一腳把炎小衛踢到一邊,說:你服不服我照樣收走你的礦,記得加油挖。

五鬼奴頭示意手下的鬼奴收了炎小衛的礦,然後就走去了。

炎小衛痛得阻攔不了,卻這裡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游巡的鬼衛在一邊都看着,也沒有上來阻攔。

五鬼奴頭帶着他的小弟鬼奴走了,去收到別的鬼奴礦去了。

炎小衛和韓大胖痛苦的爬起,繼續挖礦。

炎小衛和韓大胖又挖了半天,又得到幾塊黑礦,又剛剛放進筐里,又走來兩個鬼奴,其中一個鬼奴直接端起韓大胖的筐就倒在自己筐里,韓大胖和炎小衛來不及攔,他就把韓大胖的礦倒完了,又想去端炎小衛的筐。

這時,韓大胖才反應過來,問:你們又是誰?

炎小衛說:住手?

可鬼奴不理會他倆的話,直接想再端炎小衛的筐,炎小衛伸手一抓,抓住自己的筐,攔住鬼奴。

鬼奴瞪着炎小衛說:他是我們一殿王的鬼奴頭,人稱一鬼奴頭,你趕緊放手,這礦是孝敬我們一鬼奴頭的,懂沒?

炎小衛說:我不懂。

一鬼奴頭的小弟鬼奴說:你不懂,我讓你懂。

小弟鬼奴說完,一腳踩到炎小衛的手臂,炎小衛想掙扎卻掙不脫,這時,韓大胖起身想撲上去,卻小弟鬼奴轉頭來瞪着韓大胖,喝道:胖鬼,你有種上來試試,我踩扁你肚子。

韓大胖見小弟鬼奴一喝,就遲疑不敢上去,剛剛被挨打的痛,現在還痛,所以他站在原地問:你們憑什麼拿我們的礦?

小弟鬼奴說:就憑這個,拳頭。

小弟鬼奴說完,一拳砸到炎小衛的肚子上,炎小衛頓時痛得卷在地上,小弟鬼奴就端起炎小衛的筐倒到自己的筐里,倒完就跟着一鬼奴頭走了。

炎小衛恨恨的望着他們的背影,韓大胖說:這麼搞什麼時候才搞到五百噸冥幣?

炎小衛說:所以我們要反抗,不能沉默。

韓大胖說: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炎小衛說:不是對手也要喊,吶喊。

韓大胖說:好。

兩隻鬼又開始挖礦。

才挖了一會,巡邏鬼就敲鑼打鼓,下通知,今天挖礦到此為止,快去交礦,做好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