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鬼成神,九界顫抖》[一鬼成神,九界顫抖] - 第7章 空藍子打油

第五輪,只設五個擂台。

馬上開始,鬼奴正在抽號,這一次又產生一名幸運者。

一到十九,最後的十九號就是幸運者。

炎小衛抽到了一號,扁芙抽到了十九號,她很歡喜,她是幸運者,不用對打直接升級。

第5輪的賽場。

炎小衛對戰二鬼奴頭,在五號的擂台上,五號擂台的周圍已經圍滿了人,很多鬼奴都在吶喊,都在為二鬼奴頭加油!

炎小衛站在擂台上看了一圈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人在給自己加油,心情感覺有點落寞,卻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她就是扁芙。

扁芙吶喊着:加油加油加油!

炎小衛看向扁芙揮了揮手,笑着說:你來了。

扁芙說:我來看你了。

炎小衛說:謝謝。

這時,擂台的鑼聲響起,戰鬥開始。

二鬼奴頭說:今天我要在這殺了你。

炎小衛說:這是牛上天的感覺。

二鬼奴頭冷喝一聲,飛身來,一腳掃去,炎小衛不躲避,直接用手擋住,二鬼木頭一腳踢在炎小衛的手臂,炎小衛後退兩步,炎小衛一拳打出,子拳打在二鬼奴頭的肚子上,二鬼奴頭直接飛了出去,掉在雷台外面。

炎小衛勝利晉級。

這時,韓大胖正好趕到,他就吶喊着:勝利!耶!

扁芙也吶喊一聲,好樣的。

炎小衛笑了一下,走下擂台。

這時,其他的四個擂台上的比賽也結束了。

進入六輪的有十個鬼奴。

炎小衛、扁芙、一鬼奴頭、三鬼奴頭…五鬼奴頭…

二鬼奴頭和九鬼奴頭已經淘汰。

又上擂台打了一輪,就只剩五個鬼奴了。

只剩炎小衛、扁芙、一鬼奴頭、三鬼奴頭和五鬼奴頭,五個鬼奴爭取第一鬼奴霸。

這,又產生一個幸運者,五個鬼奴上台抽號。

一二三四五,五號是幸運者,還是扁芙抽到了。

扁芙的好運氣爆表了,在場的鬼奴都嫉妒這個扁芙了。

炎小衛說:你很厲害。

扁芙說:我只是好運,不像你真有實力。

炎小衛說:我跟你借一下好運怎麼樣?

扁芙說:隨意。

炎小衛說:好,謝謝。

炎小衛對戰的是五鬼奴頭,這五鬼奴頭他踢過,不知在擂台上,他會不會爆發。

炎小衛說:我上台了。

他說了聲,走上擂台,韓大胖和扁芙在底下下吶喊助威。

炎小衛和五鬼奴頭只是一招就分勝負了,五鬼奴頭被炎小衛一拳打出擂台下,五鬼奴頭灰着臉爬起來就離開了。

這一輪後,產生一二三名。

就是炎小衛和扁芙和三鬼奴頭。

最後三鬼奴頭淘汰,炎小衛和扁芙爭霸。

韓大胖驚訝了。

原來扁芙這麼厲害,韓大胖說:你深藏不露呀。

扁芙說:是幸運。

炎小衛說:一會你可要手下留情。

扁芙說:好說好說。

炎小衛說:你力量這麼強,怎麼被判作鬼奴了?

扁芙說:哪裡強了,又沒有強過地府十殿王。

炎小衛說:也是。

這時。

鑼聲響。

炎小衛和扁芙走上擂台,兩個鬼互相一拜就開始打鬥。

打了不多久,炎小衛就被扁芙打出擂台。

扁芙勝利。

陰礦界,新鬼奴霸,是扁芙。

韓大胖說:妖精你藏得真夠深的?

扁芙說:馬馬虎虎啦。

炎小衛說:看來我還得繼續吃礦。

這時。

陰礦界的四個鬼差走來,一個鬼差怒喝:三個鬼奴你們聽着,陰礦是十個殿的共同財產,你們竟然私下偷吃礦物,罪加一等,十殿王共同判你們下到冥油界作冥奴。

啊?韓大胖震驚了,他只吃了一個礦,像拇指一樣的礦,也被處罰?也被貶。

什麼?扁芙驚呆了,她只吃了一小小塊的礦,就被貶到冥油界,她不服。

什麼鬼?炎小衛心裏冒出個問題,吃礦也違規?冥油界又是在哪裡?

鬼差不理會他們,直接拎他們去冥油界。

原來,剛剛在爭奪鬼奴霸的時候,幾個鬼奴頭打不過炎小衛,他們很好奇,所以一查就知道炎小衛這幾天一直偷偷吃礦,他們就到鬼差那裡告發了炎小衛他們,閻羅王就下令判他們去冥油界打油。

這才有鬼差來了。

這冥油界是一片黑乎乎的油田,旁邊很多鬼奴在用竹籃撈油。

竹籃打油,根本裝不了油,一裝上來,走到油缸處,竹籃就只有幾滴的油了。

而且這油缸距離油田還遠,有百米遠左右,油缸旁邊有三個鬼衛,一直盯着油缸,油缸一滿,他們就命鬼奴搬走。

據說這油是供給油鍋地獄用的,就是用來油炸鬼的。

可竹籃打水一場空,這油打到什麼時候才會滿缸。

這分明就是一個處罰。

鬼衛把三個大竹籃給炎小衛、韓大胖和扁芙,就喝命他們開始幹活。

炎小衛說:這下怎麼搞喲?

韓大胖說:這挖礦用手,這打油用竹籃,分明就是耍鬼嘛。

扁芙說:打油吧。

三個鬼走到油田邊用竹籃一撈,拎出來,油全部漏掉,竹籃根本盛不了油,還有油在滴滴的往下掉。

炎小衛說:不管了,就這樣拎回去吧。

韓大胖說:好。

扁芙說:只能這樣了。

三個鬼拎着三個空籃子,往回走。

走到油缸邊,準備倒油時,一條鞭子抽了過來,抽在炎小衛和韓大胖的身上,炎小衛和韓大胖痛得跳起腳來。

炎小衛說:為什麼打我們?

韓大胖說:有沒有搞錯?

拿着鞭子的鬼衛說:你們這是打油嗎?你們這是磨洋工,拎着空藍就往回走,哼!

鬼衛說完,又抽了一鞭下來,炎小衛和韓大胖痛得是牙裂嘴。

這一下,不敢反駁了。

他們滴了兩滴油到油缸里,就再往油田走去。

走到油田邊又用竹籃打油,一盛出來就漏掉,一盛出來就漏掉。

韓大胖說:這怎麼弄?這樣回去又又挨鞭子了。

炎小衛說:你看周圍的鬼奴,你發現了沒有?

韓大胖說:發現什麼?

扁芙說:對呀,你發現什麼了?

炎小衛說:你們看他們的身上,都是鞭痕,他們腳下都是黑乎乎的油。

韓大胖說:這個早就看見了。

炎小衛說:寧願挨鞭子也要拎空籃子回去,為什麼呢?

韓大胖說:你不拎回去,那你想幹嘛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