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你得悲歡》[因愛你得悲歡] - 第4章 橫生意外

更何況,她本沒想和唐韞行結婚,一切不過是為了給顧家難堪罷了,可現在唐韞行顯然是當真了,陸離也不好開口直接拒絕,只能胡亂點點頭。
—————-
送走客人後,她和唐韞行分開,先行去了更衣室換衣服。
回到更衣室後,陸離目光複雜的看着鏡子里的自己。
今天結婚了,新郎卻換了一個人。
一切都像一個夢一樣!
她有氣無力地換下了自己精心挑選的婚紗,穿上了一條舒適的連衣裙,腰身盈盈一握。
陸離被經理引導着來到酒店門口,門口純黑的邁巴赫里,赫然坐着唐韞行。
司機恭敬地打開後車門:「唐夫人,請。」
不愧是唐韞行手下的人,自覺的改好了稱呼。
到底是沒經歷過什麼的小姑娘,陸離猶豫地站在原地,有些躊躇不定。
唐韞行看出了她的局促,故意激她:「怎麼,不敢了?」
一下就戳中了陸離,怕軟不怕硬,氣呼呼地喊了聲:「誰害怕了!
現在就去!」
「開車吧。」
「好的,唐總。」
唐韞行垂眸看着平板里的工作合同,陸離手撐着下巴,出神地看着車窗外不斷飛逝的景物。
她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究竟要不要和身邊這個男人結婚呢?
看情況,他明顯是要領證的,可兩人才第一次見面,互相都不了解,他會不會太草率了些?
想到這裡,她瞟了一眼唐韞行,這人難道有什麼不良心思,一定要娶自己?

自己從未聽顧雍之提過有個舅舅,難不成倆人關係不好?
突然,她感覺臉上有些癢,撓了幾下更加火辣辣的痛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當作鏡子照了照,發現臉頰又些密密麻麻的紅色斑點。
陸離慌了神,自己今天不知道吃了什麼,看樣子好像是過敏了。
小時候她也過敏過一次,當時很嚴重,差點窒息。
就這樣想着,心理作祟,陸離覺得自己真的有些呼吸困難起來。
她不敢再耽誤,捂着臉開口道:「唐先生。



。」
「婚禮都結束了,還喊我唐先生?」
唐韞行放下手中的平板,看向面露難色的女人,「怎麼了,有什麼話要說嗎?」
陸離看着眼前男人,和求婚的霸道而果斷似乎不太一樣了,多了些頑皮和溫柔。
她知道唐韞行的意思,是要自己改口了。
但她沒空想那麼多,直話直說:「我們暫時去不了民政局。」
唐韞行正滑動着屏幕,聞言,手上動作停了下來,眸子里晦澀難辨:「你想反悔了?」
陸離急急忙忙開口解釋:「不是的,我現在身體不太舒服,我。


我去不了民政局。」
唐韞行仔細打量着身旁較小的女人,安慰道:「領證很快的,我們辦完了,立刻送你去醫院好嗎?
乖。」
陸離眼睛也開始又些紅腫,眼睛裏不自覺泛着些淚水。
唐韞行發現她臉色越來越不對勁,眼睛也紅紅的,連忙把她拉進自己懷裡:「到底是哪裡不舒服?
彆強撐着!」
陸離放下手,艱難開口:「我好像過敏了。」
唐韞行知道,過敏處理不好是要出大事的。
思及此,他不敢再耽誤,嚴聲囑咐司機立刻轉向開去醫院。
「別擔心,很快就到醫院了,別去抓。」
唐韞行柔聲安慰。
陸離聲音裡帶着哭腔,說:「我能忍的,我可以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