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世界:從拯救知否祖母開始》[影視世界:從拯救知否祖母開始] - 第7章 把盛懷中掃地出門

「這個人渣,為了自己不顧妻兒死活,當真是丟了盛家的臉,丟了我們宥陽人的臉。」

「為了一個娼妓,費盡心思將自己妻兒趕出家族,然後變賣祖宅,拿着銀錢和別人逍遙快活,真是敗類,簡直有辱斯文。」

「盛懷中啊盛懷中,你讓我們說你什麼好。」

被罵的盛懷中被人看穿了心思,竟有些不知所措,但這並沒有讓他感到愧疚,又繼續狡辯:「我賣自己家,關你們什麼事?只要銀錢合理,家主同意,我如何賣不得?」

一旁的海棠附和:「沒錯,正是這個理。」

葉蓁冷笑一聲:「家主同意?盛懷中你可別忘了,這盛家祖宅,可是有盛家二房的一半。你,如何敢稱自己為家主?」

「我這弟弟心繫大哥,自然會同意。況且,他不是與我那弟妹有自己的房子,怎會與我搶這房子。」

通判聽不下去了,「話雖如此,但這房子確實有盛家老二的份,不知賢侄可曾通知過懷民?」

「我……」

「不曾!」葉蓁如是說道。「我家主君從未收到過大爺的信,對此事確實一無所知。但若是主君知道,定然不會同意的。」

「況且……」

葉蓁頓了頓。

在場所有人都等着她繼續後面的事,別說現代,就是在古代,他們也愛看暴打渣男的戲碼。

只見葉蓁從袖子里又掏出一張紙來,盛懷中眼尖,看到籍契二字,便知道事情不妙,於是不顧形象,竟想去搶。

葉蓁早有準備,一見盛懷中有動作,立馬向後退了一步,盛懷中抓了個空,臉上神色很不自然,竟不敢再抬頭。

葉蓁舉着海棠的籍契在場走了一圈,然後質問盛懷中:「你納妓為妾在先,寵妾滅妻在後,對此,可曾感到一絲後悔?」

盛懷中這次真的心虛了,但還是假裝鎮定:「海棠雖是風塵女子,但也是千金閣奇女子,我萬不可辜負人家啊!」

聽了這話,林玉已經徹底死心,也顧不得什麼家醜不可外揚了。

「她是奇女子?那我呢?我在盛家,勤勤懇懇,侍奉夫君,照顧孩子,打理家事,你可曾想過我?既如此,當初還討我回來做什麼?

好好好,就算你不認我這糟糠之妻,那你可想過二叔?」

「關他何事?」

「哼,二叔乃是聖上欽點的探花郎,又娶了侯府千金為妻。若被人知道他兄弟是這樣的德行,且不說聖上,你以為侯府的臉面要往哪擱?

到時候別說了你的榮華富貴了,恐怕還得牽連他。」

葉蓁借用孔嬤嬤的話道:「沒錯,一家子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到時候,看你還怎麼保得住你弟弟的名聲。」

「就算這事不傳到聖上耳朵里,你以為侯府能饒得了你?」

「就算你本事大,侯府不知曉,那你以為二爺知道了會如何?你能保證他不怨恨於你?」

「就算你能瞞得了所有人,但你能瞞得了你親骨肉嗎?等他們大了,你要以何顏面去面對他們?拿你的奇女子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