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10章 你這點錢我很難幫你辦事

宋茹兒本來因為重生歸來後很多事與預料中的不一樣十分心慌不安,便日日也去佛堂抄寫佛經順便折磨一下宋芸兒,突然有一天她想到,上輩子宋芸兒不知道是用什麼辦法攀上九皇子才當上皇后的。

便試探性的在宋芸兒面前提起,哪知宋芸兒不知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演技太好,什麼也不肯說。

於是她突然想到,自己可不就有一個現成的能與九皇子搭上話的人嘛,上天果然待我不薄!只是不知簡言這丫鬟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便每日在佛堂抄經時也求求佛祖保佑簡言說的一定要是真的。

現在果然夢想成真!

簡言可不知道這些,她覺得女主真是病急亂投醫投到自己這裡了,自己可是被她害成這樣的。

便戲精上身壓低聲音學着陳國榮的嗓音說道:「小姐,你收手吧,外面都是阿sir!」

宋茹兒聽到她突然發出男聲,臉色瞬間慘白,抖着聲音說:「誰…誰…誰在外面?」

簡言見她想岔了,忙說:「沒有沒有,這就是我們那的一句俗語,意思就是勸你不要做這件事。」

宋茹兒站在原地呆了好一會,她在認真思考簡言被鬼上身的可能,簡言見她那樣就沖她做了個鬼臉想緩解下尷尬,豈料宋茹兒裙子都不拎拔腿就跑了。

她剛到外面就想到如果簡言真的鬼上身了,怎麼可能還會做鬼臉來嚇自己,自己這段時間都是因為睡眠不好而神情恍惚的,總是胡思亂想,最後她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心一橫又回到簡言的房間。

簡言見自己只是做了個鬼臉女主就跑了,就問系統:「我長得有那麼可怕嗎?」

系統:哪有,你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天生麗質,嫵媚多情,她跑是她自己心裏有鬼。

簡言正享受着系統的彩虹屁,就見女主又回來了,看到她還一把抓住她的手:「小言,其實我並不需要你做什麼,只要你幫我打聽九皇子的喜好和平日里的動向再傳遞給我就行了。」女主殷切的說著,又突然停下來還帶點羞澀,「等我以後成了九皇子妃,必定少不了你的榮華富貴。」

簡言跟系統吐槽:你看這個餅它又大又圓。

簡言抽出了手:「未來的榮華富貴太遙遠,我只問現在能得到什麼。」

宋茹兒沒料到簡言看起來是個瘋瘋癲癲的丫鬟,竟然還能想到這些,便咬咬牙,「我這有五百兩銀票,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先……」

「我嫌棄!就這麼點點錢就讓我干這麼危險的事,我拒絕!」簡言一邊說一邊激動的先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個可能會惹怒某國男人的表示「小」的手勢,再用兩隻手划了一個圈表示「大」。

宋茹兒一時語塞,五百兩已經很多了,她一個閨房小姐,一個月的月錢也才二十兩,平日里父母親人賞的首飾又不能拿出去換錢,這五百兩還是自己好不容易攢的私房錢。

但眼下自己也只有簡言這一條搭上九皇子的路,便忍住不快問道:「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簡言反問。

「我……」女主感覺跟簡言說話頭真的很痛,哪有這樣聊天的?

「這樣吧,我吃虧點,」簡言忍痛說道,「一萬兩好了。」

「什麼?!你一個丫鬟要那麼多錢幹嘛?」女主震驚的問,沒想到簡言的胃口這麼大。

簡言心想,搞搞清楚,你現在可是在跟孩子他媽在商量勾引孩子他爸的事情,才要這麼點我已經很心慈手軟了,這都算我積德行善了。

「錢哪有嫌多的?你不嫌的話那你幹嘛要嫁給九皇子而不嫁給乞丐呢?」簡言慈愛的摸着肚子矯揉造作地說,「更何況我已經是孩子的母親了,以後我要養育孩子,補身體,做衣服,等他長大還要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