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2章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嘍

將接收到的信息都消化完了,簡言這才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你把我弄過來之前不應該找個安全的地方,讓我先接收完劇本嗎?」簡言雖然沒有經歷過,但是系統穿越類題材的小說也是看了好多本的。

「那些都太沒挑戰了,都知道了還有什麼意思,像這種突如其來的事件才能考驗表演功力呢,既然追求刺激就要貫徹到底!」系統一臉自豪的說。

「你為何扛着品如的衣櫃?關鍵是你看戲是刺激了,但挨打的可是我!」

簡言不滿的抗議,「你知不知道這一巴掌把我的容貌,我的身材,我的社交禮儀,還有我身上的好多美好的品德都毀掉了。」

「嘿嘿,失誤失誤,下次我會注意的。」系統狗腿的說道。

「雖然……但是……,這世界的故事也太俗套了,能不能換一個?」簡言覺得這要是寫成小說自己根本就不想看。

「什麼故事?這是真實世界,你忘了剛剛打在你臉上的巴掌有多疼啦?!」系統不滿的大叫。

「那麼我是重生復仇的女主?或者是與之周旋的庶女?」簡言搓搓手有些期待,畢竟自己也身在狗血世界裏了,想想還有些小激動呢。

「你怎麼會是如此惡俗的角色!」系統撇撇嘴,「你當然是最好的角色——丫鬟。」

話說那丫鬟對小姐極其忠心,沒想到那天卻突然被小姐推進了一個房間,醒來後就衣冠不整的面對一屋子的人,她還未反應過來便被拉了下去,等她被叫去問話時卻聽大小姐說自己和二小姐勾結要陷害她。

丫鬟自知沒有,卻嘴笨根本說不清只知道喊冤,事後小姐來對她說只是借這件事扳倒二小姐,讓她跟自己配合,還許諾等到事情平息後便把身契給她讓她回家。她跟了小姐這麼多年,哪有不相信她的道理,就這樣丫鬟承認跟二小姐勾結。

又過了兩月,小姐說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便放她回家,不光給了她一百兩還派了車送她,丫鬟從身體的反應上猜出自己已經懷孕,也無法繼續留在府中,便含淚答應了。

誰知在半路上,卻被送她回家的人拽出來勒死在一個荒山野嶺。

小丫鬟死前掙扎着,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對小姐忠心耿耿卻被小姐這樣誣陷還要勒死,她並不恨只是不解,她只恨自己這麼多天一直不想要腹中的胎兒,但卻在臨死前才發現自己多麼希望能讓它活下來,平安長大。

這股念頭被系統捕捉到,將簡言帶了來。

簡言只想問候系統,「等一下,合著我現在可以說……已經懷孕了?」

「恭喜你,答對啦!」系統扇動着翅膀歡快的說。

「可是我是怎麼懷孕的?過程為什麼不讓我經歷!我抗議!我抗議!」簡言非常不滿!

簡言正在跟系統掰扯為啥不把自己送到懷孕的那個過程中的時候,柴門卻被推開,幾個婆子粗魯的將她到了一間正廳。

正上首坐着今天舉辦賞花會的主人,也就是女主的母親——宋夫人,今天的賞花會,本來她是想讓自家的寶貝女兒宋茹兒一展風采的,結果卻出現了女兒的丫鬟私會外男的事!這就像本來是想露臉的,卻把屁股露出來了,自然是一臉恨不得吃了簡言的樣子坐在那裡。

嫡女宋茹兒哀哀戚戚的擦着淚,一臉受了巨大委屈的模樣坐在那裡,庶女宋芸兒站在旁邊一臉擔憂,做足了關心嫡姐的模樣。

簡言一到廳中就被壓着跪下了,她也沒想着跟封建抗爭啥的,反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跪一跪沒什麼大不了,只在心裏跟系統說:要是有「跪的容易」就好了。

宋夫人怒氣沖沖的問道:「好你個吃裡扒外的賤婢,竟然偷放外男進府私會,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簡言抬頭深深看了一眼女主宋茹兒,女主眼神閃爍,簡言換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好似猶豫再三般慢慢抬起手來指着女主,女主面色一沉,剛想開口打斷她。

簡言就把手伸直了指向旁邊的宋芸兒,大聲道:「是她,是她,就是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