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4章 這孩子是誰的……好呢?

簡言見女主走了,跟系統說道:「怪不得這些小姐們都隨身帶塊帕子,哭的時候眼淚鼻涕一擦就乾乾淨淨了。」

系統無語,這是重點嘛,「你接下來準備怎麼做啊?」

簡言認真思索了好一會,然後嘆息道:「想做點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還想做點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也想做點…可惜都沒材料…」

「我是問你這個嘛,我是問你接下來的打算!」系統簡直要被簡言的腦迴路搞暈了,難道是靠這樣不同尋常的腦迴路才能夠幫助那麼多的人?那自己以後也要多多學習。

「有什麼好打算的,走一步算一步唄,而且今天到現在還沒吃飯,腦細胞已經耗盡。系統,餓餓,飯飯!」簡言張開嘴,想看看系統能不能直接給她變出飯來。

「別急,馬上就有人給你飯吃了。」

話音剛落,有人進來了,是女主的另一個丫鬟小語,她一進來就蹲在簡言面前一言不發,直看得簡言心裏發毛,終於她開口:「你有這麼賺錢的渠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簡言差點被她的腦迴路笑出聲來,直說:「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小語將簡言帶了出去,原來是女主向宋夫人求情,先將簡言帶出去交代她一些事情,讓她知道怎麼樣能在宋大人面前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得更清楚一些。

簡言跟着小語到側房清洗了一下,看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只罵男主真是禽獸,自己才16歲都下得去手,這種張三行為應該送去踩縫紉機!洗完澡又吃了頓飯,簡言便被帶到了女主面前。

女主見到她,看起來十分擔憂,先是關心了她的身體,然後又讚揚了她的忠心,繞了半個時辰後,簡言一句話沒說的嘴都幹了,女主終於說到了正題,就是想讓她繼續說是二小姐宋芸兒指使的,但是不能提一句是被女主推到那個房間的,也不能說出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簡言看着女主喋喋不休的嘴,其實已經有些聽困了,連忙答應下來,女主見狀便讓她好好休息一會,等老爺回來了再叫她去問話。

簡言慶幸自己終於能離開女主教導主任般的魔音,便到原本自己的房間去了,她在房內搜索了一番,把看起來值錢的東西都裝起來藏在身上,就躺下去安心睡著了。

系統看着如此心大的簡言,只能感嘆一句沒心沒肺真好。

不一會,簡言就被小語推醒,原來是老爺回來了,簡言就跟着女主一起往正廳走去。

今天第二次來這裡,只是這次人變了,二小姐宋芸兒已經先跪在了那裡,簡言心想:這個倒霉蛋竟然比我還多跪一會兒。然後就——挨在宋芸兒旁邊跪了下來。

系統:這是什麼值得比較的事嗎?

宋大人已經在宋夫人那裡聽了一遍添油加醋的版本了,這時把簡言叫來也是要再落實一次,簡言就原原本本的把跟女主對好的詞又說了一次。

宋芸兒下午已經得到了消息,原來四皇子下午剛到了房間門口,還沒進門就有事走了,所以房內的並不是四皇子。她已經打定主意只要自己咬死什麼都沒做就行了,她知道簡言說的這一切是宋夫人和宋茹兒指使的,但是她們肯定並無切實的證據,幸好自己上午裝暈也並沒有完全露餡,她就等着簡言說完再反咬一口就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