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5章 來啦,老妹兒

宋大人面對這個突發情況頭疼不已,一時想不到什麼好的對策,便示意宋夫人和女主進去商量,三人就都走進了內室。

簡言看了看周圍,整個屋裡就剩她和宋芸兒兩個人,因為宋大人覺得此事屬於家醜不可外揚就沒讓旁人進來伺候,雖然已經揚的不能再揚了。

簡言就準備自己爬起來活動活動筋骨,突然她看到旁邊跪的宋芸兒,便碰了碰她:「你一百兩帶了嗎?」

宋芸兒像看瘋子一樣看着簡言。

簡言便說道:「你要是不給我,我就在這大叫宋家二小姐欠丫鬟一百兩不還,正好我剛剛還沒跟老爺說這事呢,老爺要聽說了二小姐能有本事欠下這麼多錢,一定會誇你有出息的,你說是不是?」

宋芸兒覺得簡言絕對是瘋了,這事本就是自己謀劃的,她心知自己跟這個丫鬟絕對半毛錢關係也沒有,但是她竟然無緣無故地就編排自己與她謀劃私會外男的事,難道私會外男是什麼光彩的事嗎?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甚至還煞有介事的說什麼自己承諾要給她一百兩,哪有的事!而且現在事情都到了這麼緊急的份上了,這個丫鬟不擔心怎麼保住自己的小命,竟然還能記得找自己要錢!不怕有命拿沒命花嗎?!

看到宋芸兒一動不動,簡言咧着嘴威脅道:「不給嗎?那我要開始叫啦!」

想歸想,但是宋芸兒剛被罰跪了一下午,哪敢再讓簡言把宋大人叫出來,連忙捂住了她準備大叫的嘴,在身上的一個荷包里翻找起來。

她找到了一百兩以後就趕快塞給了簡言,生怕慢了一步她就喊出來,那也是她攢了許久的,本來是今天計劃拿來打點人的,現在自己的計劃還沒實施呢,錢沒了。

簡言認真檢查了一下便收在了懷裡,笑嘻嘻的說道:「兩清啦,你以後再也不欠我的錢了,以後有這樣的好事再找我幫你哈。」

宋芸兒感覺自己體內氣血翻湧,很想開口反駁兩句,但是覺得跟這個丫鬟光是說話,不對,自己一句都沒說就被她氣的已經受了很重的內傷,她也不顧跪了一下午的腿麻,連忙爬起來就踉踉蹌蹌地走了,生怕再聽到一句簡言的聲音自己就要被氣的吐血。

簡言一看她也走了,就一邊錘着腿一邊站起來,慢慢走到老爺的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果然老爺這個級別的茶就是好喝。

簡言喝完茶後,便走了出去,她本想回到自己的房間,但是剛剛來的路上只顧欣賞女主如弱柳扶風般的走姿,忘了記路了。

系統跳出來好心的提供了一份宋府的地圖,簡言認真研究了一會兒,抬腿走了起來,她走到宋府大門口,看門的僕人也有些摸不着頭腦。

因為簡言「偷人」的事情早就在府里傳開了,今天老爺審問她的事他們也都知道,看她現在往大門口走,就以為她是被老爺趕出了府,雖然感覺只有她一人有些奇怪,但是也並未阻攔。

主要是簡言大搖大擺的從裏面走出來,身後也並無人追趕,像他們這些僕人都是在有身契在府中的,他們哪裡能想到簡言敢獨自逃跑。

簡言也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並沒有任何人阻攔,很順利的就出了府,她走在大街上看到人來人往的熱鬧場景,才有些自己又活着的真實感覺。

簡言跟系統在街上逛了一圈買了些東西,逛累了就在街邊的一家茶水店一邊喝茶一邊跟系統一邊聊天,突然看到好多身穿宋府服飾的下人在街上散開,似乎是在尋找什麼,突然一個僕人見到她,眼前一亮,便上前把她拽着,又將她帶回了宋府。

簡言出去本是真的想走的,畢竟在宋府太危險了,說不定哪天小命就沒了。但是出去了以後系統提醒到她的身契還在宋府,她這樣出來就是逃奴,宋府派人抓她的話,她只會死的更快,簡言這才又找了個顯眼的地方坐下等他們來找自己。

宋大人他們三人在屋裡商量半天,不知簡言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一時也不好對她做什麼,便決定先把她放在府里,看九皇子府中到底來不來人,最多就當養個閑人罷了。

三人商議完後出來發現簡言已經不在廳中跪着了,以為她回了自己房間,等到女主回去後才發現她人都不在府中了,便趕忙派人出來尋找。

簡言又被帶到了大廳,二小姐宋芸兒又是已經先跪在那裡,身上還有被打板子的痕迹,簡言心想:這個倒霉蛋跪的時間好像是比我長很多。

原來宋大人忍住滿腹怒氣跟女主她們倆商量好對策以後出來一看,廳中哪還有那兩個罪魁禍首的人影,氣的當時就摔了茶杯,一疊聲喊到:「把她倆給我抓來!!」

底下人見了便忙不迭的又把二小姐找來,可憐的宋芸兒拖着酸脹麻木的腿好不容易剛挪到自己房門口,還沒進去呢,尋人的丫鬟就來了,沖她喊到:「二小姐,老爺又發脾氣了!喊你快去呢!」

宋芸兒便收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