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6章 腰肢夠軟,我很喜歡

日子一天天過去,天越發的長了,樹上惱人的蟬也開始鳴叫起來,很快簡言的春裝換成了夏裝。

但是簡言卻無法繼續無憂無慮的在屋裡躺屍了,因為她有了孕反的跡象。

簡言知道懷孕估計是瞞不下去的,主要她也實在是待夠了,兩三個月不出屋感覺自己快發霉了,於是她便故意大聲嘔吐讓別人都知道。

事情很快傳到了女主那裡,沒兩天就有一個大夫進來為她診了脈,然後一言不發的走了。

簡言老神在在的躺在床上等着,仔細辨認着宋茹兒的房間不是傳來花瓶就是筆洗被砸碎的清脆聲,簡言和系統在房間里一邊聽着女主那邊的聲響一邊為她加油:八十!八十!八十!四十!四十!……

女主宋茹兒得知簡言懷孕後,先是氣憤不已,隨後便產生了強烈的擔憂和後怕,她此次重生的最大依仗就是知道了九皇子會是最後登上皇位的人。

斗垮庶妹充其量也只是一道開胃菜而已,她真正的目標是以後暗中聯絡九皇子,成為他登上皇位路上的助力,等到事情成了後自己就算不能成為他的皇后,宋家在他心裏的地位也會不一樣。

但是假如自己的丫鬟現在就和九皇子的侍衛有了關係還懷了孕,那麼自己這個主子在九皇子的心中又會變成一個怎麼樣的女人啊!

宋茹兒感覺一條本來是上天為自己鋪好的通往光明大道的路生生地被自己斬斷了,光是想想她就覺得痛苦,難道自己重生歸來,費盡心思,只是一個笑話嗎?

她想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簡言,都已經過了兩個月了也沒有人來尋她,自己又何必這麼擔憂,九皇子府的人也許只是說說而已,未必真的會記得她。

這樣倒不如……

打定了主意後,她便讓人為簡言熬了一碗安胎藥,簡言還在屋裡聽女主屋裡的動靜呢,突然她用力在空氣中嗅了嗅:「誰家飯糊了,女主不會是因為我懷孕了就報復我要給我吃糊飯吧。」

系統表示:你想多了,女主沒那麼小心眼,她只是要毒死你而已。

不一會兒,葯熬好了,小丫鬟剛把葯盛出來,女主便進來讓她幫自己去取帕子,把她支開後,宋茹兒掏出一個瓷瓶小心的倒了進去。

簡言看着小語把葯端給自己後就一直站着不動,抬頭看了看她,然後端起碗放到自己嘴邊,看到小語一臉緊張和欲言又止的神情,簡言裝作開口要喝的樣子。

小語出聲:「哎!別喝!」

簡言放下碗,看着小語一臉糾結的表情,簡言跟系統說:果然我的人緣不錯,這個只認錢的小語都良心發現準備開口提醒我葯有毒了。

系統:是呀是呀,你可是有大功德的好人,好人有好報的!

小語糾結了半響,終於開口:「你的錢都藏在了哪裡啊?」

簡言簡直要石化了,我毒藥都放下了你就跟我說這個!

想了想,簡言招招手讓小語附耳過來:「實話跟你說吧,我那侍衛大哥跟我說他在九皇子府上當差一個月就有一百兩那麼多,現在一百兩對我來說就小錢,小錢你懂嗎?何況我也出不去,錢對我也沒用,我現在對錢一點都不感興趣。」

小語聽了,忙不迭讓簡言把錢拿出來,簡言繼續說道:「拿出來也容易,只需要你幫我做件事。」

簡言從懷裡掏出一小錠銀子和一封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