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7章 只是誇張手法,懂了嗎?

宋茹兒聽聞此事,心裏也慌亂起來,便也不管簡言,就匆匆走了。

她找到宋大人和宋夫人將此事一說,兩人也嚇了一跳,但是冷靜下來就發現,此事應該是不可能的,畢竟簡言一直被關在家裡,沒法出去報信,而九皇子府這麼多天並沒有來人,就算要來怎麼會不偏不倚正好是今天呢?

三人覺得一定是簡言胡亂編出來的,但是宋茹兒又提到她說的:「我騙你幹嘛,反正今天一定會來的!」三人又有些不確定,於是便把簡言叫了來。

簡言時隔三月又見到了宋大人和宋夫人,發現他們脫了厚重的春裝,穿上了夏顯得人也精神了不少,簡言想着伸手不打笑臉人,就習慣性得露出了商業微笑。

宋大人原本為了此事確實着急上火了一陣,主要是全國都知道九皇子就是皇上的逆鱗,沒人敢提他,這事又涉及自己的家私,他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好不容易平息了幾個月,他剛要忘了此事,偏偏這個丫鬟又懷孕了。

想到這裡他又開始頭痛,一抬頭,看到簡言又帶着那種神秘的微笑走進來,他簡直就跟見了鬼一樣,一股無名火湧上心頭,大叫簡言跪下!

簡言一臉你無情你無恥你無理取鬧的表情看着宋大人,然後理不直氣也壯地跪下了,反正她出門前帶了「跪的容易」。

宋大人盤問起這件事來,簡言便說道:「你就不用問我是如何送出去的了,我只跟你說今天他們一定會來接我的,不信你可以派個人到九皇子家附近問一問,九皇子甚少與人結交,今天有人去門口送信一定會被其他人看到的。」

宋大人沉吟半晌,說道:「此事我自然會去調查,如果你有半句假話,也別怪我不留你,快說!你今天送了什麼信進去?!」

簡言認真的說道:「老爺,我這個人記性不好,膽子又小。腿腳一旦伸不直,再加上被人大聲問話,很多東西就會記不起來,你剛剛問的問題我現在就有點記不清了。」

宋大人聽她這樣說,氣的要命但是又拿她沒辦法,只得放緩聲音讓她先站起來,簡言慢慢地站起來,面對眾人一臉「你快說」的表情,又——慢慢挪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畢竟她可是懷孕了,慢一點對胎兒好。

轉過身看到宋大人臉上的憤怒表情快撐不住了,才趕快開口:「我就是在信上說,我想他,我愛他之類的,畢竟好久沒見了嘛,嘿嘿,然後又跟他說我已經懷了他的孩子,順便也說了我現在在宋府吃糠咽菜,忍飢挨餓,他再不來救我就要一屍兩命了。」

簡言說完,宋大人轉臉盯着女主,用目光詢問:我只讓你關她,沒讓你不給這個丫頭吃喝啊,宋茹兒一臉委屈的剛想開口辯解。

簡言繼續說道:「這就是個誇張手法嘛,你看啊,我要是說我在宋府吃得好住得好,他說不定就放心了,但是我要說我過得不好的話,他一想到自己在富麗堂皇的九皇子府當差,媳婦孩子卻在宋府吃糠咽菜,忍飢挨餓的,可不就會產生急切要把我接過去的想法了嘛,所以只是用了一點誇張手法,並不一定是事實,懂了嗎?」

宋家三人聽了這話都氣的血壓上升,一時都說不出話,宋夫人覺得自己以前到底是怎麼給女兒挑的丫鬟,情啊愛啊的張口就來,說話還這麼不着四六的,簡直就是個糊塗車子。

見沒人說話,簡言又自顧自的開口:「不過我今天讓送信的人交代門子傍晚再把信交給我的侍衛大哥,因為他那天說他每天白天當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