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八章 殺千刀的負心漢

等到慕容硯再有意識時,自己已經一絲不掛,旁邊還躺着一個女子,情況也跟自己一樣,兩人一看就是剛成了好事。

慕容硯非常震驚,自己自從年少時被診斷出傷了根本,以後便歇了做這事的想法。雖然母妃以前也給自己送過幾個貌美的女子來幫助自己,但是他都沒什麼反應,那些女子也都被他趕了出去,慢慢地他的母妃也歇了這個心思。

長大一些後他有心想再試一試,但自己又不好意思找人,也怕自己真的是不能人道的,反倒是害了別的女子。但看現在的情形,難道自己已經好了?他想到自己是被人下了葯,也許是那葯的作用。

胡亂想着,又起身匆忙將衣服穿好,但那身旁的女子卻怎麼喊也喊不醒,任其這樣躺着也不是辦法,便伸手將她的衣服也穿好,但他這麼多年只有被別人伺候穿衣的份,還從未為女子穿過衣服,只能胡亂的給她亂穿一番。

收拾的差不多了,忽然聽到遠處有一大群人嘰嘰喳喳的過來,說什麼尋人,心道不好,便使出渾身力氣快步的走了出去。

後來碰到了來尋他的洛風,兩人便一同回府了,回府後慕容硯想着自己畢竟奪走了那個女子的清白,如若鬧出來,自己定會給她一個名分,但是後來卻傳出宋府一個丫鬟和外門的小廝有染,慕容硯便不好再上門去認。

在宋府被下藥之後,他去細細調查了一番,只查到這事與四皇子還有一個庶女有關,但並未查到針對自己的切實證據,倒不好往下推進,便暫時作罷,反正那個人欠自己的遠遠不止這些。

簡言又被通知要到正廳去,她趕忙戴好自己的「跪的容易」。

簡言跟系統打聽到這幾個月每日宋芸兒都要在佛堂跪着抄寫佛經,就跟系統討論:也不知道宋芸兒的膝蓋有沒有跪爛。

簡言正跟着來叫她的丫鬟在路上走着,見到了宋芸兒也穿着丫鬟服走了過來,簡言有些不解,跟系統說:「不是吧,難道這裡跟公司一樣,小姐犯了錯就降職為丫鬟?」

系統表示自己母雞呀。

簡言觀察到宋芸兒走路一瘸一拐的,便故意走慢一些等她,待她靠近了就悄悄拉住她衣袖,宋芸兒不明所以的看過來,簡言輕聲問她:「你這幾個月就直接跪在地上啊?」

宋芸兒恨得咬牙切齒:「還不都是拜你所賜!」

簡言嘿嘿一笑,「我也是替天行道!」

宋芸兒氣的扭頭,不顧自己腿疼硬是加快了步伐,想要離這個魔鬼遠一些。

簡言趕快上前一手拉住她,一手悄悄地把自己底下的裙子拉開一些。

這樣就把「跪的容易」露了出來,然後像個賣碟片的小販那樣左右望了一圈,看到周圍沒人才輕聲跟她說:「有了我這個「跪的容易」,下跪變得很容易!保管你跪了第一次,還想再跪第二次。怎麼樣,想不想要?」

宋芸兒心思有些微動,這次的事情讓宋大人對她失望透頂,罰她在家抄寫半年的佛經不許外出,如果只是抄寫還好,不知道宋茹兒跟父親說了什麼,父親又讓她跪着抄寫,之前天冷穿得多,自己也偷偷在底下墊了幾個蒲團,覺得還好些。

可是最近不知道宋茹兒發了什麼瘋,日日過去陪她抄寫佛經,現在連蒲團都不許墊了,剛跪了幾日腿腳就疼的不像自己的,她見了簡言的「跪的容易」確實有些心動,但並未作聲,只是驚嘆這個丫鬟確實聰明,能從這件幾乎必死的事里毫髮無損並且舒舒服服的活到現在,還能夠想到「跪的容易」這個法子來讓自己舒服點,確實是個有本事的人。

簡言見她對自己投來了一些讚許的眼神,便越發興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