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 - 第1章 雞飛狗跳

「陳大妮!趁我上山打獵你賣了翠花給人沖喜,還逼死了她,……我不打死你這個毒婦,就對不起我妹妹!!」

「嫂子……啊……二安,快,快攔住大哥……嫂子……」

「秋菊,放開我,我跟他吳大壯拼了!他居然為了那個橫蠻不講道理的妹妹打我……」

「唔……」一陣雞飛狗跳的嘈雜吵醒了屋子裡舊木床上的吳翠萍,她抬起手,撫上刺痛的額角,觸手一片黏膩。

詫異地收回手,手指上刺目的猩紅讓她蹙了蹙額。

不就是賭氣多喝了兩杯酒么,怎麼會磕破了頭?

尚且沒想明白怎麼回事,指縫間露着房梁的屋頂又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忍着額角的疼痛,從床上費勁地撐起身子靠坐起來,狐疑地打量着四周。

十來平米大小的屋子裡,除了她身下一動就吱呀亂響的木板床,竟然一樣傢具都沒有。

夯實的地面上浮着薄土,昏黃的光線透過木門和窗子上已經看不出顏色的窗紙,落在她身下泛着陳腐味道的褥子上……

吳翠萍瞪大了雙眼,來回掃視着這個簡陋到了極點的屋子。

我了個去,該不會被拐賣到了山村裡吧。難不成,那個娘炮得不到就惡從膽邊生了嗎?

不過,想起臨海市每一個角落都裝滿了公安部門布置的監控設備,吳翠萍又長長地吐出了剛剛睜眼時憋在心口的那口氣,這人選擇在滬寧市拐賣她實在是愚蠢至極!

吳翠萍撇了撇嘴角,臉上揚起了一抹嘲諷的笑。

可惜,那笑還未徹底成型,她的臉又垮了下去。

因為就在她試圖回憶起昏迷前的細節時,一段陌生的記憶闖進了她的腦海。

她悲催的發現,自己,穿越了!

就在她醉得人事不省的時候,她,臨海市著名商場鐵娘子吳翠萍,穿越了。穿越到了眼下這個和她的名字一字之差的吳翠花身上。

吳翠萍忍不住閉了閉眼睛,抬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努力的讓自己在這個匪夷所思的情況下冷靜下來。

然而,屋外的動靜越來越大,似是故意完全不給她分秒的寧靜讓她思考。

女人凄厲的嗓門甚至破開虛空直刺吳翠萍的腦仁:

「吳大壯,你打我?你不得好死!嗚嗚……我陳大妮嫁進你們老吳家六年,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

伺候走了你那死鬼爹娘,給你生了兒子,都不落好!你還打我,嗚嗚……狼心狗肺的東西……」

在原主的記憶里,這個聲音是她大嫂的。

大嫂是個性子急躁的,天天沒事就會嚷兩嗓子,所以這個聲音在她的記憶里尤為鮮明。

「你還敢說?你賣了翠花,還……還逼死了她……」

男人笨嘴拙舌的指責着,木訥詞窮的話語聽得吳翠萍都忍不住替他着急。

這應該是原主的大哥,記憶中的他總是對原主無條件的寵溺。

不過,屋外和稀泥的勸架聲很快淹沒了大哥的聲音,嘰嘰喳喳的比每年秋天,大雁南遷前開會的時候還熱鬧:

「大壯,你快拉倒吧。就你家那懶得出奇,還天天打雞罵狗的翠花,她不給委屈給她倆嫂嫂就不錯了,還能被她嫂子逼死?!」

「可不,大壯,就當你媳婦逼她了,那還不是為她好?西疆戰敗,朝廷加稅,又連着兩年的旱災。

多少人吃不上飯,都賣兒賣女了。她嫂子給她找了那麼好的人家,不過就是嫁過去沖喜,但以後可以吃喝不愁,已經算是盡心盡意了。」

「你媳婦兒又不是為了自己,還不是想你妹妹後半輩子過好日子,順帶着還能解決一下你全家的溫飽問題……」

「可不咋的,要不是縣裡黃老爺着急給他兒子買個沖喜的媳婦兒,又不願意委屈了兒子,想找個漂亮的;就這年頭,誰能看得上你們家刁蠻霸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