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 - 第2章 人死了也不能浪費

可憐吳大壯,打獵回來,一進家門就驚聞妹妹撞牆自盡的噩耗。

和家人還沒掰扯明白妹妹的事呢,這就又一個麻煩找上門來了。

眼看着家人哭的哭,躲的躲,逼得他只能回身拽起還坐在地上嚎哭的吳大嫂,一巴掌把她的哭聲打回了肚裏:

「陳大妮,你收的聘金呢?」

吳大嫂被吳大壯打得發懵,下意識地想打回去,卻一下又瞥到黃家管事的一臉不耐,以及村人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不敢再繼續撒潑,捂着有些紅腫的臉訥訥地道:「沒了,沒了,都買糧了。」

忽而又大哭起來:「你打我幹啥,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吳大壯見狀,心知今天這錢是拿不出來了,只得回過身,硬着頭皮,陪着笑迎上了黃家管事:

「這位先生,實在對不住您。家裡的情況您也看得到,並非我們想要賴賬,實在是家裡今天亂得很,小妹的身後事還沒辦,家裡也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銀兩……」

「拿不出來你們就等着坐牢好了,我們老爺說了,要是你們不賠償雙倍聘金,就去縣衙告你們全家騙婚!」黃家管事不依不饒的叫囂着。

這世道活着不易,村人們或多或少都在外面欠了銀子,黃家管事的態度讓院子里圍觀的村人們看不下去了,紛紛插嘴:

「我說你這個管事怎麼這麼難講話呢?!這婚事不成也不是他們願意的。」

「就是,人家妹妹還屍骨未寒呢,你們就衝上門來退聘金了,這還有點人性嗎?」

黃家管事聞言,兩眼一翻棱,更加不肯讓步:「你們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他家姑娘又不是我們讓她死的,關我家屁事?何況,因為他家姑娘不懂事,耽誤了我家少爺的沖喜,還給我家添了晦氣呢。只讓他們退賠雙倍聘金,已經是我家老爺為人厚道了!」

黃家管事這話說得極不客氣,也格外戳人心窩子。

原本連年災荒,人們心裏就難免仇富;人們又本能地同情弱者,此時見他不過一個管事,就如此霸道難纏,心裏更如火燒。

幾個脾氣不太好的村民齊齊上前一步,堵在了黃家管事面前:「你們老爺就叫你這樣來處理事情的嗎?不管人家死活,只一味逼迫?」

黃家管事被幾個大漢逼住,心裏一虛,不由自主後退一步;可想到自己背後的黃家,便又梗着脖子頂了回去:

「怎麼著,怎麼著?你們不賠聘金,還想打我不成?你們動我一下試試,看看我家老爺會不會放過你們這幫泥腿子?!」

吳大壯生怕兩邊真杠起來,激怒了黃家管事,趕忙陪着笑臉上前一步,拉開了村民,又對着黃家管事躬身打了個千:

「先生,不是我家賴賬,實在是手上一時拿不出錢來。這家裡又亂糟糟的還沒個頭緒,能不能請您寬限幾日?再者,我家條件,您也知道,但凡家裡有一絲餘糧,也絕不會送妹妹去沖喜。您家現在索要兩倍賠償,我們也是真的拿不出啊。」

黃家管事見吳大壯低眉順目,狀似可欺,很想再逼他一逼。偏目光又掃到院子里的一群人正目光不善地瞪着他,心下發緊。

生怕真惹怒了這一院子人,自己討不了好,左右斟酌了半晌,才皺緊了眉頭,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罷了罷了,看你們可憐,我就回去替你們跟老爺商量商量吧。但是,至多給你寬限上三日,雙倍聘金卻是分毫不能少的!如若你們還不知足,或者三天後不能把聘金拿來,那就別怪我黃家不客氣!」

說罷,重重哼了一聲,也不等吳大壯等人的回應,甩袖出了院子,揚長而去。

屋裡的吳翠萍沒想到黃家這麼快就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