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 - 第3章 鬼啊

「你說啥,王大埋汰?!我妹已經死的冤了,你還不讓她入土為安?」大哥吳大壯悲憤的吼了起來。

「我……我還不是為你家好?!」吳大壯口中的王大埋汰尖着嗓子回懟:「你說你家現在都啥情況了,還入土為安?活人都快要活不起了,還管個死人?!

再說,你家翠花長得漂亮,如今大伙兒都知道她死了,沒準多少人惦記着把她偷回去配陰婚呢。」

「說這麼多,你啥意思?」記憶中的二哥吳二安沙啞的聲音響起,語氣陰沉沉的。

「那個……我……要不……嗨,我乾脆直說得了。」被喚作王大埋汰的人似乎有些尷尬,但轉瞬,他又好像是破罐子破摔了一般。

「你家翠花今天剛死,埋了的話,很可能被人偷走。與其讓別人偷了她的屍體去配陰婚,還不如你們直接給她找個人家配了得了。

你們能再得一筆聘金,解了老黃家的麻煩,我們也能跟着混一頓飯吃……」

話落,院子里的人突然全都沉默了,整個院子陷入了詭異的靜謐。

這讓吳翠萍莫名的不安起來,她扶着還有些發暈的腦袋下了床,踉踉蹌蹌地湊到屋門口,透過門縫向院子里小心地窺望着。

誰也沒有料到,向來不聲不響的吳二嫂打破了沉默,她的聲音甚至有些發抖:

「大哥,王大埋汰說的事兒,其實挺……挺有道理的。你想想,翠花還沒嫁人呢,以後……以後連個祭祀的人都沒有。若是配個陰婚,好歹……好歹也有個人家不是……」

不待吳大壯夫妻反應,吳二安也緊跟着開了口:

「秋菊說的是,大哥,我琢磨着這事兒……可行!翠花有了人家,我們也……收一筆聘禮。雖然不一定就能堵上聘金的窟窿,可翠花長得漂亮,捨得出錢人配陰婚的人應該也不差錢。實在還是不夠,咱們到時候再想辦法湊湊。」

也許起初是有些心虛的,可話一旦說出口,接下來的一切就容易多了,吳二安的話越說越順暢:

「反正人死也不能復生,別的村兒都開始有人吃人的事兒了,萬一我們剛把翠花埋了,再有人把她偷走,可咋整?況且咱家還倆孩子呢,大人餓着沒事,總不能讓孩子跟着遭罪吧……」

吳二安夫妻倆的話聽得吳翠萍忍不住嘲諷地笑。

說起來,這世界上最複雜的就是人心了,偏偏最精彩的,也是人心。

這麼容易,原主的二哥就叛變了。

這還是原主記憶里那個把糖葫蘆藏在懷裡帶給原主的哥哥嗎?

果然吶,在利益面前,人心是最禁不起考驗的東西。

尤其那個吳二嫂,記憶中的她,可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勇於說出自己的意見呢。

是家裡吃不上飯把她餓成這樣的,還是她本來的面目就是如此?

她可真是把吳翠萍這副身體的價值算計到了極限:活着,要把她賣給別人沖喜;死了,也要把她的屍體給別人配陰婚。

這可真是……真是一點都不捨得浪費呢!

吳翠萍突然覺得自己應該立刻去院子里露個臉,她實在是不敢再聽屋外那些人商量下去了。

別看吳大壯現在好像還護着她,可吳二安都叛變了,誰又能保證吳大壯就能一直不變?!

人心隔肚皮,靠誰都是靠不住的,這是吳翠萍上輩子就懂了的道理。

她的手扶上了門板的時候,吳大壯似乎也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艱澀地開口:

「二安,秋菊,你們說的叫什麼話?翠花……那是我們妹妹,如果我們那樣對待她我們還是個人嗎?爹娘知道了也會氣得從墳里爬起來的……」

「吱嘎」一聲開門的聲音打斷了吳大壯的話,引得眾人的目光齊齊看了過去。

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吳翠萍的屋門口,院子里的人們看了一個正着。

許是心虛得厲害,吳二嫂在看到額頭還滲着血的吳翠萍那一刻,好似被踩了尾巴的貓,「嗷」的一聲一蹦老高。

她嘴裏一邊嘶喊着「鬼啊……」,一邊手腳並用,拚命地向院門外逃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