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 - 第5章 把玉玦賣了吧

吳大壯的話仿若晴天霹靂,劈暈了屋子裡的幾個人。

吳大嫂最先反應過來,上前一把抓住吳大壯的手腕,厲聲問道:

「你說啥?!她不是你們親妹妹?!那這麼多年,你家人還都幫着她,慣着她,縱着她欺負我和老二媳婦?」

吳大嫂的話讓吳大壯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堅定地拉開了她的手,掃視了屋裡眾人一圈後解釋道:

「家裡最初只有爹娘知道翠花的身世,我從前也一直以為翠花是娘親生的。直到爹臨終前,才把真像告訴了我……」

「那大哥你就說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二安不耐煩地打斷了吳大壯的話,瞪着眼看着吳大壯的臉,彷彿若他說不出個所以然,哥倆就要好好掰扯一番。

「我倒想看看,爹娘到底咋想的,平平都是親兒子,怎麼就只把東西留給你,事情也只告訴你一個!」

吳大壯聞言,張了張嘴,卻到底沒有解釋什麼,只嘆息着講起了這塊玉玦的由來。

原來,十五年前,吳大娘懷孕七個多月的時候,吳老爹上山打獵,因為想給家裡多些收入,那次吳老爹走的特別深。

就在快到野狼溝的地方,他遇到了一個早產的婦人。

那婦人衣着不凡,一看就是出身富貴人家。

可她身上卻帶着重傷,再加上早產,流了很多血,眼見着快要活不成的樣子。

那婦人乞求吳老爹救救她的孩子,還取下身上所有值錢的金銀玉飾感謝吳老爹。

只說請他帶着吳翠花下山暫時收養一段時日,過後一定會有家人來尋。

所有財物,除了這塊玉玦之外,,吳家都可以盡情取用;唯獨玉玦,一定要留下,等她的家人來尋的時候作為相認的憑證。

吳老爹憨厚老實,卻也膽小怕事,看到渾身是血的婦人時本想掉頭就跑,卻挨不過心底那點善念,這才湊近了查看。

此時見那婦人只是求着他救孩子,並未要求他救自己,又給了許多財物作為酬謝,想想家裡的窘迫,吳老爹就大着膽子,硬着頭皮把孩子帶回了家。

到家的時候,剛好吳大娘下地收糧閃了腰,也早產了一個女娃,但因孕期營養不良,那孩子出生就夭折了。於是夫妻倆乾脆就把吳翠花當成了自己的女兒養了起來。

又因為那求救的婦人身上還有有刀傷,吳老爹夫妻倆怕說孩子是撿來的會惹來禍事,就對外只說自家早產了女兒。

就這樣,不僅同村的人,連吳大壯和吳二安都以為吳翠花就是兩夫妻的親生女兒。

之後幾年,吳老爹一直提心弔膽,既希望那婦人家尋過來,說不定能給自家帶來大造化;又怕尋來的是壞人,自家人跟着吃了鍋烙。

就這樣,糾糾結結好幾年,卻一直沒什麼人來找過;而且他打聽着,這附近也沒有和他在山上遇到的婦人有關的案子,一家人這才放了心。

養了吳翠萍幾年,吳老爹夫妻倆是真的對吳翠花用了心,想着反正也沒人來找,索性便塌下心來把她當成自家閨女養了。

只他們心底到底知道,這孩子出身不俗,不該過鄉下苦日子,便偷偷的去州府當鋪當了幾件手鐲和釵子,換了錢回村修了房子。

又把剩餘的幾樣金首飾都弄斷,時不時變賣一些補貼家用,竭盡所能地讓吳翠花過得好一些。再加上他和吳大娘的勤快,這個家竟也逐漸過上了好日子。

再後來,夫妻倆還用餘下的一隻戒指,一副耳墜替吳大壯和吳二安娶了媳婦。

本來這塊玉玦,老兩口是想着若是一直沒有人來尋吳翠花,就給她留作嫁妝。

誰成想既沒人來尋吳翠花,也還沒來得及替她定親,就發生了西疆慘敗,朝廷增加賦稅的事。

都沒給人喘口氣的機會,旱災又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