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道袍》[異世道袍] - 第4章  收納孤兒

這些流浪兒,如果沒有一些好心人收養他們。
那麼以後不是被人打死,就是餓死,就算好運活了下來。
以後男孩不是成為小偷,就是乞丐;女孩不是成為青樓女子,就是騙子。

看到以自己的能力,能夠做到這些,三木心裏頗為欣慰。
但是也只能做到這些了,更多就有所不及。

因為收留了他們,那就不僅僅是保他們衣食無憂就可以。
而是要授之以漁,教育他們讀書識字,堂正做人。
還要教他們安生立命,以後可以好好的在種混亂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三木想了整整一晚,決定因材施教。
有習武天賦的,就教他們一門功夫,沒有的就教他們學習醫理。
或都按照興趣,讓他們自己選擇,以保證他們自己的獨立生活的能力。

第二天一大早,三木就把所有的流浪兒都集中在了一起。

他們按照三木的意思,排成了幾對,男孩由張文遠負責,女孩就由張芸負責。

三木先給他們吃了一顆定心丸:「大家不要太過緊張,你們放心,我是不會無故讓你們走的。」
孩子群里發出了各種各樣的聲音,不過多是興奮。

等眾人情緒都平伏下來,三木接着道:

「我不可能永遠都養着你們,你們必須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用自己的雙手來養活自己。
有沒有問題?」

看到眾人都沉默,三木繼續道:「沒有出聲,那我就當你們同意了!
同時我會將有習武天賦的,收成記名徒弟,讓他有一技防身;沒有的我也會有選擇性的教他們一技之長,讓們以後有一技為憑。
從今以後,張氏兄妹就是你們的師兄師姐,以後你們也就是師兄妹了,大家要互相愛護,萬事以和為貴。」

「如果有什麼爭執,大家要開門見山的說清楚,不得私下裡解決。
入我門中的第一條門規,就是不得同門相殘。
如有違者,我定讓他萬劫不復。」

話說完,三木默動玄功。
陰陽玄功交替發作,熱脹冷縮之下,將一塊磨盤大的青石化為灰粉。
嚇得下面的孩童個個戰戰,人人兢兢,心裏不敢有絲毫二心。
立了威嚴,三木目標以達,也就順勢讓張氏兄妹帶他們下去,將養好身體。
等一星期後身體養好後,再作計較。

不說眾孩童驚心,被張文遠帶入林家新建的安頓房內。
且說張文遠此刻心裏卻似翻開了滔天巨浪,他沉寂下的心不由自主的跳動起來。
他身負血海深仇,那裡容他忘記

一周過後,萬事俱備。
三木準備好了剛完成不久的門規,向操場上的200多孩童念道:「

一戒:同門相殘,二戒:還是同門相殘,三戒:同樣是同門相殘!

四戒:不從仁德,恣意為惡。
五戒:不當人子,不尊長輩。
六戒:不自量力,妄自尊大。

其餘本門倒無特別要求。
現在,大家決定是否以後尊我為師,從此不違師命?
如有異意,那麼我也會讓他有一技之長,待其學會,離開此處;如果無異,那麼從此以後,但我有命,不得違背,否則輕者逐出門牆,重者身死人滅。」

不過這是三木多心,經過上次那次威懾,現在這些孩童看他如同天神一般。
對他的話不敢絲毫有違。

三木叫過張文遠,讓他去處理,結果出來,再來相告。
三木自出了房門,外出去吃喜酒。

這喜酒又是如何一說呢!
原來同村的另一富戶馬家,給兒子娶媳婦。
自從三木家發達以來,己經成了林家村第一大戶。

再經過三木家收納孤兒的義舉,使得林家在雙林鎮又贏得了慈善大名。
在林家村的地位那是不作第二想,便成了眾家巴結的對像。

三木其它事一概不問,上了席只是自己吃喝。
過了一會兒,新娘和新郎出來見禮。
禮畢,又有支客先生,大說特說,三木更是無趣。

忽然一陣香風撲面,三木抬頭望處。
只見新娘子,娉娉裊裊走將出來:頭罩鴛鴦紅蓋頭,身穿龍鳳吉祥紅霞衣,腰圍藍暖玉紅絲帶

三木只覺一時間,心如鹿撞,不能自己。
但卻不明所以,暗自奇怪,最後只得徑自回家不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