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道袍》[異世道袍] - 第6章  孟小娘子

馬氏聽了這話,也嚇了一跳:「還好沒有把孟小冬那個賤人打死,不然就沒有今天這回事。」
心裏又同時想到:「這林家看來是真發達了,都能拿出十個金幣來開工錢。」

也不多想,立馬答應道:「可以,可以!
林村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心裏面有點擔心,不是但心孟小冬有沒有這能力干不幹得下來,而是擔心,每月不是可以按時領到十個金幣的現錢。

林民全也了解馬氏的為人,在馬家也是由馬氏說了算。
見馬氏動心,那這事也就成了。
答道:「是真,是真,我林民全從來說話,就是一口唾沫一個釘。
相信你也是知道的,你就放心吧!」

馬氏心裏想:「我怎麼就不知道這賤人還有這本事?
嘿,管她呢!
一個月十金幣。
好幾年自己家也就才這麼一些余錢。」

聽到林民全的保證,心中一定,就高興道:「那就好,那就好!
村長的話我還是信的。」

見事辦完,林民全不顧馬氏的殷勤,就告辭。
馬氏想到平時那馬老不死的總是惦記着孟小冬,莫不是那天出個事。

於是急切道:「村長,現在你就可以把她帶走,就是不知道工錢什麼時候可以領到。」

孟小冬見婆婆三言兩語,就將自己趕到別家做工。
面薄哀求道:「婆婆,我是一個婦道人家,不好拋頭露面,請婆婆再好好想想」

馬氏打斷孟小冬的話,叫道:「什麼叫拋頭露面,啊?
還想什麼想?
十個金幣一月,這是多好的營生,就被你說成這麼不堪。
你是不是見不得馬家好?
馬家被你害得還不夠嗎?
現在難得村長,有這麼好的營生找到我們頭上,你卻推三阻四,道千個不願,萬個不想?」

嘴裏說著不解氣,還用手要去扯孟小冬的臉。

林民全一聲嘆息,終於明白為什麼三木要幫一幫小寡婦。
三木從小就有善心,收孤兒,做藥丸。
這馬家的人卻實不怎麼樣。

光看馬氏沒有和家人通氣,就決定這件事來看,馬家一定是由馬氏作主的。
既然是馬氏這樣的人做主,那小寡婦還能有什麼好日子可過。

「唉,不過這是人家家事,自己也不好過問。」
於是攔住馬氏道:「金幣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以後每月的金幣我會讓人定時送過來。」

說完三木就將十個金幣給了馬氏,馬氏眉開眼笑。
不住道:「好,好,好,還是村長大氣,不是我們這些小家小戶可以比的。」

又對孟小冬道:「跟着村長去吧,記得要老老實實的工作。
如果人家有絲毫不滿意,看我不打死你!」

三木在此地是一時也不想多等,拉扯着小寡婦就走。
馬氏說完話也不顧孟小冬的反應,將林民全和三木送到門外,自己回頭去數金幣。

小寡婦差不多有16歲,已經長大成人。
但是她反抗不了自己的命運,也就在林家安定下來。
她此時正在三木的房間里收拾,聽到三木進門的聲音後,就站在一邊聽候吩咐。

三木見她怯生生的樣子,也不好多說什麼。
初來乍到嘛,難免的。
三木前世泡妹,那就有一手。
知道不能讓女孩子先開口,也不能讓氣氛尷尬。
於是輕聲道:「你靠過來些!」
小寡婦依言離近了些。

但還是有些遠,林家實比她家強勢太多,她有些拘束。
三木又道:「再靠近些,坐到我前面來。」

小寡婦依言就遠處坐了下來。
見她如此,三木心想:「難怪得馬氏那樣對你。
這樣性格在那種人面前不吃虧才是怪事!」
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家裡還有什麼人?
弄清楚這些,我也好對你有一個初步的了解,以後也好相處。」

小寡婦只得細講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