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道袍》[異世道袍] - 第9章  愛是你我

聽了三木的保證,孟小冬心情難以平靜。
打又打不過,咬又咬不動,去死自己又不甘心。
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三木見她平靜下來,也鬆了一口氣,就道:「你先在這個湖裡清理一下吧,你看你衣衫不整,然後我們就回去。
不然晚了,恐別人多想。」

三木看着前面的孟小冬,心裏充滿着愧疚,擔心的緊也愛的緊。
也自長吁短嘆,自己算上去也是三十幾歲的人了,昨晚的事做的是有些不地道。

但是卻一定那樣做。
不然誰也打不破這僵局,對誰都不好。
關鍵時刻男人一定有擔當,不然一切的幸福只不過是鏡花水月。

其實愛,有時候只要兩個人就可以了。
何必要想那麼多呢?
想的太多,人世間的一切外在的因素都可以阻礙它的存在,那你也就得不到最純粹的愛情。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人並不是單獨存在的,能影響到它的外界因素很多。
現在自己的心明確的告訴自己,自己是愛她的,那自己也就不容許有人在破壞。

「不是誰都能重生一次的,不能讓自己再一次後悔。
我要讓自己的心自己選擇一次,那怕是錯呢?
但是至少我選擇了。
有句話不是說的好嗎:有時人的命運是無法違抗的,但,我可以選擇!」

三木心情激蕩,想起了那相去很遠的初戀女友:「想必她現在己經嫁人。
也不知道交換戒指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他對面的那個人,曾經可能是我」

想的遠,前世的記憶就不由自主充滿了他的心,一首憂傷的旋律由心底響起:

愛是你我

用心交織的生活

這世界,我來了,任憑風暴漩渦

就算生活給我無盡的苦痛折磨

我還是覺得幸福更多

三木不愛女聲部份的無病低吟,卻越感刀郞對愛情的深沉。
前世也有很多愛情的歌曲,但是好多都少了生活的積澱,但這首不是。

想着想着,不由淚流滿面。
也許這證明了自己的多愁善感,也許是對自己曾經命運的感傷。

心就有如水中的浮萍一樣,泛泛而不知其所止。
整理好的孟小冬,也驚呆了。

被三木抱着回家都沒有感覺到,心裏五味陳雜,也不知是個什麼滋味。
再待她回過神,三木己經回到了小房間里。

日子還是與往常一樣過。
三木一樣練這練那的,眾徒弟也認真的將氣感融入打通的血脈中。
只有孟小冬,急急忙忙的去將昨晚的榻單收了,另外在準備了一條新的。
又到了晚上,三木進了房間之後就見孟小冬正坐着等着自己。

主動的上來給他洗了澡,換了衣,三木心裏更是高興,就抱住她親了幾口。
孟小冬見躲不過,也就從了。
最後和三木一起躺在榻上,卻一直沒有說話。

三木興起,就抱着她,孟小冬又掙不過。
只能開口:「三木,你現在還小,別這樣,對身體不好?
還有這事如果讓別人知道的,那怎麼得了?」

三木點頭:「當然,我母親知道,還不打死我,我是一定不會說。
不過那件事你就別擔心,我玄功早成,天賦異稟。
再說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還不知道,快來,快來,主動些,莫要等我動手。」

孟小冬感到委屈,哭道:「你就只是顧你,也不顧顧我,原來你中午所說的,一定都是假的了?
還虧得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