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電話後的文娛巨星》[一通電話後的文娛巨星] - 第3章 橋洞裸奔狗

「我太難了,我現在感覺很壓抑,馬勒戈壁,嗚呼!」 許言午雙手捂住了臉,這一波直接斷了他想靠着自己唱幾首歌換點錢的想法。

不遠處,有個女生一直在看着許言午的這一手操作,看他一時瘋癲一時正常的,還拿着一張卡片像玩手機一樣划來划去,自言自語,再看看他的穿着,渾身濕漉漉的,西服裏面的襯衫又黃又臟。

「咦~~~」女孩一陣嫌棄。

「太可惜了,長得這麼帥,身材又好,可惜是個傻子,太可惜了。」

「對了,我要不要打個電話給精神病院呢?唉,算了算了。」

許言午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當成神經病了。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他感覺現在很難受。 45度角仰望天空,夕陽的餘暉映照在老許帥氣的臉上,把他的臉照得一邊黑、一邊亮,就像他的心情一樣。他身後的花開得很艷,很好看,比他現在的臉色好。

又有個女生一手拿着個相機,一邊用欣賞的眼光看着他。

「哦,天吶,快瞧瞧,這男子這該死的魅力,我發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氣質如此優雅的男子。」

「那稍顯凌亂的頭髮隨風擺動,憂鬱的眼神。」

「他是那樣出色,如同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深深地吸引了我。」

這肯定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女子咔嚓咔嚓,按下了快門,走了過來想跟許言午搭訕。

「哦,快看呀,他閉上了眼睛,他用手抓起了自己的頭髮,他在仰頭在鬼叫,他好像個煞筆。」

「煞筆!」

女子走到許言午身旁,大罵了一句之後轉身就走了。 風吹過來帶起了幾片落葉,場面一度十分尷尬,若是有烏鴉叫上幾聲,那將是絕殺。

許言午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疑惑,完全不明白這個女人是什麼意思,合著我坐着都能被罵煞筆?

看着就要隱沒的太陽,天就要黑了,沒吃沒住的許言午只能對着頭髮一頓輸出,頭髮凌亂得像個在逃精神病患者。

燈亮起,大街車水馬龍,一片繁華熱鬧的景象,風吹過,某人一陣冷顫。

「老天爺啊!賜予我一個白富美,賞我一口吃的吧!」

話音剛落下,只見路邊停了一輛跑車,車標馬不馬,驢不驢的。車上下來一個美女向他走來。

「卧槽,難道真有這等好事?」

許言午心跳莫名加快,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看!快看!她走到我身邊,她開口說話了。

「等很久了吧?」

「還好。」

回答的是許言午身後的一個小白臉,美麗的姑娘就挽着一個小白臉走了。越過許言午的時候還不忘投來一個鄙夷的眼神。

「草(一種植物)!」

到了半夜,街上冷清了許多,許言午看着河的不遠處有一條橫亘兩岸的光帶,那是一條大橋,那將是他今晚的歸宿。 前一天的自己在為生活發愁,今天的許言午就要為生存發愁了。

橋洞戰神上線,從宵夜攤順來了一個打火機,生火烤起了衣服,將干未乾的內褲穿起來也是,真,幾把難受。

火光跳動,映在許言午臉上明暗交接,饒是作為一個樂觀的人,許言午此刻也有些迷茫不定,光着身子迷迷糊糊靠一旁睡著了。 不知是被河面的冷風吹醒了,還是被餓着的肚子叫醒了,醒來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