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名,許你餘生》[以我之名,許你餘生] - 第2章 這算一見鍾情?

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和顧遲瑞說過一句話,他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覺,可能訓練真的很累吧。一直到晚自習放學才看見他姍姍來遲的醒來收拾東西放學。

回到家,爸媽問我在學校怎麼樣,我說挺好的,還交到了兩個新朋友。吃完媽媽給我留的「夜宵」就去寫作業了。媽媽每次都是這樣,不管學校的飯菜怎麼樣她都覺得我吃的不好,總會晚上給我留些飯菜讓我吃,然後她再去收拾碗筷讓我去學習。

第二天一早,我騎着我的小電驢去上學。我們學校規定到學校門口要下車推着進入校園的停車棚。

走到校園門口我剛下車就看見顧遲瑞了,他也是走讀生。

我們學校是可以走讀的,也可以選擇在學校住宿。

既然看見了我就想着跟他打個招呼吧,我走上前去喊了一聲「顧遲瑞,早上好。」沒想到這廝看了我一眼扭頭就走了

???

這傢伙也太高冷了吧,難道還在為我昨天不小心碰到他而生氣?媽耶!我以後得躲着他,可不要再得罪他了。我心想。

我走到教室里跟林芷賢和張穎佳小聲吐槽他,說他心眼也太小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顧遲瑞可是天蠍座的,記仇~」張穎佳扯大了聲音說,生怕後面的顧遲瑞聽不見,我估計肯定是以前他們也被顧遲瑞這樣對待過,才故意讓他聽見的。

「你小聲點。」我拉着張穎佳的衣服說。拜託大姐,你不怕我還怕他呢,你還故意讓他聽見我吐槽他。

「怎麼了怎麼了,誰在說我們家顧遲瑞的壞話啊。」王深羿一臉吃瓜的表情問道。

完犢子,顧遲瑞剛剛沒聽見這下也聽見了,都怪張穎佳!

「誰說他壞話了,顧遲瑞記仇不是人盡皆知啊」張穎佳回懟道。

「也是,這傢伙連我這個好兄弟的仇都記,怎麼了你們誰惹他了」

張穎佳把我吐槽的話跟王深羿又重複了一遍,重點是當著顧遲瑞這個當事人的面,我真的已經原地裂開了。

「這傢伙就這樣,茗子別跟他一般見識就行。」王深羿安慰道。

「呵呵呵,沒有沒有。」我一臉尷尬的笑着擺手,當著本人的面這樣討論真的好嗎!

「天蠍座愛記仇這個在顧遲瑞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的,對了茗子,你是什麼星座的?」王深羿問我。

「雙魚的。」我回答。

「雙魚啊,和天蠍座可是最佳伴侶呢」王深羿笑眯眯的說。

我突然有點臉紅,我和他……

聽到這句話顧遲瑞抬頭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學習了。

看我幹嘛?

「行了,別拿我當話題討論了」顧遲瑞低着頭悠悠的說。

「怎麼,還不讓說,是覺得我夏悅茗子配不上他嗎」我心裏想,不過等我反應過來我才意識到我這是在胡思亂想什麼呢!這該死的雙魚座的豐富想像力。

王深羿果然識相的閉嘴不說了。

吐槽顧遲瑞風波就這樣過去了。

下午第四節是體育課,顧遲瑞是我們班的體育課代表。他走上講台跟大家說「下節體育課,大家去操場集合。」

聞言,正在做題的我抬起頭來看向站在講台的顧遲瑞。

陽光透過窗戶,照在他的臉上,感覺他整個人都在發光。我還從來沒有仔細看過他,他的鼻樑那麼挺拔,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的烏髮中。他的輪廓很深,五官立體。他的體態挺拔,肩寬腰細。在陽光的照應下顯得他皮膚更白了。

他也感覺到了我在盯着他,看了我一眼,我們倆就這樣對視了,我立馬低下了頭,心砰砰的跳。

等我再次抬起頭的時候他已經走出教室去操場了。我也拉着林芷賢和張穎佳去操場集合。

老師說讓我們自由活動。林芷賢說我們班男生在打籃球,拉着我和張穎佳去看。走到籃球場我一眼就看見了正在扣籃的顧遲瑞,他穿着藍色球服,一躍而上。

「茗子,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