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然之名》[以自然之名] - 第8章 戰鬥與醒悟

這時,好心同學再次提醒道:「牧揚同學,雖然你成為了靈師,但想必還沒來得及適應。

可這狗二腿不一樣,他家是大名鼎鼎的狗皮膏藥狗家!

寒省的狗皮膏藥市場份額,他家就佔了一大半,那是名副其實的豪門。

聽人說他們兄弟倆是從小練習武術打基礎,而狗二腿更是打算走靈武路線,實力十分強勁!你一定要小心啊!」

「謝了,我可以的。」

牧揚十分無奈,可玩歸玩,鬧歸鬧,該接的挑戰還得接受,畢竟他是掛牌期,接不接其實也由不得他自己。

況且也也想知道靈力到底有怎樣的非凡之處,足以讓無數人趨之若鶩。

見牧揚答應,狗二腿囂張的笑了。他聽自家大哥的建議專門挑牧揚剛成為靈師的空檔期挑戰。

這個時期雖然可以使用靈力,但威力根本不行,反倒容易耗干體力。

以他多年苦練擊敗牧揚幾乎是毫無難度,狗二腿此刻已經幻想到了牧揚被他打到跪地求饒的模樣了。

那個時候,他一定要讓這些所謂的天才明白。

他狗二腿十多年的汗水和堅持,根本不是一個天才所能明白的!

曾葛十分無語,看來這一節好好的體育課是又上不成了,只好發號施令。

「同學們自覺圍成場地。」

話音剛落,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圓形場地就出現了,牧揚和狗二腿赫然站立在中間。

雖然以牧揚現在的實力他十分不想接受挑戰,可規則就是規則誰都無法改變。

既然這樣,牧揚就已經做好了竭盡全力的準備,他絕不能退出預備隊。

「比賽――開始!」

伴隨兼職裁判的曾葛一聲令下,狗二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牧揚竄來。

他的右手迅速化為手刀,斬釘截鐵劈向牧揚頸部,幾乎是要一招分出勝負。

牧揚愣了片刻。

手刀已經狠狠落在了他的肩上,火辣的痛感瞬間襲上肩膀。

有一瞬間,牧揚甚至感知不到左肩的存在,這足以說明這一掌所蘊含的力量。

狗二腿見勢沒有絲毫猶豫,多年練習帶來的反應力促使他再次甩出左拳。

拳影不斷逼近。

牧揚深刻認識到,這不是在玩過家家的遊戲,是真真正正的成王敗寇!

一念至此,牧揚果斷引導靈力匯聚在雙手擋在前方。

肉體碰撞的聲音有些低沉,肩膀和手上的疼痛令牧揚不禁咬住嘴唇,隱隱有血跡染紅了牙齒。

狗二腿的表情也有些猙獰,像是攻擊被抵擋有些惱羞成怒。

他握緊拳頭開始再次回擊,一拳接着一拳,狠厲一陣勝過一陣。

拳風凜冽,縱使牧揚有靈力,可本就不多的靈力在頻繁消耗之下,輸出大過產生,漸漸面露疲倦之色。

狗二腿精準捕捉到了牧揚的力不從心,他張狂大笑:「天才?也不過如此,就讓你們這些個天才看看,勤也能補拙!」

說著,他使出全力揮出最後一拳,拳上的血液隨着拳風濺射。

狗二腿明白他不是靈師,若是持久戰肯定不是能源源不斷鍛造靈力的靈師的對手。

以他所剩的體力這一拳只能成功,因此對於這一拳狗二腿有十足自信。

牧揚,絕對接不住!

「砰――」

瀰漫的灰塵中眾人只聽見巨大的撞擊金屬的聲音響起。

等到灰塵散去,就見狗二腿的身體僵硬,他顫抖的拳和一個不斷轉動的金屬器具接觸。

「這是……牧揚的器靈?」

「好像是吧……但不太可能吧?他不是才悟靈一天嗎?」

「也許這就是天才吧?」

議論聲中狗二腿的身體不斷顫抖着,尤其是在聽到天才二字之後他不由的咬緊嘴角。

但只片刻又恢復了正常。

「我輸了……」

狗二腿的聲音有些疲憊,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去,只留下一個弓着身子的背影揚長而去。

牧揚額上的碎發因為渾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