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暗之王》[永暗之王] - 第2章 小丑

次日,王都最知名的報紙,貝思德誠實人報頭版頭條報道了這個事件。

鮮紅的大字標題:大事件,南大陸新加西亞州殖民地發現大型金礦,四千市民響應號召,乘軍艦前往開拓!

橢圓形鏡子前,面無血色的夏洛克看着報紙內容,嘴角微微抽動。

雖然夏洛克記憶有些模糊,但腦海里還是有些線索的,他分明記得是給小威靈頓公爵送葬,但其中發生了一些事情,那些參與的人,似乎都死了!

但每每去思考具體線索,他就感到頭痛欲裂,只能本能放棄。

夏洛克如今二十四歲,已經做了十年的公共馬車車夫了,從見習到如今的高級車夫,高級車夫已經不需要負責固定的公共交通路線,而是只為貴賓服務,就像小惠靈頓公爵葬禮這種事情。

慣常一樣,他在街上買了一杯粗製咖啡,一塊三明治,和一包煎碎牛肉。

走在略顯空蕩的倫薩大街,夏洛克特地留意了一下街頭的行人。

一名牽着貴賓犬的貴婦走在大街上,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夏洛克聽到她似是自言自語道:「沒想到我那整天酗酒無所事事的丈夫,竟然浪子回頭,加入了海軍的徵召去南大陸淘金了,麻吉,你說,他下次回來,我們是不是就可以買下那套中意的莊園了?」

貴婦低頭看着貴賓犬,微紅的面頰浮現出一絲笑容,似乎沉浸在對未來的暢想里。

夏洛克皺了皺眉頭,感覺有些奇怪,難道他們都不知道小威靈頓葬禮的事情嗎?

路過一間古舊的小型器械維修鋪,鐘錶匠約克從鋪子的小營業窗里探出頭來,遠遠的朝夏洛克招手。

「嘿!尊貴的夏洛克先生,很驚訝能在今天見到你,我以為你也會加入新加西亞殖民地的淘金隊伍呢!您這樣有前途有遠見的先生,怎麼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約克是一個年過六旬的白髮老先生,他有着幽深的眼窩和濃郁的灰白色大鬍子,性格爽朗,約克先生年輕時候在皇家海軍服役,退役之後就開了這麼一間鋪子,維修各種小型機械和鐘錶。

夏洛克謙遜的撇了下嘴,回道:「尊敬的約克大叔,我對貝思德市的生活還算滿意,暫時沒有考慮去殖民地發展,您的兒子瓊斯,是去了那個地方嗎?」

夏洛克說話間,心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約克先生爽朗的一笑:「當然,本來我還不信,直到**送來了徵召撫慰金,我才相信,我那不成器的兒子,終於做出了他人生最正確的一次決定。」

約克先生眸子里透着自豪。

夏洛克聽完,心裏不禁涼了半截,瓊斯是跟他很要好的朋友,按照自己昨天模糊的記憶,瓊斯多半會凶多吉少。

離開鐘錶鋪,夏洛克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整條街道似乎都透着和諧,完全不像發生了什麼大災難的跡象,難道整條倫薩大街,就沒有一個送葬隊伍的目擊者嗎?

這時,一個念頭突然從心底泛起,似乎很肯定的解釋了這種異常——

『整條大街在昨夜的沉睡中,被人為置換了記憶!』

置換了記憶?

這個念頭一經夏洛克的大腦,他便在心裏認定了這個可能,這種認定並不正常,可夏洛克卻沒有察覺這種異常。

接着,又有幾個念頭從心底升起——

『我被盯上了,危險萬分!』

『我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拿出所有積蓄,去倫薩大街4233號黑色交易所』

『購買迷霧蘭草的根莖,荒誕蜥蜴的唾液100ml,千幻蠕蟲的蟲卵三枚,以及幽暗森狐的完整大腦或者謊言家特性』

這些念頭就像身體內的植物神經發出指令,夏洛克完全沒有懷疑它是否正確和為何存在。

夏洛克迅速改變路線,到倫薩大街的亨特國際銀行取出所有存款,然後尋找那所謂的4233號黑色交易所。

『去索福特賣場,購買一套燕尾服和高頂禮帽,單片眼鏡和銅製空氣過濾遮罩,換裝後從側門出,甩掉跟蹤者!』

又一個念頭升起,夏洛克迅速轉向,閃身進入旁邊的索福特賣場。

穿行於人流中,乘坐鏤空的機械升降梯來到二樓,迅速購買到所需的東西,進入盥洗室,快速換裝,將原先的衣服塞進垃圾桶。

看着盥洗室洗手鏡前的新潮形象,夏洛克幾乎都認不出來自己了,不過既然有人跟蹤,這樣的效果正是他所需要的。

夏洛克滿意的轉身,加快速度,快步走出盥洗室。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紅色海軍披風的軍官突然闖了進來,正好跟夏洛克撞在了一起,夏洛克的單片眼鏡慣性般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