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請舔貓重生》[有請舔貓重生] - 第9章.矛盾

「??宋喬喬,我什麼時候跟人表白了?」

「我剛才可是都聽高三的人說了,人家學姐根本不想搭理你,你還搞什麼一見鍾情,笑死了。」

這十幾分鐘怎麼就傳成這樣了…

顏芮歡看不下去了,「宋喬喬,你瞎嘰歪什麼呢?」

她們吵了幾句,被司茗真勸停了。

司茗真才知道原來有人造謠她性取向有問題,校論壇帖子她看了遍,神色頗為古怪。

……

她發帖證清白:「大直女!再造謠我要算賬了!」

她這個大冤情種也會被質疑這種問題,她哭笑不得。

關於這個問題,她倒是想起一個人是真的。

「陳識?」

「嗯?」

「你看我像同嗎?」

「……」

空氣有一瞬的凝滯。

陳識面上僵了僵,覺得她是真的沒心沒肺,「不像。」

這個尷尬話題就此結束。

所謂朋友的朋友還是朋友,放學後,他們六人湊到了一起去吃飯。

二樓餐廳,大多都是學生。

這條街不止羅中,還有個二中。

二中人常年都是藍白校服,碩大的校徽讓人一眼分明。

此時,這裡也有一桌是二中學生。

離他們幾個還挺近的。

除了主食司茗真還要了份桂花糖芋頭。

而旁邊那二中人居然要了酒,老闆還真賣給他們了。

她就想到自己上次在便利店想拿瓶小啤酒,還被老闆勸,「小姑娘,正長身體的時候呢…」

那行人四個男生,很快,她便發現了不正常之處。

他們一直在灌其中一個黑短袖少年,還說著臟言臟語,引得不少人側目。

「陳識,你認識他們嗎?」

「不認識。」

司茗真便沒什麼好怕的了,起身放話,「你們幾個憑什麼這麼欺負人?」

「喲,洋妹子?」

「妹妹你這話可就不對了,可沒人強迫他,我們買個開心,他也賣的開心,是不是啊小祁?」

那男又往小祁臉上左右拍了拍,聲音凜了些,「說話!」

這就他女神看上的東西?

呵呵,在他手裡啥也不是,賤骨子一個。

「是。」

小祁開了口,聲音低低啞啞的,卻意外的好聽。

司茗真聽出了他的無奈。

就像從前,自己被威脅時一樣的難堪。

她討厭這樣。

陳晴膽小,勸她,「算了,管這些多麻煩。」

司茗真垂眸諦視面色微紅的少年,不確定他被人攥着的把柄是什麼,或大或小?

但,看這對面幾個人也不咋地,她冷淡出口,「你爸是誰?」

那為首霸男長得還能看,誇張的張嘴笑,「我?」

他的小弟們就比較醜陋了。

「我們老大可是大輝公司的繼承人!」

司茗真家族便是從商,她也多少了解些行情,不過是個三流企業。「經商的?我喜歡。」

她說這話時過於平淡,為首那男察覺絲不尋常皺了皺眉。

那些小弟還在亂叫,「喜歡也沒用」

為首男豎起手讓他閉嘴。

這人他怎麼越看越眼熟呢?

「巧了,我們司家也是生意人,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合作或者…」

「司小姐?!你是司茗真?」

顏蕊歡一副看笑話的表情,「裝逼裝到祖宗頭上了。」

為首男是個聰明的,明白司茗真是要替那小子說話,「大小姐別生氣,這小子留給您,我給您道聲歉。」

他離座,高猛身軀彎下,鞠了一躬。

很有誠意。

司茗真也不想給那少年拉仇恨,放他們走了。

「我們換個地方吃吧。」陳識拍了拍她的肩。

這裡許多偷拍照的,遮遮掩掩也能看出,還有錄視頻的,他們從前就怕這樣的麻煩。

好事壞事被人髮網上都得清掉。

司茗真看了眼沒動的甜芋頭,心疼…離開餐廳前她打包帶走了。

後也沒什麼胃口,不跟他們一起去吃了。

她在想,剛才那些人說的買賣…是什麼呢?那個少年需要什麼幫助,還有他好像並不擅酒力。

她沒走出多遠,毅然回去。

那家店門口,黑衣少年正扶着牆很難受的捂着心口,他很瘦弱,背後凸出的長骨都那麼明顯,面容也消瘦很是憔悴。

司茗真看到他後,是跑着過去的。

「你怎麼樣?」

她的聲音很好聽,很溫柔,他卻無心細聽…

喉間突然湧上一股噁心,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吐出穢物…

司茗真眼疾手快,撐開手提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