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請舔貓重生》[有請舔貓重生] - 第3章.挫敗

司茗真的桌子靠牆,她站起後,溫堯也起身站到一側,給她讓了路。

要怪怪他腿太長?往前挪不了。

他很高,身形清瘦,像個勁道些的竹竿,一手搭在桌面上,修長手指形成了好看的弧度。

見她怔楞,溫堯又將凳子踢到桌下,給她開了條明路。

這麼嬌氣嗎。

司茗真沒敢抬頭看他表情,低聲道了謝快步離開。

她知溫堯雖表面溫和有禮,內心卻最是冷漠,在她這沒得好臉居然還能主動讓路。

本以為足夠了解他了,她莫名生出一股挫敗感。

到了辦公室門口,她敲門,「報告。」

「進。」

楊平放下了手中茶杯,戴上了眼鏡。

待她走近,楊平上下打量她一番,「聽你爸說你最近病了?怎麼樣,好點了嗎?」

病,是司鴻覺得她說話奇奇怪怪,非要私人醫生給她檢查,又特意打電話讓楊平留個心。

「謝謝老師關心,都好了。」

隨後他們又說到了溫堯,司茗真猶豫開口,「老師,什麼時候再調座位?」

「怎麼突然要調座了,因為溫堯嗎?他成績不錯啊,你們可以互相幫助比較一下,對學習也是個進步。」

總而言之就是不給她換同桌了…

終於走神到放學,顏芮歡就蹦來抱她,「真真,明天見啦。」

「嗯,明天見。」司茗真又沖前面的陳識一笑,「班長,再見。」

「咱們好學生要逃課了?」宋喬喬路過停步,笑得人畜無害。內心卻已預判了司茗真的下句以及下下句話,隨時準備着開口駁回。

「沒呀,回去有事。喬喬再見。」司茗真回的很快,多活幾年,她懶得與宋喬喬拌嘴。

「??」

看着她離去背影,宋喬喬內心深深懷疑。

你好歹整兩句?

她倆三天前還是誰也看不慣誰的模樣,怎麼突然變了呢?

司茗真怎麼不懟她了?

奇怪啊真是奇怪。

在她一臉迷惑中,溫堯也看出了點不尋常意味。

崔硯見溫堯感興趣,就問了問宋喬喬,「你奇怪什麼呢?」

「啊?噢…」宋喬喬怎麼也不想說司茗真好話,憋出了句,「她……我在想吃什麼。」

她又露出甜美笑容,看向男神,邀請道:「要一起嗎?我可以給你們帶路呀。」

她身旁的女生叫趙楠,也附和。

路陽見溫堯沒有拒絕之意,大方回道,「好啊,有什麼美味的推薦推薦?」

……

車上,司茗真探了探口風,「劉叔,我爸今天心情好嗎?我想…」

劉叔開着車嘆了口氣,「小姐今天還是不要惹先生了。」

「怎麼了嗎?」

劉叔沒回她,只道:「先生今晚可能也不會回來,有應酬。」

司茗真嗯了聲,還是覺得他會回,如果沒記錯,今晚他會和繼母王欣曼吵的很厲害。

司茗真親母很早就離開了,本是帶着幾月的小茗真走的,又被司鴻半路截下,她就獨自回了俄國。

據說兩人是剛離婚後才發現有了司茗真,沒捨得打掉。

這些都是她聽姐姐司茗禮說的,司茗禮比她大了五歲現在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