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1章 莫要侮我

赤火城以東三十里,橫山南麓。
靄靄的霧氣瀰漫在整個山脈中,號稱南疆第一庄的脈狐山莊若隱若現。
滴!
滴!
滴!
脈狐山莊東苑的演武場里,矗立着一個少年。
少年年紀約莫十五歲,身材修長,刀削般的面孔上寫滿了堅毅。
他赤着上身,扎着馬步。
四肢上分別戴着一個重達三十公斤玄鐵環。
極度疲憊的身軀彷彿隨時能被這一百二十公斤玄鐵環給壓垮。
他一動不動,任憑晶瑩的汗珠自額頭沁出,一滴滴砸落在沙地上出現的小坑之上,發出清脆入耳的聲響。
上面,已經出現了一個小坑!
突然,少年一聲暴喝。
屈指,迎向了前面的鐵木立柱。
嘭!
化為鷹爪的手指緊緊扎進堅逾精鐵的鐵木立柱一指厚度,再難寸進。
又失敗了!
指尖傳來的劇痛讓少年臉頰一陣扭曲。
「駱凡啊駱凡,七年前,烈鷹指第一式雛鷹展翅,你只花了三個月便練成了,父親說你天賦異稟。
但為何這第二招蒼鷹搏兔,整整修鍊了七年卻依舊沒有絲毫的進展,始終停滯在士階中品三段?!」
「難道你這一輩子就只能停滯在士階!」
「舅媽欺我,終究是長輩,忍忍也罷了,為何連那些身份卑微的奴僕也敢辱我?」
少年喃喃自語,臉上充滿着憤懣與不滿。
少年名叫駱凡,是平南侯伯駱笑塵唯一的兒子,生來便伴隨着無數光環。
可惜,理應身份顯赫的他,如今卻受盡了嘲笑與白眼。
兩年前,平南侯府被人付之一炬,上下三百口人盡數葬身火海。
駱凡因為求學在外,勉強逃過一劫,後來被舅父接到家中。
舅舅冷千城正是脈狐山莊未來的莊主,當年與父親平南侯駱笑塵有約,願意將長女冷雪嫁給駱凡。
但這事在眾人的眼中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不僅是因為失去了父親的庇護,更是因為實力不濟。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你駱凡區區士階中品三段的實力,連武者都算不上,配得上脈狐山莊被譽為天才的大小姐嗎?
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整個冷府的人對駱凡的態度極其的冰冷。
武道分為天地玄黃四大境界。
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上中下三品,每一品又分為九段。
天境為傳說級,除了遠古時期幾個傳說級強者可能達到,地境上品九段就是究極存在。
駱凡修鍊這套黃境上品的功法已經快四年,實力達到士階中品三段。
這種實力在同齡人中只能算很一般。
可是,作為未婚妻的冷雪天資極高,十二歲的她便成功開啟武脈。
三年之後,更是練成了冷家絕學脈狐掌前五式,擁有了黃境下品三段的實力,成為赤火城百年來最年輕的武者。
駱凡與她一比,就彷彿是螢火與皓月一般,不值一提。
力量分為兩種。
一種是肉身的力量,也稱明勁,大開大合,有跡可循。
另一種則是武脈的力量,是為暗勁,飄忽不定,傷敵於無形。
明勁與暗勁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因為肉身的承受能力總有盡頭,但是武脈能夠蘊藏的力量卻沒有止境。
因此,明暗結合才是大道。
像駱凡這種無法開啟武脈的人,窮其一生也最多能達到黃境巔峰,很多人往往連士階都突破不了。
而這種人被人們稱為武者,至於開啟武脈的人則被稱為脈士。
望着鐵木上的指印,那些惡毒的冷嘲熱諷浮現在腦海。
「哼,連武者都不是,還想要娶我冷家女兒,你也配!」
「小侯爺又如何?不過是出生好點。
現在連家都沒了,還想吃天鵝肉不成!」
「一朵玫瑰花插在牛糞上!」
唯有士階上品以上的修鍊者才被人勉強成為武者,至於比之低級別的人,只不過是比那些凡人略高一等。
……
想到這些,駱凡臉上不禁湧起一抹紅潮,雙手緊緊地握着,渾身都在因為憤怒而顫抖。
這三年的時間裏,駱凡從未間斷,希望打熬自己的力氣。
無法感受武脈的存在,那就走一條更為艱辛的路——肉身入道。
既然千年前隱帝能夠做到,為什麼我駱凡不能!
他還記得,第一次他扎馬步一個時辰所能承受的壓力是二十公斤!而如今已經翻了整整四倍。
「我修鍊烈鷹指這門據說是隱帝留下的殘破功法,第一招雛鷹展翅講究的是姿勢與力度的結合,我已經很純熟。
但是蒼鷹搏兔的精髓是什麼?七年了,整整七年了,為什麼我依舊在原地踏步,毫無寸進!」
駱凡一臉不甘,緩慢站了起來。
凝神靜氣,抱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