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2章 我發誓

「啊!」
駱凡被一拳擊飛,狠狠地跌在了地上,凄慘聲自口中傳出,疼痛感自心中散發著,漸漸地蔓延於全身。
「你們這是幹什麼!他可是侯爺,你們打他就是死罪!」一直在牆角邊看着駱凡的面紗少女再也忍不住,衝上去,攔住僕從,撕心裂底地喊着。
兩位僕從聽聞,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但隨着一道冰冷的聲音自後方傳來,這遲疑之色徹底地消失了。
「我沒看見呢!」
這話說得極具有內涵!在演武場內除了他們,就只剩下冷厲了。
言外之意,冷厲說沒看見,就是說此事可瞞天過海!
轟!
兩位僕從不顧面紗女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聲,狠狠地朝着駱凡身上打去,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不!不!你們不能這樣做!他是侯爺,他可是侯爺啊!」
一道少女尖銳的尖叫聲在演武場回蕩着。
少女的尖叫聲引起了一些人來,但這些人面帶嘲笑,冷眼相看。
冷厲見狀,眉頭微皺,淡淡地說道:「你小子除了會吃軟飯,還會什麼!既然冷月求情,那今日便到此為止吧!」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冰冷地說道:「但你給我記住!駱凡,下次若你還頂嘴!就不單單是受點皮肉之苦了!」
鼻青眼腫的駱凡死死地盯着緩慢消失在視眼的三人,雙手握得緊緊,眼中湧現出血絲。
他艱難地站了起來,望着周圍人的冷眼嘲笑,再望着站在眼前亭亭玉立的面紗少女,不由地苦澀地道:「我值得你這麼做嗎?」
這面紗少女名為冷月,是冷雪的孿生妹妹。
她是冷府中唯一一個關心駱凡的人。
至於她的姐姐冷雪一直以來對駱凡都是以冷眼相對。
聽着駱凡頹廢的聲音,少女的眉頭微微皺了皺 ,略微怒道:「我一直記得當初你對我說過的話!」
駱凡聞言,望着面紗少女,微微一怔,尷尬地笑了笑,緩慢地朝着大門走去,留下一道孤獨的背影。
當初的話,沒想到少女至今仍未忘記啊,但以如今的實力,那諾言能實現嗎?
赤火城,位於赤火州的最北部。
從天空處往下看,整個城池就如同一個巨大的鯉魚頭部。
城池內的資源被着幾大勢力瓜分着。
其中,冷氏家族所佔的資源尤為的多,是赤火城的小霸王。
偌大的冷府佔地面積足有上千畝,坐落在赤火城的東部。

一個巨大的寫着金燦燦大字的牌匾高掛在大門之上,十分醒目。
「冷!」
駱凡望着這個巨大的金燦燦的字,臉上浮現出一絲憤懣與不滿,隨後漸漸地化為了苦澀,搖了搖頭,筆直地往前走。
今日他的目的地是去藏書閣,尋找一部好的功法。
站在門旁的兩位護衛見到緩緩走來的駱凡,臉上有着鄙視之色。
他們彼此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面露譏笑道:「這就是命啊!誰叫人家的舅舅是冷千城呢?我們的實力可比他高了一點,人家那待遇雖說也不咋樣,但總比我們這些天天在此處站着的人好很多吧!」
另外一護衛聽聞,點了點頭,說道:「對啊,不過,我看他這模樣,估計又被人折騰得夠嗆吧!堂堂侯爺落得如此地步!」
「誰叫人家癩蛤蟆吃天鵝肉呢?也不照照鏡子,也不看看自己的實力!冷雪作為他的未婚妻,他配嗎?」
兩人說話可是極大聲,極響亮,生怕駱凡聽不到。
駱凡聽聞,清秀的臉上徹底地陰沉了下來。
這幾年來,他聽過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癩蛤蟆吃天鵝肉!
他大喝一聲,如瘋狗一樣向著這兩人衝去!那逐漸消失血絲的眼睛再一次地恢復了,並且比剛才的更加的紅!
今日,他瘋了!平時這些人在私底下說他的壞話,今日卻明目張胆的!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中,他好歹也是侯爺啊。
駱凡雙目一片血紅,猛地沖向其中一位護衛。
他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兩名護衛見狀,齊齊出手,狠辣而又無情,對着駱凡一陣猛打。
「叫你吃天鵝肉!你個廢物!憑什麼你娶冷雪小姐!憑什麼!你告訴我們憑什麼啊?」
「就因為你是侯爺?」
髒話就如同一根針扎向駱凡的心中,血絲自他的嘴角邊流出。
彷彿有墨汁滴在他眼中隨後逐漸地擴散着,變得漆黑,昏迷了過去。
……
「該死的冷厲!該死的護衛……」
駱凡感覺到渾身的疼痛,一絲灼熱之感如萬隻螞蟻緩慢地爬在他的身上。
胸口處似有着一團火在灼燒着,令他疼痛不已。
這些身上的疼痛與內心的痛楚相比,倒並不算什麼。
族長冷長峰的孫子欺我?現在連卑微的護衛也欺我?
駱凡可深深記得在這幾年來,護衛可從未像今日如此羞辱他,更別說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