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3章 體內異變

龐大的藏書閣座落於冷府的東部,為冷府的重要之地。
其內守護森嚴,藏着眾多的武功秘籍。
駱凡臉色陰沉,向前邁出一大步,步入藏書閣內。
整幢藏書閣共有五層,每一層都會有着幾個實力不俗的冷家族人把守,而且修鍊合擊之術,配合藏經閣固有的陣法,就算玄境中品的高手想要硬闖也是不能。
藏書閣的第一層放着黃階級別的功法,這些功法適合那些依舊沒有突破到黃階級別的人,而第二層放的是玄階下品的功法,第三層放的是玄階中品的功法,以此類推。
每次駱凡只能在第一層去尋找那些黃階級別的功法,至於第二層那是祈望。
「進來者,請示意令牌!」
一道嚴肅的聲音自偌大的閣樓內回蕩着。
駱凡聽聞,迅速地從袖中取出一個令牌,上面寫着一個金燦燦的大字。
「冷!」
說話的那人不知隱藏在何處,只聽那道嚴肅的聲音再次地響起。
「准進!」
駱凡聽聞,將手中的令牌迅速地放回袖中,大步地向著前方走去。
駱凡知道那說話之人便是第一層的守護者了,他們奉冷家族長冷長峰之命守在此處,他們只聽冷長峰的命令,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不為難駱凡。
駱凡在他們的眼中就是螻蟻,既然是螻蟻,那玩他又有何意義?
駱凡望着琳琅滿目的書籍,十幾個書架上都是些不同的書籍。
這些都是冷氏家族經過幾百年積累下來的。
「雛鷹展翅依賴於武者肉體的強度,想要有所精進,今日必須尋找一本淬體功法才成。

雖說在這個世界上,武者已經不再重視淬體了,但駱凡知道他的天資實在一般,他必須要靠淬體來升級,進而才能修鍊到更高的功法。
各種各樣的書籍密密麻麻地存放在書架上,要找出一部適合自己的好功法可謂極為的不容易。
這也是為什麼這幢閣樓名為藏書閣的原因了。
駱凡隨手拿了一本功法,隨便地翻了翻,了解下大致寫了什麼。
「 《鍛體決》 ,黃階下品!以體為根基,鍛體大成者可煉就金剛之身……」
「 《增體術》 ,黃階中品!鍛煉體能,修鍊無上體術……」
「 《強體書》 ,黃階上品!修鍊身體,強化身體,強健體格,大成者可開天闢地!……」
駱凡翻開了書的開頭,看了下,不由地搖了搖頭,接着把這些書籍一一放回原來的位置。
這些書講得都不錯,但駱凡覺得這些功法並不適合他。
一部功法必須有一個適合這部功法的人修鍊,否則這功法大可不要!這也是為什麼駱凡一直在苦苦地尋找着適合自己的功法。
密密麻麻的書籍令駱凡眼花繚亂,但這卻並不影響駱凡的耐心。
他再次地從書架中順手那出幾本功法來,認真地看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如同手中的細沙漸漸地往下流。
而在這期間,駱凡耐心地翻着一本又一本的功法,只為找到一本合適自己的功法。
突然,一部功法如同在黑暗中的那一束亮光引入駱凡的眼中。
「 《九天鍛體訣》 !黃階上品!一重鍛筋!二重鍛內腑!」
「咦,怎麼沒有後面的七重呢?」
駱凡心中驚訝無比,這《九天鍛體訣》看來是個斷篇的功法,但僅僅有着二重功法的書卻能入到了黃階上品的行列,可見這功法倒有着不俗的地方。
「就要這本《九天鍛體訣》吧!」
直覺告訴駱凡,這本書定有着不錯的地方,不然此書絕不可能憑着兩重功法的內容步入黃階上品的行列!
拿着這本書,駱凡筆直地走了出去,朝着自己的住處走去。
當駱凡走了五分鐘時,一道帶着不屑與一絲冷冽的聲音在這個偌大的閣樓內輕輕地響起。
「蠢貨!這書誰都知道不凡,但有人去拿來修鍊嗎?第一重真的是鍛筋嗎?我看是斷筋吧。
哼!真是個蠢貨!」
這聲音回蕩在閣樓內,透出一絲冰冷與傲然。
……
脈狐山莊某個偏僻的地方,一處相當簡陋的小院子坐落在其中,灼熱的陽光散在院子里,樹葉的影子斑斑駁駁地散在地上。
「喝!」
豆大般的汗珠自駱凡的額頭上流出,滴到地上。
駱凡揮舞着一系列動作,清秀的臉上有着一抹執着之色。
隨着時間的流逝,地上的汗水越來越多了。
《九天鍛體訣》的第一重鍛筋之功法,講究的是以外力來形成阻力,如何鍛煉自身的筋脈!
在鍛筋的過程中,可謂極為的疼痛!駱凡深深地感覺疼痛之感,這種感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