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4章 領悟

這種脈紋卻在修鍊者中極為罕見,這是一種特殊的體質,甚至隱隱約約有逆天的跡象。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着這種體質的。
心中想着,駱凡扎着馬步,開始修鍊烈鷹指。
傳說中的烈鷹指共有五式,而駱凡只得到了兩式。
修鍊者,無論是武者亦或是脈士,前期都必須要按照練習一套功法,讓自己體內的真氣達到一定的數量,便可提升到另外一種境界。
第一式,雛鷹展翅!
駱凡按照功法認真地做了起來,稚嫩的臉上浮現出一種極為嚴肅的表情。
「雛鷹展翅講究的是姿勢與力度的結合!」
駱凡的動作可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一絲絲真氣緩慢地出現在駱凡的筋脈中,駱凡見狀,激發脈紋。
「啪!」
脈紋處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和棕色,絲絲金元力和土元力順着血管運送到那一絲真氣中,隨後開始修鍊第二式。
第二式,蒼鷹搏兔!
這一式,似一座巨山堵在駱凡的道路上,這一式,駱凡足足修鍊了三年也沒能學會。
金元力和土元力瞬間融入了那一絲真氣中,真氣瞬間暴漲了一些,隨着這一絲真氣的暴漲,駱凡的動作從其生疏變的熟練了起來。
「嘭!」
筋脈中的真氣再一次地多了一縷。
隨着駱凡的動作越來越快,體內的真氣逐漸地增加到一種恐怖的地步。
「轟!」
駱凡的身體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稚嫩的臉上露出一絲絲滿足感。
陽光散在他的身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士階中品五段!」
今日,三年遲遲未能突破的駱凡竟然連升了兩段!這對他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幸福感來的如此突然!
雖說這實力在那些強者中依舊是不堪一擊,依舊是一隻螻蟻。
但這對於駱凡來說,就彷彿是漆黑中那一絲曙光!
「果真如此,將兩種與烈鷹指相生的元力混合到那一絲真氣中,其修鍊速度將會成倍的增加!」
「這一式蒼鷹搏兔已經停留了三年了,今日竟然有了一絲的突破!」
第二式,蒼鷹搏兔已經小成了!駱凡知道想要真正掌握這式還要去深入理解其中的精華。
同時,駱凡也知道,如果不是他走火入魔,封閉的武脈可不會出現那一條縫口!也絕不會從縫口中流出那五種元力!更不會讓他獲得脈紋!
想從脈紋這處修鍊難度可謂極大。
武脈的覺醒那是靠天上的,而脈紋是靠後天的!
想着想着,駱凡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身子不禁顫抖了起來,這是激動!不過,瞬間他就恢復了平靜。
因為他想到那條武脈雖說可以被他用內勁打出一條細微的縫,但是這條武脈依舊是封閉着,他依舊無法從武脈這處修鍊。
換言之,就算現在他的修鍊速度極快,未來的成就也僅僅為黃境上品。
一個修為到達黃境上品的武者在這個大陸上可多的是了,唯有到達地境下品的人才能勉強自立門戶。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駱凡再一次地修鍊了起來,將那式蒼鷹搏兔溫習了一遍又一遍。
他知道他的天賦一般,雖說現在的修行速度極快,但不勤奮可不會有回報的!
金燦爛的陽光穿過樹葉間的空隙射在少年的身上,孤獨的背影烙印在粗糙的地面上。
漸漸地,湛藍的天空似被一滴墨汁沾入其中,逐漸地變得漆黑無比。
「喝!」
少年依舊練着功法,不顧汗珠所流的多少,不顧時間所流逝了多少,也不顧能得到多少的收穫。
對於駱凡來說,總之努力了,心中就沒有遺憾了。
五天後的清晨,溫和的陽光透過淡淡的霧氣,噴洒在蒼天大樹上,翠綠小草上,給這塊地方帶來清晰的空氣。
橫山,距離赤火城不足十多里的一片山林中。
「喝!」
一道清脆的響聲在這片叢林中響起。
駱凡的雙手,雙臂都被套了件重達十公斤的玄鐵環,他扎着馬步,雙手揮着一系列的動作,雖說那豆大般的汗珠直飆,臉上也有着一絲痛苦,但更多的是興奮!
這五天來,駱凡一直在修鍊着蒼鷹搏兔,雖說依舊無法領悟其中的精髓,但是體內的真氣卻有多了一絲,按照目前的情況來說,再修鍊幾天,駱凡就再能提高一段了。
別小看這一段,在武者中,每一段的差距可謂極大的!
「我已經按照蒼鷹搏兔的招式中去做了,可如今依舊是小成?問題到底出現在哪裡呢?」
「喝!」
駱凡大喝一聲,手成爪形,身子微微彎曲,向前邁出一大步。
他要再試一次,

猜你喜歡